在步伐一致的节奏中,吹奏最响亮的音色— 《吹响!上低音号》

《吹响吧!上低音号》并不是一部音乐动画。

「音乐」作为一个戏剧元素,当然在这套动画中是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动画对吹奏乐部的运作、乐团中各类乐器的特色,以至剧中演奏过的曲目均有详细而认真的描写;动画内几场正式演奏的作画,也有京都动画认真起来时一贯的高水准。尽管如此,「音乐」始终并非《上低音号》这动画最著重的主题。因为《上低音号》最想要讲的,其实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编织的群体是怎么一回事,以及人如何在群体中生存-如果可以的话,则还要在团体中活出自我,甚至成为与众不同的人。

《上低音号》中让我印象深刻的桥段之一,是第九集中久美子与叶月的一段对话。这段对话的前文是这样的:久美子在初中时认识了秀一,两人成为了好友,双方的友情亦延续至高中。秀一暗恋着久美子,但久美子则暂未对秀一有进一步好感。与此同时,久美子读高中后才认识的叶月,就算将秀一对久美子的好感看在眼内,却仍旧喜欢着这位男同学。结果,叶月作了一个充满勇气的决定,就是趁着祭典中与秀一独处的机会,向对方表白。可惜勇敢的决定始终没法改变既定的事实,叶月的表白最终还是遭到秀一的婉拒。

其实故事的重大转折都在上一集演完了(这集还有丽奈向久美子「告白」的名场面),但有趣的部份却落在作为间场的第九集。经历过这一串的事件后,大概也是希望以坦诚来消除朋友间的尴尬吧,叶月选择对久美子坦白从宽,说出自己一路以来的「心计」-她在主动追求秀一之前,故意先对她与久美子以外的另一朋友绿辉说出自己有这计划,是因为觉得性格比较软弱的久美子会就此退出这段关系,自己也因此能在这场恋爱中得胜。「我真是个差经的女人呢」虽然叶月在旁自顾自地道歉,但没有细想过其中细节久美子,却只能对这场无顾被卷入的大戏感到惊讶,辩称自己对秀一根本没有朋友以上的感情。

这段对话虽然内容简单,却点出了关于「群体」与「人际」的两个事实。第一,无论是四人还是四十人,只要有多于一个人存在于同一个空间,「群体」就会自然形成,然后随之衍生各类型的问题与冲突。第二,就算你不欲参与其中的任何问题与冲突,只要你身处于群体中,就无法回避,定会被卷入问题的漩涡之中。就像久美子根本从没有对秀一有什么进一步的感情,但旁人就已擅自将她编入这场「三角恋」的棋局之中。结果就是久美子已无法逃离旁人的布局,身边的人在言语与行动之间的往来,虽没有直接命中她自己,但也会无止境地在她的身旁擦过-然后最终亦无可避免地,她自己也不得不为此而作出选择。剧中久美子以丽奈先约了丽奈为借口,避开了秀一那一同去祭典就邀请,就是一例。

人身处群体,就注定身不由己-就当我这人太悲观吧,我觉得这是《上低音号》其中一个想要表达的想法。久美子的「被恋爱」已经算是个喜剧收场,无惊无险的一个小团圆结局了。镜头一转,映着的是那因看不过眼吹奏乐部的境况而被迫当上部长,最终却必须独自承受上年三年级生与一年级生的对立所带来的恶果的晴香;以至因被选中在音乐会担任小号独奏,而被部份三年级生针对的丽奈…在吹奏乐部、在校园这个微型社会中,不就是一直重覆着「身不由己」的悲剧吗?

只是《上低音号》的世界很幸运,它告诉我们人虽然随波逐流,大部份时候无什么主见,但至少学校内的世界大家还是善良的。所以在泷升老师的强势又英明的领导下,随波逐流的乐团最终也能被教导成为一队足以参加全国大赛的强队,部长也无需以自责与困苦去结束自己最后一个学年的音乐生涯。丽奈虽被人针对,但针对她的人却又善良得无耍太多邋遢手段,然后和她比试香织学姐又愿赌服输,结果这场险些让吹奏乐部再次决裂的风波,最终还是有惊无险地落幕了。

这倒是很符合青春剧的固定模式-年青男女在校园中遇上各样难题,在人际间时而摩擦甚至争竞,就只为了在摆脱困难后找寻属于自己的定位、学懂更多「宝贵的事情」,然后就是成长。常言道「学校就是社会的缩影」,但始终也只是缩影而已,不会也无需要像真正的社会一般复杂。青春最终就是要成长,成长到头来还不是面对社会。现在就要她们直面真实社会的话,也未免太残忍又无趣了。

就如《上低音号》虽然尝试探讨更深层的,关于群体的潜规则、在这之中人又何去何从之类的事情,但也不会像真实的社会一样残酷。而我觉得这就够了-如此的《上低音号》,其内容是恰到好处的,作为观众我已经看得很满足。


上文中提过,《吹响吧!上低音号》这套动画想要讲的,并非一个弱小乐团如何靠努力与友情,最终打入了全国大赛,这种充满青春气息的奋斗故事。要说的话,《上低音号》其实一样充满青春气息-只不过它是比较侧重青春中较沉重的一面而已。无论是学校还是社团,其本质说穿了都是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编织而成的群体;因著成员间所作的,每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选择(又或是「放弃去作任何选择」),人与人之间的纷争就会随之诞生,然后所有人都无法回避,皆会被卷入其中。

在这个青春的年纪,有人选择安份守己,行事为人跟随大队节奏,好让自己能安然渡过日常生活,在纷争出现时也能少受伤害。但有些人,却决定顺从自己那躁动的内心,立志要在群体中与众不同,成为非同凡响的人。这个人,肯定会是众人中最突出的一个,但与此同时,每逢纷争发生时,她也注定会站在浪尖之上,必须承受其中的风吹雨打。

《上低音号》里的高坂丽奈,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

「我不想强迫自己和不感兴趣的人交好,和别人一样就能感到安心什么的,真是愚蠢顶透。

我不想自己被淹没在随波逐流的人群之中…虽然要完全做到是很困难,不过你能明白的吧?这种难以解释的心情。」

「嗯,我明白,我明白高坂同学的心情…」

「我想变得与众不同,不想和其他人一样。

所以我才选择小号,为了变得非同凡响。」

这是动画一期第八集中,丽奈与久美子之间的一段对话。那一夜,两人没有跟随大队,在祭典中一同嬉戏,而是选择一同登山,只为去做一样其他人都不会作的事。在只有两人身在其中的山顶上,丽奈对着眼前的久美子,宣讲了这番「独立宣言」。那一刻,望着眼前这位穿着白色连身裙,向她如此「告白」的女孩,久美子觉得就算为她而去死,也是在所不惜。

也难怪久美子会对丽奈如此着迷的。虽然我们都会想,像这样一个强悍而美丽的女生在你面前按着你的嘴唇,坚定而深情地向你作出如此告白,大概是无人不为此而动心的。但让久美子心动的,却非单单如此-让她以倾慕的目光注视着丽奈的最大原因,还是落在那段「想要变得非同凡响」的宣言身上。

丽奈会对久美子作如此的「爱的告白」,是因为觉得久美子「性格很糟」,又因此反而会是个能了解她的人。让丽奈觉得久美子「性格很糟」的源起,在于初中三年级时,二人一同参加的吹奏乐竞赛。当时两人就读同一间中学,其中的吹奏乐部大概也并非是很个很有实力的乐团。在二人初中生涯最后一场的比赛里,她们所属的乐团在比赛中拿到了金奖-虽然那只是个拿到奖后也进不了全国大赛,价值不大的「废金」。尽管如此,身旁的同学在得知自己拿到金奖后,仍是兴致不减地庆祝起来,而久美子在自言自语一句「虽然是废金,但始终是金奖」后,脸上也挂着一个由心而发的微笑。众人当中,就只有丽奈一人为如此结果泣不成声。望着那身旁并非喜极而泣,而是因悔恨而流泪的丽奈,久美子以略显不解的表情,直截了当地问她一个在那一刻最不该问的问题:「你真的觉得我们能参加全国大赛吗?」

结果,如此问题自然是惹来丽奈更大的反应,以及几句「我不甘心」的忿恨回答。久美子自觉惹怒了丽奈后,自此一直不敢再面对这位同学,却也反倒对丽奈这位女孩更为在意,结果这段对话最终更成为了两人成为交心挚友的契机。其实这句「你真的觉得我们能参加全国大赛吗?」的问题是相当有趣的,因为它反映了久美子和丽奈即使有着相同的性格特质,但却抱持不同的处世态度。久美子和丽奈都有着「旁观者」的特质,意思是她们皆有看穿群体之间的人与人是如何互动的本领,让自己不被群体共同编织的假象所蒙蔽。以初中三年级的大赛为例,就是两人其实都早知道这间学校的乐团,根本不可能进得了全国大赛,只是丽奈选择在如此情况下仍旧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而久美子则乐于停步在自觉满足的阶段,跟随群体的步伐一同高兴就好。所以也难怪丽奈那时是会这么生气的,毕竟久美子的问题,听起来其实就像是嘲弄她一样-你也早知我们进不了全国大赛,现在结果如此,却还要落井下石吗?

尽管如此,眼前这位一语道破了不愉快的真相的女孩,对丽奈而言,究竟是比其他那群真实地沉醉于拿到「废金」的喜悦的同学,是来得要坏还是要好呢?回看第八集的剧情,就知道丽奈的想法是后者了。丽奈亦形容过,久美子是个「装着亲切的乖孩子,其实内心冷淡又不合群」的人。这个形容是对了一半的,回看整部《上低音号》,一个经常出现的场景与情节,就是久美子在自己的房间或列车上不停自言自语,有时是为身边的人际关系问题而懊恼。更精确的形容,就是久美子是不讨厌交朋友的,只是在摸清了关系之间所拼凑出的问题后,又会觉得厌倦而已。但丽奈说久美子「装着亲切的乖孩子」是不太对的,像久美子帮助小号吹不好的叶月,以及随后安慰绿辉这两件事,我都相信久美子是发自真心而去作的。相比起丽奈,久美子是比较有同理心的,也使她的行事为人都比前者来得柔软。

说到这里,关于久美子为何会喜欢上丽奈的原因,基本上都已经说明完毕-对有着相同的性格特质的两人而言,在久美子心目中,这个大声宣告自己要变得「非同凡响」的丽奈,就是自己的理想姿态。诚如丽奈所言,如此想法纵然她自己也不太清楚,但这一句「非同凡响」,其实已经把二人理想中的自我勾勒完毕。心底里对群礼这回事感到几分冷漠的久美子,其实一直都仰慕着像丽奈般敢于特行独立的人,只是她一直都不敢于走出自己的舒适区而已。故此,看着这不但一语道出自己心底里的渴望,甚至敢于身体力行的女孩,久美子又怎会不倾心呢。后来久美子呐喊着「想要做得更好」,以及在丽奈与香织比试时,敢于独自一人为丽奈鼓掌的情节,就知道久美子也已经被丽奈改变了。

个人而言,《上低音号》会让我觉得好看的一大原因,就是因为久美子这个角色。她对人际关系的抱怨我时有共呜,但同时明白她同时无法脱离群体的想法,自然又会理解她为何会倾慕于丽奈了。《上低音号》的故事,其实一直都在与我身边的人与事重疉,从而产生共呜,这是这套动画为何能打动我的原因。

不过,虽说我是对久美子有共呜,但其实人真正生活时,大部分时候都只会遭遇夏纪与小葵的经历。夏纪就是个那个绑马尾,同样吹上低音号的二年级生。她经历过吹奏乐部的纷争,故此一开始就对练习毫无干劲;但她并非特别爱使坏,被团内变好了的气氛所渲染下,最终也变得去乐于练习。只是练习过后,也不代表一下子就会吹得好,结果还是无法被选为正选,但她还是一副不太有所谓的样子。夏纪说穿了,就是个随波逐流的普通人,性格不特别好也不特别坏。大部分时候,人是这样活着才活得最轻松的。

但如果一个不走运,人却可遭遇小葵的境况。这位久美子的青梅竹马是三年级生,同样经历了吹奏乐部的纷争,但偏偏这发生在她最能挥霍青春的二年级日子。结果那年吹奏乐部溃不成军,无望参加大赛,却在自己最忙碌的三年级时,吹奏乐部突然又有一番新气象。但在兴趣与学业的夹缝之中,最终小葵面对现实,放弃了兴趣与理想,与久美子挥别。又有多少时候,人是无法回避这无奈的境况呢?

其实说到底,久美子与丽奈的考验也还未完结。关西大赛是能出赛了,团体间的纷争似是暂时平息。但随着乐团踏入新的阶段,新的人事随之加入其中,她们两人又要被迫上怎样的浪尖呢?我怀着期待的心情。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