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封的大地里,水正不安份地流动着 — 《比宇宙还远的地方》

1. 败者

在《比宇宙更远的地方》的故事里,主要角色们无一例外,都是一群loser,一班失败者。

在别人眼中,玉木真理或许只是个平凡的女高中生,但在真理自己眼中,她就是个不敢去追逐自己的梦想的失败者。在那个逃课失败的夜里,她对自己的好朋友这样说道:「一但想去尝试没有做过的事情时,我就会想如果不顺利的话怎么办、会害怕失败,担心自己会不会后悔…我最讨厌自己这一点了。」

就算是身为当红偶像的白石结月也一样,在人际关系上,她就自视为失败者。面对特地跑来东京,只为了劝说自己参加南极观测队的三人,结月娓娓道来自己一路走来的孤独人生,以及那种想要普通地交个朋友也做不到的无力感:「我没有朋友。不单是现在没有,是从来都没有过。」

至于三宅日向这个没有上高中的女孩子,在社会眼中,她是个异类,也是群体中的失败者。在第二集里,日向以略带感慨的语调,道出自己无法到高中上学的原因:「我不喜欢团体里那种乱糟糟的氛围,所以高中并不适合我」。随后我们都知道,日向在学校这一群体内,曾遭受过排挤与背叛。

而小渊泽报濑,则老早就习惯自己被别人当作失败者这回事了。从一开始,她的南极梦就一直被别人嘲笑,被人看不起。在学校里,报濑的绰号是「南极」,同学们将她当作怪人,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外婆、朋友、老师、学长还有邻居,他们都是这样说的,『你以为小孩子能去那种地方吗?』」,报濑对真理这样说。

不只是这四位女高中生,连民间南极观测队的大人们也一样,她们也是别人眼中的失败者。三年前,民间南极观测队正式成立,众人怀着兴奋的心情前往南极,最后却遇上了贵子在风雪中失踪的意外。回到日本之后,队员们需要面对的是一连串残酷的现实:赞助商因害怕形象受损而撤资、观测队的下一次派遣被无限延期、预算也被大幅削减…如同前川在启航仪式上的自嘲:「我想各位也经历过不少事情了,头变秃了的人、离了婚的人、丢了饭碗的人…」。队员们一路走来,挺过了来自四方八面的质疑与不屑后,才能在三年后重聚,再次一同前往南极。

就连日本本身,在前往南极的路途上也是个失败者。作为二战战败国,在国际间没有地位的日本,就算想派遣观测队到南极进行探索,也只被分配到一条被人认为不可能靠岸的登陆路线,仿佛被人嘲弄与欺负一样。但正因为处境是如此艰巨,当时的日本反倒燃起了「不能输」的斗志,最后在众人的努力之下,辗碎了挡在路上的困难以及阻碍前进的冰层,成功登陆南极。

由当天的日本到今天的民间观测队,想要前往南极的人们,无一例外地都遭受过来自周遭的轻蔑,听过无数次的「不可能」,以及被人标签为失败者。她们必须跨越重重的困难,经历年复年、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最终才能实现「登陆南极」的梦想。到最后,推动她们一直前进的,其实说到底,也不过是那不服输的一口气而已。

因此,对这班失败者而言,当她们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功踏上南极的大地之后,想要说的并不是什么冠冕堂皇的感言;而是率直地,吐出那一直埋藏于心底里的一口气,大喊一句「活该」。「怎么样,我来到南极了!」,前后连喊了四次「活该」,报濑在登陆南极之后,第一时间想做的,就是尽情地放声呼喊,向那些一直看不起自己的人还以颜色。而这几句「活该」,也实现了第四集中报濑曾对真理许下的诺言:在到达南极之后,一定要对那些不相信自己能够成功的人,回敬一句「活该」。

如此不庄重的感言,或许与「前往南极」这种远大的梦想不太搭调,但对这群一直被看扁的失败者而言,那已经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了。「有什么关系,这才是报濑嘛!」,听罢对方放声大喊的「活该」之后,真理笑着这样说,然后女子高中生们也学着报濑,开始高呼着「活该」 。就连观测队的大人们也不例外,倒数之后,也一同大喊:「活该!」。

如此的失败者,或许小心眼、或许性格很糟,一点「梦想家」的风范也没有。但偏偏正是这样的一班人,才能够拼尽那一口气,去实现那些没有人认为她们能够实现的梦想。而更重要的事情是,亦唯有这样的失败者,才能够为那些在人生路途上遭遇挫折,同样是失败者的人们,带来拯救。

2. 成熟与不成熟

故事里的四位女高中生,她们各自在不同的范畴上遭遇过挫折。而这些挫折,亦一直如影随形,跟在她们身后,化成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可幸的是,她们踏上了这趟南极之旅 — 在旅途上,众人坦诚相见,重新面对那缠绕着自己的不安与苦恼。最后透过互相的安慰与帮助,挥别过去的伤痛,在南极的大地上重新出发。

在《比宇宙更远的地方》的故事后段,编剧花田十辉把四位女高中生分成两组,并各自为其中一组花上一集的时间,聚焦当中一人所要面对的烦恼,并讲述有同样经验的另一人,如何为对方带来拯救。以第十集为例,剧情就讲述真理透过自身的经历,帮助结月明白「友情」的真义:朋友这回事,并不是让对方一直待在自己的身边,才能够得以维系和确立。与其要对方签署「朋友誓约书」,还不如明白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必然存在,然后以更轻松的态度去看待「友情」这回事,并这样去对待自己的朋友。真正的友谊,并不会因距离而消散 — 真理也是经历过惠想要和自己绝交的经历,才能教晓结月这个道理。

第十一集的剧情也是这样去铺排,而这次则轮到报濑为日向带来拯救。故事提到南极观察队在除夕的时候要做一场电视直播,而其中一个环节就是让日本的亲友与队员们对话。就在这时,日向的高中田径部队友突然现身,以「朋友」的身份出席这个电视节目。而这班人说穿了,其实就是让日向从高中退学的元凶。

看着这一班「朋友」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日向心里抱持着复杂的情感。一方面,她随即燃起了一股强烈的愤怒 — 剧中日向一面生气地践踏着积雪,一面大吼「别开玩笑了」的一幕,是整部动画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情节。整段剧情只有短短三十秒,但透过精湛的作画与声优充满感情的演出,就令我彻底地感受到日向这个角色,在那一刻是有多么的愤怒— 但另一方面,日向心里也隐约觉得,既然对方都已经对自己道歉了,若果还执着于这件旧事,不原谅对方的话,那就显得太小气,太不成熟了。

日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在待人接物的事情上,她在四人组里一直都是表现得最成熟的一个 — 就算这会让她无法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宣之于口,她也仍旧坚持,保持着这一份「成熟」。在故事初期,日向的这份成熟,一直都为冲动的报濑带来了不少帮助。例如当报濑得知结月正在东京工作时,她就不顾一切,想要立即到东京劝说对方加入南极观察队。那时候就是日向让报濑冷静下来,点明她现在要做的,应是先弄明白为何结月这么不情愿去南极,而不是一味强迫对方接受自己的请求。又例如当惠说有人一直在背后攻击着正要出发前往南极的真理与报濑,令报濑气得想要立即把这样做的人找出来教训一顿的时候,也是日向制止了报濑去这样做。「每个人都有充满恶意的一面。不要以恶报恶,挺起胸膛去做人吧」,那时侯日向这样说。

确实是正确得无懈可击的道理。虽然这只是日向编出来的「名言」,但相信她也是真心这样想,才会把这句话说出口。然而,道理本身是如此理所当然,但当真的要把它实行出来的时候,却远不于说出口般容易。在节目开始录影之前,报濑问身旁的日向,是否打算原谅这班害自己退学的「朋友」时,她是这样回答的:「但想像当她们道完歉,然后松一口气的那副样子后,我就开始生气了」,到最后,日向对好友吐露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我真是小气呢」,她这样自嘲。

听罢朋友的真实想法后,报濑在这时候挺身而出,赶走这班有好处才回来跟日向和好的「朋友」。「你们就怀着这份不安的心情活下去吧!背负着自己曾伤害别人的这份过错活下去吧!」,报濑对着那班高中田径队的队员们这样说。豆大的泪珠在日向的脸颊上流下,眼前的好朋友,把自己一直都不敢说的话语,全都说出口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报濑在新加坡的时候也已经是这样,代替了日向,把对方心底里的说话宣之于口。那时候日向以为自己弄丢了护照,为了不让大家的行程延误,就劝其余的三人不要理会自己,先出发就好。「我不想别人关心自己」,在夜里,日向对报濑这样说。在这时候,我们才知道日向那份「成熟」的真面目— 圆滑的待人处事背后,实际上却是满满的,那种不想为别人添麻烦,甚至害怕与别人有所牵扯,这些自我压抑的想法。

但这样的日向,却被「不成熟」的报濑看穿,而最后报濑也用属于自己风格的方法,向对方伸手援手。她拿出辛苦储下来的一百万,买下了四人份的商务舱位,好让日向在两日后能和大家一同出发。「我依然意气用事,因为我没有做错什么!」在日向想要阻止报濑这样做的时候,她以快哭出来的声音,跟日向这样说。事实上,她确实也没有做错什么 — 在旁人眼中,报濑的做法或许显得冲动、幼稚;但的而且确,那是日向在那时候,最想对方为自己去做的事情。

然后这样的事情,又再在南极上重演一遍。「我跟日向不一样,个性很差」,报濑这样说,然后斥责那班自以为是的田径队队员。小心眼、性格很糟,意气用事,或许在别人眼中,报濑仍旧是个一点都不成熟的人。但唯独是如此「不成熟」的报濑,才能在最后,回头为「成熟」的日向带来拯救。

3. 寻找与被寻见

在第五集的最后,伴随着真理在镜头外说着的这句独白,女子高中生们踏上了前往南极的旅途:「我喜欢看着当水洼里积满了水之后,一口气流出来的样子。水因决堤而解放,奔流而出,积蓄的力量也随之而爆发出来,一切都动起来了…」。而真理没有说完的是,当这股力量爆发而出后,就再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引导水的流动方向。接下来水会流向何方,没有人能够控制,亦没有人知晓。

结果,有些奔流而出的水,随之就撞上了杂物,激起了层层浪花。结月和日向,就是其中的几朵浪花。也有些决堤而出的水,原本水势猛烈,有着要把眼前的一切全都卷走的气势,但结果却是缓缓地流入大海,变得无比平静,但最后也得到了无拘无束的自由。报濑这个女孩,就经历了这样的故事。

那位最有行动力,一直以来都以前往南极为目标,并勇往直前的报濑,当真的踏足了南极以后,却没有如自己想像般兴奋。以为看着会很感动的南极景色,实际出现在自己眼前以后,就只有平淡的感想。踏上南极大地后喊着的那一句「活该」,已是她情感最为澎湃的时刻,但在南极生活了好一阵子以后,就连曾经这样激动过也忘记了。最想去南极的那一个人,为什么到了南极以后,却变得如此平静,甚至显得失落呢?

答案是,因为她在害怕。一直以来,当别人问到她为何想要去南极的时候,她都会回答,因为她想找寻那位在南极下落不明的母亲。当然,这并非答案的全部 — 她既然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因为那一场风雪,而在南极与观测队失去联络,她当然亦清楚明白,其实自己母亲是不可能还活着。所谓的「找寻」,与其说是找寻母亲,还不如说,是想为自己找一个答案 — 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着,这一问题的答案。

在第九集,报濑在藤堂面前,说出那埋藏于自己内心的巨大不安:就算得知母亲已经在南极失踪,已经不会再回到自己身边,她的生活依旧没有改变,如同自己仍等待着母亲的归来一样。「想要改变这种生活的话,我不得不出发,去那比宇宙还远的地方」,她哭着对藤堂这样说。

既然如此,我们就能够明白,为何当报濑有机会去南极内陆,前往三年前母亲在那里失踪的地方的时候,她反倒显得犹豫不决,不如以往般勇敢地迈步向前了。因为她清楚明白,那个地方就是这趟旅途的尽头,如果在那里也找不到答案的话,那就代表她无法为自己活着的意义找到任何的解答。因此,报濑就害怕,害怕在南极的内陆上,发现自己其实一无所有。

可幸的是,其实报濑并不需要害怕。因为她想要找寻的答案,其实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只是她并不察觉而已。经历了南极之旅的报濑,已经和过去不再一样,而其中一个重要的分别,就是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在前往南极内陆的路途上,真理对报濑说,「谢谢你带我来南极」,令报濑备受触动。其后剧情亦接上报濑的独白,她以母亲为对象,说着自己已经不再孤单,「因为和大家一起,我才能走到这里」。现在的报濑,已经不再需要害怕去面对,那个母亲已经不会再回到自己的身边的事实了。因为除了母亲以外,这世上仍有理解着自己,乐意对自己伸出援手的好朋友。

而这趟南极之旅,也早已为报濑带来了改变。在出发前往南极内陆的前一晚,报濑拿出自己储下的一百万,逐张钞票去数算,回顾自己一路走来的路途。搬运、收银、清洁…数算着的除了是自己付出过多少汗水,才能赚取手上的一百万外,亦是提醒了自己,她是凭着多么坚定的决心,才能在今天走到南极。人生没有如果,我们不知道若然报濑的母亲没有在南极失踪的话,现在的她会是个怎样的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就是她当天许下的诺言,让她成为了一个坚强的女孩。即使受尽旁人的冷眼,经历无数次的自我质疑,她还是做到了 — 「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因为妈妈在那里等着我」。

在南极的内陆里,众人为报濑找回了母亲的手提电脑。在密码栏上输入自己的生日日期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千多封自己寄给母亲的信。看着这一封又一封,承载着自己对母亲的思念的信,如同在终点上,用倒带的方式,回头再看自己在这三年来一路走过的人生。报濑终于忍不住眼泪,在萤幕前喊着「妈妈」,当作最后的道别。

这里所说的「最后的道别」,不是说报濑从此以后,就不再挂念自己的母亲,而是她终于能够告别,那个除了追逐母亲的身影外,就再找不到其他生存意义的自己。从内陆回到南极的基地后,报濑下定决心,剪下头上的长发,与过去的自己道别。挂着短发的脸蛋在藤堂面前回头一笑,贵子的身影在报濑的脸上重叠了。既然无法在南极找到自己的母亲,那就不如让自己「成为母亲」 — 不是说要成为与母亲一模一样的人,而是带着母亲留下的意志,以全新的自我继续活下去。

在夏季队的回国典礼上,报濑以更成熟稳重的姿态,作最后的致辞。而不变的是,她说出口的,仍是最率直的心底话。「我也爱上这里了」 — 不是因为母亲喜欢南极才喜欢南极,而是因为她在南极,遇上了无可替代的伙伴,有过独一无二的经历,所以才会打从心底里,说自己也喜欢南极。对报濑而言,这样的改变,比什么都还要珍贵。

4. 青春

青春究竟是什么?如果我们把人生看作一趟旅途的话,那么「青春」就是旅行的中途站。如果能在这个中途站里,学懂一些重要的事情,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让自己能以更有自信的步伐,继续在人生的路途上迈步的话,就好了。

在夏季队的回国典礼上,报濑说了以下这一番感言:

「在这里,一切都毫无保留。无论是时间、生物还是内心,这里没有什么能保护我们,没有地方能躲藏。我们一切的羞涩,与想要掩藏的心事,都在这里表露无遗,并终于能够带着眼泪,与真实的自己坦诚相见。」

在《比宇宙更远的地方》的故事里,青春就是这样的一回事。青春是容许犯错的,劝勉着少女们就算经历痛苦,也要去寻找真正的自我。因为就算经历过挫折,也总有机会能够重新站起,就算曾经迷失,也总能在眼泪中寻回自己。如此的青春,肯定是温柔的。但也正正是因着这份温柔,才能成就如此动人的故事。

女孩们在旅途上,寻到了青春,亦得到了成长,而故事亦不是就此完结 — 那个曾经畏首畏尾,裹足不前,只懂依附在好友身上的真理,到最后却成为了启发别人的那一位。曾以不安的目光注视着真理,害怕身旁的好友有朝一日会超越自己的高桥惠,到最后也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圈,踏足了北极的大地。

我们也能像惠一样,被这个故事启发,昂然为自己的人生旅程,踏出勇敢的一步吗?仿佛向观众如此提问,在最后的标题卡上,制作组留下了这一句祝福 — Best wishes for your life's journey! 愿你的人生旅途一路顺风。若继续前进的话,终有一天,我们会在路途上再次相遇。

谢谢你,《比宇宙更远的地方》。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