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文社的女孩如何奋斗 — 《Comic Girls》随想

在东京的某个角落里,有着一间由漫画出版社营运的女子宿舍。住在这个宿舍的,要不已是漫画家,要不就是想要在杂志上得到连载的机会,希望在漫画界大展拳脚的新人。这个春天,又有四个新人住进这个宿舍了。她们虽然画着不同类型的题材,但仍旧互相帮助、互相扶持,时而在作画上互相切磋、在讲故事的技巧上互相砥砺,只为画出更好的漫画。这个讲述新人漫画家们一同奋斗,在创作的路上并肩前行,追逐梦想的经历,就是《漫画女孩》想要讲的故事。

…好吧,其实这是骗你的。这部作品想要讲的,并不是女孩们追寻漫画梦的热血故事。虽然上述的情节确实都在首四集的《漫画女孩》动画内出现过,却并非这部作品最著力去描写的内容。一如其他在《Manga Time Kirara》及其姊妹志上连载的四格漫画,《漫画女孩》也是部以漫画家为题材,然后主要讲述女孩们轻松愉快的日常以及可爱的互动,这样的一部「空气系」(「日常系」)作品。《漫画女孩》不是芳文社的《爆漫。》,剧中的宿舍也不是女性版的常盘庄。若期望这故事会上演女孩版的「常盘庄的青春」的话,恐怕就要失望而回了。

不过,这并不是说在《漫画女孩》的故事里,关于「画漫画」的剧情就毫不重要,除了拿来当作搞笑或卖萌的铺陈外就没有意义。在首四集的《漫画女孩》里,也的确出现过主角小混沌在磨练自己的画功,想要画出更好看的漫画,这些认真看待「画漫画」这一主题的情节。但回头再看这段剧情,却又可以引伸出另一个有趣的问题— 在「空气系」的作品里,当故事提到角色在某个领域上发现自己的不足,并想要进步的时候,大部分时候又会以怎样的结果,作为该角色的「成长」,并以此为这段剧情收尾呢?

答案是,最后剧情大多会以该角色对群体的归属感有所增长,当作角色的「成长」,并以此为结局。以《漫画女孩》第三集的这一段剧情为例:故事讲述小混沌在看到琉姬和翼的插画后,觉得自己的画功还远远及不上她们,于是就开始在房间里捧起自己的绘图版,努力练习画画。结果小混沌一画起来就十分投入,饭没有好好吃,觉也没有好好睡,最终累坏了身子。

为了让病倒的小混沌能够打起精神,室友们用各自的方法为对方打气,而舍监更特地打电话到小混沌的老家,请教她平常吃惯的饭菜的是怎样做,好让对方吃罢熟悉的味道后能恢复元气。室友跟舍监所做的这些贴心举动,让小混沌打从心底里感到温暖,最终亦流下了感动的眼泪。这段小插曲,最后就以众人展示了互相帮助的精神,让小混沌对这一群体更有归属感,作为故事的结局。

那么,关于小混沌磨练自己的画功,想要变得像琉姬和翼一样轻易地就能画出漂亮插画的这段情节,又有怎样的结果呢?故事到最后也没有再提及过了。相比起角色自身的个人成长,故事选择着重整个群体的成长,并以后者取代了前者。

这段剧情展示了「空气系」作品的其中一个重要特色 — 「空气系」作品排除了宏大的叙事,并选择更集中去讲述主角群之间的「关系」。亦因此主角群所身处的「群体」,就是故事的主题及核心。在这样的叙事逻辑下,个人的烦恼、不足或缺点,大部分时侯都会以群体成员之间的包容及帮助去弥补,借此展示「群体」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个人的努力,或是该角色在某个领域上的进步,虽然也不一定会在故事内被抹去,但到最后,剧情也会讲述群体之内的成员如何以此为契机,进一步巩固她们之间的关系,让故事回到「关系」这一主题。在「空气系」的作品里,「个人」并不会凌驾于「群体」之上。

除了《漫画女孩》的内容能符合上述的观察外,还有几部芳文社的「空气系」作品,也出现过同类的情节,例如《向阳素描》、《斯黛拉的魔法》以及《NEW GAME !》。在动画《向阳素描》的三期第八集里,有一段剧情跟上述出现在《漫画女孩》里的情节有几分相似,那段故事是这样的:主角由乃因为状态不好的关系,所以在班上的素描比赛中一直都无法集中精神,最后成绩也是强差人意,令由乃十分失落,并陷入自我厌恶。结果在寻学姊的开解之下,由乃明白到这种在创作的路途上遇到困难的情况,乃是常有的事,而最重要的是不要在这时候忘却自己的初心。在寻的鼓励之下,由乃最终解开了心结。剧情其实亦有提到由乃最后花了一晚的时间在房间里练习画画,但她的画功有没有因此而进步呢?这就不是故事打算去处理的问题了。

至于《斯黛拉的魔法》和《NEW GAME!》,因为在内容上颇为相似的关系,所以可以并着一起讲。这两部作品均同样以「制作游戏」为主题,前者讲述女主角珠辉在升上高中以后,加入了一个以制作同人游戏为目标的社团,于是就开始与伙伴们共同努力,一起制作游戏。而《NEW GAME!》则讲述女主角青叶因为从小就憧憬在游戏中担任角色设计的八神光的关系,所以高中毕业后就立即进入了Eagle Jump这间公司,只为了和光一同制作游戏。故事以青叶与她的同事们一同制作游戏时所遇上的趣事及辛酸,作为剧情的主轴。

除了故事主题十分相似外,《斯黛拉的魔法》和《NEW GAME!》亦同样出现过以下的情节:某个角色焦急地想要让自己的技艺或能力有所进步,并因此在言语间伤害了群体内的其他人,结果令群体之内出现了短暂的嫌隙。除此之外,两部作品在故事后期都出现过角色们因为在技能上有所重叠的关系,所以产生了竞争意识,亦再次造成了群体成员之间的不和睦。

无论是《斯黛拉的魔法》还是《NEW GAME!》,当故事里的角色在某个领域上发现自己能力上的不足,想要寻求进步,又或是在该领域上想要和其他角色分出高下的时候,最后故事都会提到,这些事情都会为「群体」带来负面影响。而故事最后集中描写的,往往不是那些角色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创作人,而是讲述角色们如何处理因而衍生的各种人际关系上的问题,并让双方努力去修补她们之间的关系,从而建构一个更和睦、关系亦更为稳固的群体。个人的努力不会在故事内被抹煞,但「群体的和睦」才是「空气系」作品最为着重的东西。

正因为「空气系」作品往往有着上述的特质,也就让《漫画女孩》的故事出现了一个尴尬的情况— 故事必然会花大部分的时间去描述发生在群体之内的事情,但同时编剧又不想放弃角色自身如何看待自己在画的漫画,或是想画出怎样的漫画之类侧重于个人想法的情节。结果就让后者的内容因欠缺铺陈的关系,呈现出来的效果就未如理想了。

以第四集的剧情为例,故事提到琉姬的漫画推出了单行本,而出版社也想为她举行签名会,结果就让她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困境— 不是不想和自己的读者的见面,但自己的形象一来与作品的内容不相符,二来自己在画的漫画也不是自己原本最想画的东西。那琉姬该怎样面对自己的读者,甚至自己的作品呢?

动画花了一定的篇幅,去描述琉姬本人所面对的挣扎,而其中也不乏令人眼前一亮的演出,像个人就挺喜欢这一个段落:在签名会当日的早上,琉姬在自己的房间里梳理头发,但因为思绪仍旧混乱的关系,所以一直都无法把头发绑好。这段接近两分钟,没有一句对白的演出,以很有力的方式呈现了当时琉姬内心的迷茫。但当剧情提到琉姬如何去冲破迷茫的时侯,其剧情就显得不如上述的桥段般有力了— 故事就只是很简单地,提及当琉姬亲身面对自己的读者后,就十分感动。于是觉得自己就算在画一部原本不打算去画的漫画,其实也是一件不坏的事情。

这段剧情要有说服力,要能够令观众有所共鸣的话,就不能略去当初琉姬转画青年恋爱题材的时候,所要面对的困难和挣扎了。观众若不了解琉姬本人的心境的话,就很难去代入她在签名会前后的心理变化,并在最后与这个角色一同被感动。只是编剧到最后,还是选择把时间用在呈现群体成员之间的日常,并放弃去讲述这方面的内容了。

而这又回到最初的话题— 究竟《漫画女孩》是另一部芳文社的萌系四格,另一部「空气系」的作品,还是一部在芳文社的杂志上连载的,关于女孩们追寻漫画梦的作品呢?《漫画女孩》明显是前者。「空气系」所著重的价值,不一定就和「追梦」这回事完全不相容。但在「空气系」作品里期待一个完整的「追梦故事」,或许就是个不切实际的期望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