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会薪火相传,继续照亮这个世界—《SHIROBAKO》

「这真的算是进步吗?

现在真的还在制作有趣的动画吗?我现在脑子里想的都不是怎么制作有趣的东西,而是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完全没有制作出一部优秀作品的点子。

我觉得那个能够慢工细活制作一部名作的时代,比现在要好多了。」

这是动画《SHIROBAKO》中,女主角宫森所说的对白。集数是第十九集,剧情讲述社长带了宫森来到武藏野动画公司的旧址,帮忙整理堆放在其中杂物。那是个时间像是被定格在七十年代的空间—房间里堆满着老旧的赛璐璐片、用剩了的水彩颜料、陈旧的剪接器材,还有画下了七十年代的动画名作的原画。进入这个仿佛代表着日本动画的黎明期的空间,曾经历其中的社长就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现在动画的制作技术真是进步了不少。但换作正是被当年制作的动画所感动、薰陶,并因此而入行的宫森,看着如此光景的时侯,则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慨叹—我们的年代,还能像当时一样,让一套又一套的动画名作诞生吗?

虽然宫森会说出这样的话,更大程度是基于自己在制作动画时屡屡遇上不如意的事情。但在观众的眼中—至少就个人而言—却更觉得这句话似是在代替我们,去叩问整个动画界。

我们正身处于日本动画产量最为丰盛的年代。自2012年,深夜动画数量突破100部开始,动画的产量就开始逐年递增,2015年的深夜动画数量,更已达至170部的历史新高。但在这个有愈来愈多动画可看的年代,能够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纯粹地令观众觉得好看的动画,也有随之而增加吗?好动画当然还是有的,但看着茫茫的新番,却让人觉得这年头动画界充斥着的,是大量剧情和故事主题都如倒模一样,无法叫人找到新意的作品。除此之外,亦有愈来愈多制作目的就似是只为原作宣传,无论内容还是创作手法都找不到新意的轻小说或手机游戏改编动画。更不要说在那170部动画当中,有不少是像是为了填塞节目之间的空档,才得以存在的「泡面番」 …这是个技术进步,动画能够被大量制作的年代;但与此同时,也是动画千篇一律,缺乏惊喜的年代。

回到《SHIROBAKO》的故事。面对宫森的这一句慨叹,社长又有何回应呢?60年代开始进入动画界,从黎明期、光辉的年代走到现在的社长,就只是淡然地这样回应:其实那时候也没有那么慢工出细活的,那时有的,就只是一群爱自找麻烦的创作人而已。

然后时间也倒带到40年前,镜头映着当年那一群埋头苦干,努力地制作着〈山刺猬安第斯恰吉〉的创作人。那年头的旧武藏野,除了在制作时用到的技术有所不同外,整个动画的制作环境,其实也和现在没什么差别。那里依旧有着一班充满热情的动画创作人,在公司里东奔西走,胼手胝足地在有限的资源下,造好一部动画。剧情讲到当年制作〈恰吉〉时,有位初入行,负责美术的画师,在和当年还在当制作进行的社长商量过后,画下了用色大胆的暴风雪场景,并想在接下来的相关情节中用上。美术监督在看到这份创作后,原本只觉生气,觉得那个画师自把自为;但随后也放下了先入为主的成见,并被导演的热情所打动,最终还是同意采用这样的画法—就算这会让工作量再度增加,并让原本已十分紧凑的制作日程更为吃紧。「先入为主地把它定位成低龄向动画,并因此而束手束脚的,恐怕就是我们了」,这是剧中〈恰吉〉的导演所说的话。无论是什么类型的动画,这位创作人想到的,就只是如何把手上的作品造到最好。

接下来的故事是这样的:40年前,一班创作人用尽创意、用心制作的动画,感动了一位叫宫森的女孩子,让她立志也要制作出能像〈恰吉〉般能够打动人心的动画。在一零年代的动画界,这个屡败屡战,纵使曾经灰心过,但仍旧毋忘初衷的制作进行,带领着形形色色的创作人,继续用心造好一部又一部的动画—这就是《 SHIROBAKO》的故事了。

对于上文提到的问题,《SHIROBAKO》给我们的答案是这样的:只要动画界里还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没有遗下前辈留给他们的遗产,并继续付出心机,画好每一张画,写好每一个故事的话,那么日本的动画界,就仍旧能造出打动人心的好作品。


《SHIROBAKO》的故事,主要是讲五个女孩在动画界中追梦的故事。「追梦」两字,落在不少创作人手中,很容易变成只会单方面宣扬正能量的陈腔滥调。幸而在水岛努和横手美智子的创意下,故事却能体现到这个简单却令人感动的讯息:纵然在追梦的路途上,会有不如意、叫人想放弃的时候;但也正因如此,当跨越了重重困难,心血结晶好不容易终于能够诞生的时侯,其中无法言喻的感动和喜悦,就是让每一位创作人都想继续走下去的动力。诚然《SHIROBAKO》并没有全然反映日本动画界中最深层的血汗与阴暗,但也并非一套一面倒地唱好日本动画界的作品。能够让观众在关于动画制作的知识中找到趣味,并被动画创作人于故事中的自我期许所感动,《SHIROBAKO》作为一套「讲动画的动画」,已算是十分圆满了。

而追了上述的故事内容外,另一个在故事中一再重覆的主题,亦令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个主题,就是日本动画的传承。

回顾整个《SHIROBAKO》的故事,就能发现剧中的各个角色,大都是被一些动画,或是一些人的创作所惊艳过、感动过,才会投身动画制作的行列。曾被剧中虚构的「武藏野动画」的作品感动过,并因此而决定进入动画界,立志终有一天也要制作属于自己的动画的宫森,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说来有趣,剧中讲到「武藏野动画」在倒闭过后,原本的成员也各自成立了不同的动画公司,如此的境况正是现实中虫制作公司的写照。由手冢治虫创立的这间动画公司,划时代地采用了「一拍三」的低成本动画制作方法,拍出了日本史上第一部的电视动画。而如此的制作方法,至今仍为日本动画界留下深刻的影响。《SHIROBAKO》的女主角宫森是因喜欢这间公司的作品才进入动画界,这一情节本身,就有着「承先启后」的含意于其中。

而在《SHIROBAKO》的前期故事里,又有这样的一段插曲:分别为剧中动画〈EXODUS!〉担任作画监督和3D监督的两位创作人,为剧中的一幕爆炸场面究竟该用手绘还是3D去表现,产生了激烈的争执。而剧情最后的解套方法,就是宫森让两人一同参观影射动画《传说巨神伊迪安》的展览。两人在参观展览的时候,兴奋地讨论著动画的剧情,并找回了创作的初心,结果让身为作画监督的远藤,最终愿意回去画〈EXODUS!〉的爆炸场面。值得一提的是,现实中的《传说巨神伊迪安》,是富野由悠季于80年代执导的动画,其结局当年为不少观众带来了巨大的震撼。两位创作人因一部80年代的动画,而在往后投身动画制作,也是有着「承先启后」意味的情节。

像这种手绘与3D之间的争执,以至最后在动画中达成互助合作的关系,正正是近年来日本动画界,在技术发展上其中一个经常被讨论的议题。经过多年的尝试后,日本的动画界也终于明白,与其用全3DCG制作的动画和外国的作品硬拼,还不如活用自身优势,将3D技术融入日本最拿手的手绘作画,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制作更精美的动画。《SHIROBAKO》中有一段剧情是这样的:作画监督远藤和一位名为北野三郎的动画家见面,对方是一位颇有名望,业界中数一数二的原画师。其间远藤对着北野三郎抱怨,说现在的动画用上太多3D,没有了日本动画本身的特色。而出乎远藤预料的是,北野三郎在听罢他的抱怨后,给予的是如此的回应:他觉得手绘和3D应该互相合作,而不是互相敌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提升日本动画的整体质素。

《SHIROBAKO》里的北野三郎,影射的是板野一郎这位传奇的日本原画师。现实中,这位以「板野马戏团」的独特作画技法而闻名的原画师,也是早早就开始钻研如何将3D技术,融入日本的动画制作。在2008年,他就已经和GONZO合作,执导了大量使用3D的动画《BLASSREITER》。2014由东映制作,以手绘技术融合3D为卖点的动画《乐园追放》,他亦有担任顾问工作。正如北野三郎这一角色于剧中所言,无论技术怎样改变,画师在绘画上的触觉,仍是动画制作中不可或缺的利器。剧中的角色和现实中的板野一郎一样,同样地正为作画技术的传承与革新而努力。

而说到把「传承」这一主题描写得最为深刻的剧情,就要数第十一话跟第十二话中间的这一段情节了。在好不容易才得以完成的〈EXODUS!〉最终话分镜中,有一幕是女主角们骑着马逃走,然后画面中有着万马奔腾的场景。如此复杂的场面,在如此紧迫的制作日程下,要找到适合的原画师去处理这一幕,并非什么容易的事情。结果用尽了人脉的宫森,在偶然间得到了剧中影射了庵野秀明的那一位动画家的联络方法,结果宫森就真的摸上门,把传说中的「庵野秀明」找出来。

剧中有一段对话很有趣,就是「庵野」问起宫森,当那套影射《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动画在电视上播映时,她究竟有多大。宫森回答,那时候她只有两岁,因此只看过这部动画的剧场版,而没有看过电视版。听罢宫森的回答后,「庵野」就感慨,现在也已经是「这样的一代」了。《SHIROBAKO》的故事由70年代的动画讲到90年代的名作,见证了日本动画界的光辉岁月。笔者年纪其实和宫森差不多大,大概也是最后一批「有幸」在电视上看过《新世纪福音战士》的人了。接下来的动漫迷不再认识,又或者就算是认识也不再将《新世纪福音战士》视为经典,相信也是不值得意外的事情了。

更有意思的是接下来剧情:看过宫森交给他的分镜后,「庵野」说道在武藏野里,不是还有一位能胜任如此工作的原画师吗?他说的就是那位老原画师杉江茂。作为武藏野中资历最深的原画师,杉江茂却一直被认为画风跟不上时代潮流,所以一直都只做着外包的原画工作,在公司内被冷待。结果到头来,大家才发现唯有最稳打稳扎的作画能力,才是动画制作中永恒地被需要的东西。靠着杉江茂的帮助,〈EXODUS!〉总算能够及时完成,也让新一代的原画师体会到,五十年来日本所积存下来的原画技术,是多么宝贵的资产。这一幕,透彻地点明了《SHIROBAKO》中一直着重的「传承」了。(顺带一提,现实中万马奔腾的一幕,是由井上俊之负责原画。井上俊之又是一位在日本动画界中享负盛名的原画师,不过现实中的他可没有被PAWORKS冷待就是了。)

关于老一派的动画创作人如何影响着现今的日本动画,《SHIROBAKO》还有不少剧情有所著墨,在这里就不一一列明了。看罢整套《SHIROBAKO》,其实也是上了一课短短的日本动画历史课,并明白到日本动画界是有着其深厚的创作底蕴—实在叫人羡慕。

不过说到《SHIROBAKO》里最能打动人心的,始终还是这样的故事:无论是在拍怎样的动画,只要创作人愿意用心去钻研好当中的每一个细节,观众自然就能感受到他们的用心,并为之感动。〈山刺猬安第斯恰吉〉是部儿童向动画、〈EXODUS!〉大概只是在讲一班可爱的少女在逃亡的故事、后来的〈第三飞行少女队〉可能也只是部融合了军武与美少女,纯粹满足读者或作者愿望的动画。这些动画,看起来或许都不像是什么「伟大」的作品,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动画都一定会是些「好动画」—因为创作人们已经把自己的心血,毫无保留地放在这些动画之内了。

「…倾注了数年数十年的心血,观众们的感想和心意也都聚集在一起,才能够使动画作品诞生。

这也许只是像烛火一般的微弱光芒,但这份光芒被不断地传承,最终化成永远不灭的火焰,照亮整个世界。

所以,我希望今后也能一直像这样去照亮别人的心房!」

这是宫森在最后一集中所说的话,相信也是制作群,对自己或是日本动画界的期许。而作为观众,我想回应的就只有这一句—《SHIROBAKO》本身,就已经做到这样的事情了。正因如此,我才喜欢着《SHIROBAKO》。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