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本《人间失格》,让我与「中二」的自己告别

《文学少女渴望死亡的小丑》广播剧CD封面

 

三、四年前有另一本书曾经受过相同待遇,我读完之后没觉得享受,而是感到不快,甚至不安。那本书是太宰治的《人间失格》,记得那天下午我就上网连同其他书想要卖出去。我不明白世界有这么脆弱的人吗?太宰治在这本半自传小说中,二世祖谈这种对世界的不了解,对自己幸福的不了解,因此而苦,因此而自杀。他生活得比我好,不用做什么换取自己生活的安稳。你只要有多点对阶级关系的憎恨,几乎都会觉得:干,这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吗?

我还记得,读《人间失格》是2007年的事情,那时候我在读中学三年级。为什么我会清楚记得我是在2007年读《人间失格》呢?因为在那年夏天,《人间失格》这本书,频繁地在我在看的动画,以及我在读的小说内出现:

1. 2007年7月,动画《绝望先生》的第一期开始播映。剧中那位老是嚷着「绝望啦!我对OO绝望啦!」,又总是想吊颈自杀的主角糸色望,其原型就是《人间失格》的作者太宰治。

2. 然后在2007年8月,小说《仰望半月的夜空》的中文版第五卷出版了。剧情提到男主角裕一在读《人间失格》。《仰望半月的夜空》里一直有出现不同的日本名著,因为故事的女主角里香待在医院的时候,嗜好就是读书。

3. 在同一个月,小说《文学少女(01)渴望死亡的小丑》的中文版也出版了。《文学少女》系列的特色,就是每集均会以一本文学作品,作为贯穿整个故事的题材。而第一集的文学作品正正就是《人间失格》。

其中以《文学少女》第一卷的阅读经验,令我对《人间失格》这本小说的印象最为深刻。在《文学少女》第一卷内出现的角色竹田千爱,自认自己不懂人心,缺乏生而为人应有的情感,觉得自己根本「不是人」。表面上她老是挂着笑睑,待人亲切;但实际上内心却极其冰冷,无法对人有任何牵绊。千爱对如此的自己感到羞耻,甚至想要自杀 — 如同《人间失格》里的主角一样。只是千爱在男女主角的阻止下,最后还是没有自杀就是了。

读着《文学少女》第一卷的时候,内心有着极大的震撼 — 天啊,故事里竹田千爱的感受,不就是每天在我脑海中盘绕的想法吗?我也像千爱一样,觉得自己无法和任何人扯上关系、无法对任何人产生关系,在任何的群体之内也是格格不入啊!于是在读完《文学少女》第一卷之后,我就下定决心,要把《人间失格》找来读一遍 — 那一定是「属于我」的书,那时候我想。

说穿了,那时候的自己就是个「中二病患者」,是个把「不擅长与他人交往」的事实擅自放大成「自己就是不容于世」这种滑稽的想法,如此可笑的一个少年人。顺带一提,会让我成为动漫迷的契机,就是我在那时侯追看了《地狱少女》这部动画。会看《地狱少女》的原因同样十分中二: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人性是充满黑暗了,所以我也要看一些在描述人性黑暗的作品,那些一般中学生在看的电视剧跟卡通已经满足不了我。不过说实在的,其实《地狱少女》这部动画也不见得对人性有什么很深刻的描写— 第二期的某些单元或许还算对「人性」这回事有比较深入的刻划,但其实动画内大部份的故事,都不过是在重覆「啊某人被坏人害得很惨了,那就让小爱跟她的三个愉快伙伴把那坏人狠狠地折磨一顿吧」这种剧情模式而已。

扯远了。总之过了不久,我就在图书馆借下了《人间失格》,还一口气就把它读完了。然后读罢此书后的感想,基本上和思兼相差不远:「世界有这么脆弱的人吗」、「这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吗」,以及最重要的这个感想— 不,我其实跟叶藏,跟太宰治,不是同一类人。

然后,我就十分自然地,发现自己就只是个患了中二病的普通人而已。明白自己的「中二」,往往就是踏出中二病的第一步。随后,我也渐渐不再自以为「不是人」。虽然花了很多的时间,我才勉强学懂不再自我中心,拙劣地学习与他人交往,但总算是慢慢地与中二的自己告别。

现在回想,或许我该感谢《人间失格》这本书才对。因为他让我以自己意想不到的方式,重新再认识自己一遍。或许和思兼一样,现在的我,已经可以重读《人间失格》这本书了。这次的感受会是怎样?我也十分好奇。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