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终点不是恋爱,而是成长-杂谈《龙与虎》

上星期,有一位朋友是这样评价《龙与虎》的:「它是近十年来最好看的校园动画,没有之一。」

如此评价,个人表示绝对赞同,更恨不得为朋友的这一说法按十万个赞。十年来,日本动画界确实也出过不少好看的校园剧跟青春剧,但唯有《龙与虎》,是能够让我投入这么多的感情于其中-追看着这套动画时,我会随着故事的转折起伏,由最初和剧中的角色们一同高兴、欢笑;以至后来的心痛、无力,到最后一起豁然开朗。十年来,能让我这么有共呜,和剧中的角色同呼同吸的动画,就只有《龙与虎》。

《龙与虎》为什么好看,为何会令人感动,其中的原因和理由,实在有太多东西可说了。只是这一次,就请容我以个人的角度出发,纯粹以自身的观影体验,去讲为何我会喜欢《龙与虎》吧。《龙与虎》的故事会令我如此深刻,其中的一大原因,是因为我初看这套动画时,也正值那种青春躁动的年纪。《龙与虎》于2008年播映,那年我也刚好踏进快要从中学毕业的日子,年龄和剧中的角色几乎一模一样。《龙与虎》的故事,我除了对在学校内会被三个美少女围着转这种好事没有共呜外,剧中一众少男少女们所面对的烦恼—犹其是那份因无法抓紧自我定位,而产生的不安与焦躁感—我一直都身同感受。那是萤幕前的我,正在共同经历的事情。

那时侯看《龙与虎》,最能让我产生共呜的角色,是川嶋亚美这个女孩。当初会有如此的想法,原因是觉得自己也和亚美美一样,有着看穿人际关系的本领,并为自己有着这份「不合时宜的成熟」而感到苦恼—天啊,我竟然真的写出来了,这想法真是超级中二…嘛,总之在自我意识过剩的中二病所驱使,自以为看破一切的我,就擅自代入亚美美这个角色了。

其实亚美美这一角色,在《龙与虎》里,一直都处于一个相当有趣的位置。《龙与虎》的故事,以龙儿和大河的偶然交集为开始:龙儿暗恋同班同学实乃梨,大河则喜欢班长佑作;前者在偶然间撞破了后者的恋情,结果只能被卷入其中,被迫帮助大河去追求真爱。《龙与虎》就这样以众人的恋爱为开始,讲述龙儿、大河、实乃梨与佑作四人之间的故事。在剧情中段才转学进来,后来才进入这个圈子的亚美美,注定要在这段复杂的关系中担任旁观者的角色。对早就习惯和各样的人打交道的亚美美而言,这盘暗藏伏笔的恋爱游戏,她老早就看不过眼。正如她往后忍不住吐真言,道破龙儿、实乃梨和大河之间的关系,就是一场蹩脚的亲子家家酒。

剧情的有趣之处,就是在于亚美美的想法,总是难以捉模。她对龙儿有意吗?似乎在一连串的事件后,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被龙儿改变,是对这男孩有几分好感了。但她想破坏这场家家酒游戏,并从中获利吗?看起又来不像是这样。她有很多能对龙儿表白的机会,但最后回避的,却又往往是她自己。这样看来,亚美美经常借各样动作,以近乎挑衅的方式,推动众人表露自己的真正心意的行径,就似是些毫不合理的举动了—她根本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但亚美美还是这样做了。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前后矛盾,但她还是这样做了。她想去做一些事情,改变令人不安的现状。但她却摸不清众人的底线,结果就只能焦躁地,放下某些挑衅性的行为与言语,然后期望某些事情会发生,最终为现况带来改变—无论是怎样的改变也好。亚美美会让人感到难以捉模,在我看来,是因为在那一刻,她自己也找不到最适合的说法,去界定自己那一刻的心理状态。

结果,亚美美还是能够为自己找到答案的。一半是因为她始终是个聪明成熟的女孩,而另一半则是因为她的幸运—在她身边,有着让她能够坦承相对的对象(龙儿),也有着让她明白到,当不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后,能为自己带到何种境地的朋友(大河)。故事到最后,亚美美坦承自己已把龙儿跟大河等人当作好朋友(因此愿意留在学校),并以最直接的方式,帮助实乃梨和龙儿对大河表白自己的心意。亚美美在最后,不再勉强自己装作大人,而是愿意以最坦率的方式,对待理解自己,珍惜自己的好朋友。

《龙与虎》以恋爱为开始,以「龙与虎」之间的爱情作结。但这并不代表,「龙与虎」以外的人在这趟青春的经历中就毫无收获。对自我有更多了解,并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拿着如此宝物,昂然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这不就是青春(剧)的真义吗?

剧中个人最喜欢的对白,是二十四集中实乃梨和亚美在目送龙儿与大河离开后,所说的这番对话:

 

「但是,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呢。在走廊上趺倒会流鼻血,在人生中趺倒则会流眼泪。」

「笨蛋,我们要谈人生还早着呢。今后的十年、二十年、六十年后,(如此的事情)还是会继续下去的。」

谢谢《龙与虎》,你让一个自我意识过剩,只懂躲在自动贩卖机中间的小鬼,不再自以为成熟。他已经学会变得坦率,并带着真诚待人的心继续走下去。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