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泪的本事 — 从《紫罗兰永恒花园》说起京阿尼

《AIR》第十二集

我是从「Key社三神作」的年代,开始认识京都动画(京阿尼)这间公司。这里所讲的「Key社三神作」,说的是京阿尼在千禧年代制作过的,三部改编自由Key社出品的美少女游戏的动画。这三部动画分别是2005年的《AIR》、2006年的《Kanon》以及分别于2007年跟2008年播映的《CLANNAD》及续篇《CLANNAD ~AFTER STORY~》。

我自己是从2006年开始「入宅」,在那年秋番才开始「追新番」,因此我是先接触《Kanon》,其后再追回《AIR》,然后再在接下来的两年追看《CLANNAD》系列。看着这几部「Key社三神作」,也可说是见证着京阿尼的成长— 《AIR》是京阿尼制作的第二部电视动画(第一部电视动画是《惊爆危机校园篇》),长度为13集,是「一季番」的份量。接着在下一年制作的《Kanon》,长度则是24集,是京阿尼出品中的第一部「半年番」。有了这次「半年番」的制作经验之后,接下来的《CLANNAD》则以「分割二期」的方式,前后合共制作了47集动画,合起来是接近一部「年番」的长度。从《AIR》到《CLANNAD》,京阿尼出品的动画在制作规模上愈来愈庞大,但其作画及演出仍保持着一贯的高水准。透过这三部动画,我们看着京阿尼作为一间在千禧年代开始崛起的动画公司,已经变得愈来愈成熟,也发展得愈来愈有规模。

时间快转到十年后。在2018年,京阿尼推出了《紫罗兰永恒花园》,这部自家制作的第26部电视动画。《紫罗兰永恒花园》和上文提到的「Key社三神作」其实无什么直接关系—这部动画的原作并非Key社的美少女游戏,而是改编自由「KA Emusa文库」出版的同名轻小说。值得一提的是,「KA Emusa文库」其实也是京阿尼自行营运的一个书系。

制作群方面,《紫罗兰永恒花园》的主要班底也和「Key社三神作」没有重叠。上文提到的三部动画,全都是由石原立也执导,志茂文彦负责编剧。至于《紫罗兰永恒花园》则交由经验较浅石立太一担任导演(这是他第二部执导的动画),辅以藤田春香担任系列演出(在《吹响吧!上低音号》系列开始崭露头角的京阿尼新人),负责系列构成的则是吉田玲子。连同负责人设兼总作画监督的高濑亚贵子,这次《紫罗兰永恒花园》的主要制作群都是京阿尼近年重点培育的新人。吉田玲子则是动画界内经验最丰富的女性编剧之一,从《K-ON!》系列开始也一直有和京阿尼合作。但值得留意的是,一直以来吉田玲子都只和山田尚子合作,只为对方执导的动画编写剧本。这次的《紫罗兰永恒花园》,是她第一次和京阿尼的其他创作人合作,为其作品统筹剧本。

既然《紫罗兰永恒花园》和「Key社三神作」无什么直接关系,那为什么还要花上这一大段篇幅,谈论这段十年前的往事呢?究其原因,是因为我在《紫罗兰永恒花园》里,看到当年这三部作品的一些影子。

《CLANNAD ~AFTER STORY~》

Key社出品的美少女游戏,大都被玩家归类为「催泪游戏」(泣きゲー)。「催泪游戏」顾名思义,就是指其故事内容着重描写令玩家感动落泪的情节。在美少女游戏的范畴里会有这样的分类,是为了帮助玩家理解游戏着重的内容是什么,并和其他着重色情描写的游戏作区分。而「Key社三神作」在改编为动画的时候,因为其剧本已抽走了原作本身也为数不多的色情情节的关系(《CLANNAD》则是原作本身就没有色情内容),所以上述分类对动画观众而言,最主要的作用就只剩下让他们理解这三部作品的共通卖点—透过在故事里加入赚人热泪的情节,借此感动观众;当观众流干眼泪以后,就自然会喜欢上这些作品。

在「Key社三神作」内出现的「催泪」情节,基本上都能够以如下的框架去概括:剧情多数是谈及爱人之间的生离死别,或是关系在破裂之后的修复,而当故事推进至这一类型的情节后,就会开始让角色因着即将失去的爱人或是关系上的失而复得,流露更激烈的情绪。对白方面,故事会集中让失去或复得的一方进行独白,用言语去表达他那一刻的感受,并借此勾起观众的同感或代入。镜头运用方面,京阿尼的创作人则多数比较喜欢从细节入手,借着描绘角色的肢体动作,或是细微的情绪反应,去展现角色当下的情绪。配乐当然也是Key社的拿手好戏—麻枝准笔下的音乐,总能够进一步升华剧情中想要表达的情绪,令其「催泪」效果更为显著。以上的种种元素,就构成了「Key社三神作」里令人印象深刻的「催泪」情节了。

我想说的是,在《紫罗兰永恒花园》里,我也看到同样的催泪手法被加以运用,犹其是后半部份的故事内容。若要简单归纳《紫罗兰永恒花园》的故事的话,其前半部份的内容就是讲述薇尔莉特凭借自己「不理解何谓爱,亦不懂人的心思」,因此只能直率地询问对方的想法的这一特质,去帮助找她写信的人最终卸下自己的包袱,并向所爱之人坦承自己的感受。第三至第五集的剧情是其中最明显的例子。至于后半部份的内容则因为薇尔莉特终究得知了少校的死讯,开始明白与所爱之人别离的痛苦以后,故事就转而讲述薇尔莉特在面对委托人所经历的生离死别以后,她自身所流露的情绪。第十集跟第十一集所讲述的就是这样的故事。

虽然整套《紫罗兰永恒花园》里一直都不乏令人为之感动的情节,但果然还是生离死别这回事,有着最厉害的「催泪」效果。无论是第十集最后,镜头里映着长大以后的安妮,镜头外读着死去的母亲为女儿写下的生日祝福;还是第十一集里那位将要死去,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把眼前的薇尔莉特当成自己的爱人,想对方握着自己的手,想在死前与对方亲吻的军人艾丹— 这些夹杂着悲伤与愁绪的别离,确实很难不令人不为之动容。而上文提到的「催泪」元素,在上述的两段情节内也有出现,亦因此也让我想起了以往的京阿尼。虽然近年京阿尼的动画无论是自家制作还是改编也好,大都是以少男少女们的青春为题材,但当年的京阿尼,可是以总能让观众掉眼泪而闻名呢。


若说《紫罗兰永恒花园》这部动画有什么地方最让我感到可惜的话,就是纵然编剧跟导演一直很用心去经营那些令人感动,甚至掉泪的情节,让动画内的短篇故事都有颇为出色的表现;但当故事一进入「主线」 — 也就是讲述薇尔莉特如何面对过去,接纳少校已死的事实,以及摆脱那份双手曾沾满血的罪疚感的时候,其内容就一直都让我觉得,如果编剧愿意花更多的时间,用更多的篇幅去描述薇尔莉特其中的心境转变的话,那么整个《紫罗兰永恒花园》的故事就会更为圆满。而不是像现在般,只有佳句却没有佳章。

尽管如此,作为京阿尼这一部让新人担大旗制作,并且首部主动面向国际的动画作品,其表现或许谈不上最出色,但与此同时也没有太令人失望,我会维持看罢第一集之后留下的感想— 总之就是四平八稳就是了。

虽然说到新人这回事,有一点我觉得比较可惜的是,就是上文提到的石立太一以及藤田春香,在整套动画内都没有太令人眼前一亮的演出,亦没有太多的表现机会。在分集的制作上,石立太一与藤田春香在首两集率先登场,前者负责为第一集绘制分镜,后者则负责第二集的分镜。但接下来当故事进入较为重要的剧情转折,也就是第四集跟第五集这些开始讲述薇尔莉特的变化与成长的内容时,却是由武本康弘跟山田尚子这些「老将」负责绘制分镜。直到最后一集,石立太一才有机会再为这套动画绘画分镜,而藤田春香则只有第十二集参与部份的分镜绘制工作。虽然这种让「旧人带新人」的创作系统也是京阿尼惯用的训练方法,但想到难得让新生代担大旗的作品却无什么机会让新人留下自己的代表作,就实在是颇为可惜了。(反而石立太一跟藤田春香都在《吹响吧!上低音号》里留下过令人印象深刻的创作,详情请看二期第九集以及一期第八集)

现在才说这句话或许有点太晚了,但这篇文章与其说是谈论《紫罗兰永恒花园》,还不如说是借此谈论京都动画这间公司。无法子,毕竟对在千禧年代开始「入宅」的动画迷而言,这间公司总会出过一两部作品,让你开始留意「(非儿童向与少年向的)动画」,甚至是爱上「动画」这回事— 无论那套动画是「Key社三神作」的其中之一,是《惊爆危机!The Second Raid》,是《凉宫春日的忧郁》,抑或是《K-ON!》。一路见证着京阿尼的崛起与成长,至少于我而言,多少是对这间动画公司有点感情。所以才想在这京阿尼的发展道路上的另一个转捩点,留下自己的一点感想了。

最后再多补充一句。虽然对看惯动画的观众而言,或许《紫罗兰永恒花园》显得太过四平八稳,缺乏令人眼前一亮的地方,但对想要打入国际市场的京阿尼而言,或许这并不算是坏事。犹其这套动画在Netflix这串流平台上同步播放,意味着有很多本身不看动画的人,或许会在想找些东西来看的情况下,在偶然间接触到《紫罗兰永恒花园》。这种无需太多预设知识,无需对日本动画的讲故事方法有一定程度认识,也能够轻松观赏的作品,就十分适合这一类型的观众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