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CLANNAD》教会了我,一个男孩是如何长大成男人

称《CLANNAD》为千禧年代里其中一款最受欢迎的美少女游戏兼动漫作品,相信没有多少人会对此有异议吧?赚人热泪的剧情、个性鲜明、有血有肉的角色刻划,均是这部作品的优秀之处,但《CLANNAD》厉害的地方可不止于此-在网络上,它还一向有着「《CLANNAD》即人生」的美誉。

会有这样的说法,是因为《CLANNAD》虽以校园作为故事的起始舞台,但其内容最终却贯穿了一个少年人如何在校园里得到成长、毕业后作为成人学懂自立,经历了爱情、婚姻甚至生离死别,并最终学懂如何放过自己、原谅至亲,以及怎样让自己成为一个称职的父亲。与此同时,《CLANNAD》这部作品也汇聚了处于不同年龄层、有着不同背景的角色,并以细腻的笔触描写了小镇里所发生的人与事。就是这些丰富、平凡但也深刻的人间小故事,让《CLANNAD》成为了人生一偶的缩影。

正因为《CLANNAD》的内容是如此的丰富,所以如果要我一口气把我在观赏这部作品时所感受到、所学到的东西全都写出来的话,恐怕会让这篇文章变成了万字文。因此这篇文章唯有忍痛割爱,只分享《CLANNAD》中最令我印象深刻,并最令我感动的两个片段好了—这两个片段,一是关于男主角朋也从校园毕业,踏入成人阶段;而另一个,则是关于经历过丧妻之痛的朋也,如何在五年后,重新明白到所谓作为父亲,其实是怎样的一回事。

在动画《CLANNAD ~AFTER STORY~》中,故事在进入中段时,开始讲述朋也从高中毕业,并正式投身社会,以「大人」的姿态开始工作的经历。「大人」两字,是这段故事的核心主题-自朋也从学校毕业,以成年人的身份开始出外工作后,他就一直希望自己会开始成为「大人」。但不论是渚的父亲秋生,还是朋也的同事兼工作上的前辈佑介,都将刚开始工作的朋也评价为「拼命去让自己成为大人的男孩」。这个评价引申至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所以,究竟怎样才能让一个人称得上为「大人」呢?出社会工作,能养活自己,就是「大人」的定义了吗?

而作者麻枝准,则借着角色佑介之口告诉我们,「责任」以及「承担」,是让一个人变成大人的关键。在朋也和佑介一同工作的时候,佑介是个虽然严厉,但同时也个称职而可靠的工作伙伴。但以往的佑介并不是这样的—他曾经是一个红极一时的摇滚歌手,在事业迈向高峰之际却迷失自我,从此一蹶不振。其后的他因粉丝的疯狂举动,尝试过再度上台歌唱,却已再无法再像以往般得到歌迷的支持,就连自己也无法接受自己在唱的歌。结果,佑介过着颓废的生活,并犯下了罪行,完全地陷在绝望之中。当时的他别无选择,唯有离开城市,回到自己出生并成长的小镇。而在小镇中,他遇见那个曾对她说过自己成为了职业歌手后,就希望对方能和他交往的女孩。「不放弃的话,梦想就一定能够实现的」,女孩这样鼓励了佑介。结果,佑介那时明白了—他是应该坚持唱下去的,不过现在他唱的,是只为那女孩一人而唱。

也就是说,佑介最后会变成一个这么可靠、成熟的大人,是因为他有了自己必须去承担的责任,以及必须去守护的人。这也是他纵使严厉,却在工作时会时常叮嘱朋也「关键是不要出什么事故,让你女朋友伤心」的原因。也当过不良少年的朋也,其成长经历其实和佑介有几分相似。剧中有两个片段令我印象深刻,一是在朋也在刚开始工作时,不小心让手中的器具从电线杆掉到地下;那时候佑介斥责了朋也,说如果当时是他心爱的人在下面的话那怎么办,而那时朋也立时想起了渚。第二个片段,就是朋也为了弥补自己在工作上的失误,最后放弃了在假期中和渚一起去学园祭的机会,而是决家留下和佑介一起工作。这两个片段或许不是故事的「催泪位」,但仍叫我印象深刻,原因是因为这些淡然的描写,让我看到朋也再度的成长—有了心爱、必须去守护的人后,朋也已经学懂去承担责任,成为真正的大人了。

对,承担责任、守护自己心爱的人,大概就是一个大人必须要做,必须要去完成的事情吧。而这不仅限于工作这回事上,当人生走进成家立室,生儿育女的阶段时,人所做的也大概是离不开上述的这两样事情。故事进入后半段,剧情讲述朋也跟渚正式成为了夫妇,渡过了一段温馨而愉快的新婚生活,过了不久后渚还怀了孩子…但结果,这却成为了朋也人生中,又一个沉重的转捩点。

天意弄人,在渚诞下了女儿汐之后,她也像是用尽了全身的所有气力一样,带着微笑地在床上睡去,并不再醒来。对朋也而言,这是他最害怕会发生的事情,也是一直潜藏于他心底里的梦魇,而这个恶梦,终究还是在他眼前发生了。对于已经看了三十多集动画,看着朋也如何从懵懂的少年一路长大至今,我觉得自己能感受到那时的他是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对在年少时已失去了母亲、因为父亲的缘故而在家里没有容身之所的朋也而言,渚是带他找到了新的家庭的人,是他心底里最爱护的家人,也是让他成为现在的自己的人。因此对朋也来说,渚的离去,就等同将他好不容易得到的新生再一次摧残一样,并将他完全地掏空了。

被掏空了的朋也,人生再度失去了方向。他只能终日以工作麻醉自己,让自己不再去想渚。她也不想见到汐这个亲生女儿—朋也不讨厌汐,对她更没有任何怨恨。他就只是单纯地,无法面对这个女儿而已。因为只要看见她,就会让她想起那自己不愿意面对的,心爱的渚在自己面前死去的经历。朋也在汐诞下之后,就一直将她交给古河夫妇照顾。直到汐五岁时,在一次古河夫妇的暗中安排下,朋也带上了女儿汐,开始了一趟回到故乡的旅行。

由在家里照顾女儿,到一直带着汐去旅行时朋也的态度与表现,就知道他其实并非不爱护自己的女儿,只是他仍旧无法放下对渚的心结而已。不然,他就不会在旅途上看到邻座吵闹的母子时,就忍不往发脾气,连汐问他自己的母亲是怎样的人的时候,又转头不去回答了。

但这样的心结还是必须解开的—不然如此,人就无法继续活下去。而解开一个心结的关键,通常还是落在「原点」之上:人必须找回那最原初的,令自己心底结疤的事情与原因,才能正视自己深处的伤口。而在踏进故乡,朋也遇见了自己的祖母的那一刻,朋也终于找到了自己「伤疤」—从祖母口中,朋也再一次检视了自己父亲的故事。他父亲的经历,原来和自己何其相似:在诞下朋也不久后,他的妻子就因意外而离世,剩下了自己与儿子。对朋也的父亲而言,妻子是他愿意付上一切的人,同样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失去了她,对朋也父亲而言,也是就像被掏空了一样。

尽管如此,朋也的父亲仍尝试过坚强地活下去:他奋力扛起了照顾儿子的责任,尽自己的能力去将朋也养育成人。为此,朋也的父亲奉献了一切,也同时失去了所有。而人也终归是软弱的—他已无法承受所有的压力与伤痛,开始崩溃、沉沦,甚至为儿子带来了伤害。儿子曾经痛恨他的父亲,但在那一刻,他哑口无言了。因为现在的他,已明白当年父亲曾经多么的痛苦、多么的难过,却也试过努力地,忍着泪地活下去。现在的朋也,明白到自己父亲的难处,学懂了体谅他。而更重要的是,他也因此得到了鼓励,想再次努力,去做好一个称职的父亲。

接下来的剧情,是《CLANNAD》的名场面,也是全剧中最令我感动的一幕。在花田中,朋也对汐撇开了自己的心胸,道出自己想在今后一直陪伴她左右,做回一个称职的爸爸。汐也同时道出了自己对爸爸的排念,也终于不用躲在厕所里一个人哭泣,而是能被父亲拥在怀里,放声大哭。两父女在花田中紧抱着对方,相视而泣的场景,实在无法令一直看着这两人一路走来的自己,一同为他们流泪。接下来朋也回到父亲的家里,第一次开口表示对父亲的爱,为父亲擦背,在送别父亲回乡时流泪,也同样是相当感动人心的画面。

其实,不论是朋也,还是朋也的父亲,这两人的故事,都是个能展现出父爱伟大的故事。这和我们一般听到的,那些温暖、光明、温柔的父爱故事不同,他们的故事是笨拙的、艰辛的、不如人意的,但却很真实,而且一样温柔。朋也和朋也的父亲都曾经软弱过,而且谁也无法为此而怪责他们;但可幸的是,《CLANNAD》的世界里所有着的一点温柔,是两人最终能在自己的孩子里寻回了爱,让他们能再次肩负责任、守护自己下一个最心爱的人。

谢谢《CLANNAD》,教会了我当一个大人、当一个父亲,是怎样的一回事。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