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与责任—《天元突破红莲之眼》的最后一课

「我们的钻头将能突破天际!」这是动画《天元突破红莲之眼》的其中一句名台词。剧中,由「大哥」卡米那到「钻洞的」西蒙,这句话语一直被传承着;由最初鼓励西蒙挖洞从地下村走到地上,到后来击败螺旋四天王的旗舰、钻破螺旋王的身躯,到最后打破反螺旋族所掌管的宇宙,这句话所代表的,就是主角西蒙及「大红莲团」众人所贯彻的信念— 就算眼前出现的,是看似不可能打倒的强敌与无法跨越的困境,也要凭着意志与气势,并发属于人类的可能性,创造奇迹。「我们比起一分钟前的我们更为进化,每旋转一回,就能稍稍往前前进一步,这就是钻头!」西蒙于最后一战中所喊的台词,总结了「钻头」在作品里的意义。

这个突破天际的钻头,在动画里一次又一次创造奇迹,打倒强敌,叫人看着就感到热血沸腾。但《天元突破红莲之眼》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这套动画本身,也像剧中的机械人红莲螺岩以及它身上的钻头一样,一直突破自己的类型限制,在热血机械人动画的浪漫与情怀之上,还要讲一个更有深度的故事。作为一套机械人动画,它的战斗已经足够热血,西蒙的成长故事已经足够励志,无论配乐作画到声优的演出都有着极高水准(嘛,除了那充满争议的第四集之外吧) ,原本观众们就对动画的表现大感满足。偏偏制作群却不甘在此停步,再用了半季的篇幅,讲一个英雄落难与再起的故事,探讨战斗的意义、何谓正义与对错,并追问有着「螺旋力」,亦即是有着无限潜能的人类,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与包袱。《天元突破红莲之眼》的故事,亦同样「每一分钟都在进化」,层次不断提升— 却又从没失却作品的核心主题,一直为观众献上最精彩的机械人战斗,以及热血的浪漫。

2007年4月1日,《天元突破红莲之眼》于电视上首播,它是这十年来个人最喜爱的机械人动画。(注:此文写作于2017年)

上文提到的故事转折,于动画第十七集,也是故事第三部「怒涛编」开始。西蒙带领着大红莲团,成功将螺旋王打倒,把人类从地底下解放,终于能够回到地上生活。转眼七年已过去,荒芜的土地上已建造了繁华先进的都市,西蒙亦由大红莲团的领袖转而成为政府的总司令。只可惜好景不常,螺旋王死前的一句「当大地上有一百万只猴子的时候,月亮会化身为地狱的使者,毁灭螺旋之星」,原来是警示着当地球有一百万名人类聚居之时,反螺旋族就会视人类的持续扩张为威胁,发动埋藏于月球的人类歼灭系统,对地球施以毁灭性的攻击,也就是它们眼中的「绝对的绝望」。当天高压统治人类的螺旋王,原来是地球的守护者;昔日解放人类的英雄西蒙,今天却成了招致地球毁灭的罪人。《天元突破》给待在电视机旁的小朋友上的第一课(动画的首播时间是星期日早上八点半),就是所谓的正邪,原来不一定是简单易懂的黑白分明;正派与反派的位置,随时都可以被逆转。

至于《天元突破》要上的第二课,则是在单纯的正义之战以外,世上还存在着复杂又难懂,名为「政治」的东西。群众面对自己的家园将要被毁,情绪很快就由不安转化为愤怒,并把情绪发泄在战斗时差点伤及平民的西蒙身上— 虽然他最终所伤到的,其实也只是市民的财物而已。眼看不满情绪渐渐投射在政府之上,担任辅佐官的罗修当机立断,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西蒙身上,自己则趁机自立为新任总司令,向群众宣布将追究西蒙责任,判处死刑,然后同时宣布会分别将人类领到地底及战舰上避难,向民众呼喊「我们一定会活下去」,一下子就获得了大众的支持。那个将西蒙判处死刑的所谓法庭,实际上却是完全由罗修掌控,以「必须有人负起责任,平息民众的骚乱,以顺利进行避难计画」为理由,进行赤裸裸的政治审判。如同罗修七年前出走的那个村落一样,以「众人的生存」为由,祭司以虚假之神的名,自行决断何人必需要离开村落,必需去死。昔日祭司交给罗修的,那本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经卷,在七年后,则化为了任由罗修去演绎与使用的法律。「必须有人站出来划出界限,这就是政治」,罗修如是说。

当然随后我们都知道,这幕看似卑鄙的夺权大戏,其实罗修也是忍着痛而造的,他并非被权力欲冲昏头脑,而是真心相信唯有「划出界限」,才能拯救人类。

给观众们上了关于「正邪」的一课后,接下来《天元突破》所给出的考题,就是让我们思考罗修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否因为正与「英雄」跟「主角」西蒙对着干,就意味着一定是错误。

现在回看这段剧情,最令我感慨的,就是这部十年前的动画,原来已经在讲关于「世代之争」的故事。不同于大红莲团当年的领袖与英雄们,以罗修为首的新政府少壮派,早已经为螺旋王的「一百万只猴子」遗言做好准备,秘密研发以他的记忆与数据所构成的生体电脑,以应对将会发生的灾难。就在罗修的辅官一边祝贺生体电脑的开发成功,一边不忿西蒙与市民大众们都过和平日子过傻了,只有罗修一人支撑着政府时,罗修是这样回答的:「不是只有我一人的,还有你们年轻一代在撑着」。

罗修口中的「年轻一代」,实际上又是怎样的一代人呢?简单归纳的话,就是著重归纳与分析,相信总结眼前的状况,并随之作出相对应行动,才是最理性又最具效果的一群人。作为双胞胎哥哥的吉米,在战斗中质疑过原型机怎会比经改良的量产机优胜,背后就是以如此思想作支撑。当然罗修随后提出的避难计画也是如此,那是在可计算范围之内,无可否认地最为明智的选择。如此「理性」又「以结果为优先」的想法,恰恰与七年前的大红莲团的信念正好相反— 若果真的这么「理智」,又从可见的结果去作计算的话,那卡米那和西蒙从一开始就不会走到地上,随后大红莲团也不会选择挑战螺旋王了。但值得留意的是,在贯彻自己的信念之时,「年轻一代」的人们却也能够像前辈们一样无畏无惧。奇侬自愿绑上炸弹,随同已被判死刑的西蒙一同乘红莲螺岩去战斗,就是个好的例子。奇侬其后甩了前来斥责罗修的哥哥奇坦一巴掌,骂道「哥哥对罗修根本不了解」,就是给予上世代的「英雄」们的最传神回应。

当然,始终《天元突破》的主题是「螺旋力」,讲的是人类有着无限的潜能,结果故事自然还是会倒向「不作计算,勇往直前」的西蒙一方。反螺旋族的人类歼灭计画,比罗修所想像的还要有更大的破坏力。看着计算结果预示着地下避难所也将要被坠落的月球所摧毁的,此时罗修也只能感到绝望,哀叹「神到底要考验我们到什么地步」。罗修的这句话,呼应了他还无法脱离七年前,在那抛弃自己的地下村里所孕育的命运观,而这也是他和大红莲团众人的最大分别— 这班人是不会畏惧「神」的。在再强大的对手面前,他们也会不顾一切,只为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与物,作最无谋的战斗。只是这场无谋的战斗,最终却拯救了人类,带来罗修也无法计算到的最好结果。

对罗修来说,这自然是最沉重的打击。自己的选择不但无法拯救人类,甚至还差点亲手把大多数的人杀死,这样的罪名是他无法承受、无法面对的。纵然无论是萤幕前的观众,还是萤幕内坚持战斗的西蒙,都同意罗修已是在可计算的结果之内,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罗修还是为自己的决定自责不已,甚至打算因此而终结自己的生命。对于同情罗修的自己而言,剧情里最令我欣慰的,就是编剧没有打算否定罗修的选择— 就在罗修准备自杀之时,西蒙成功用螺旋力赶到他面前,成功阻止悲剧的发生。西蒙用上了当年卡米那对他说过的话,鼓励了当时的罗修:「去相信你所相信的自己」。原来这句话,除了鼓励拥有螺旋力的人勇往直前之外,对着走上不同道路的人,也是能够包容其中。「你做了我所做不到的事情,那不就行了吗」,那个高呼过「我不是大哥,我就是我」的西蒙,是不会强迫所有人也与自己一样的。

随后,在历经同伴的牺牲,以及乘着试炼一次又一次地自我进化的大红莲团,终于在宇宙的角落里找到反螺旋族,并展开最后的决战。继「正邪」这一课题之后,《天元突破》再次挑战我们的,是关于「对错」的观点。连最后的敌人反螺旋族,它们也难言是邪恶,充其量也不过是和西蒙有着不同的理念,相信不受控制的螺旋力最终只会招致宇宙的毁灭,所以才要歼灭拥有螺旋力的人们。而且它们的信念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反螺旋族甚至愿意封印自身的肉体与进化的可能性,贯彻始终地高举「反螺旋」的信念。面对如此的敌人,西蒙最终虽以「突破天元」的螺旋力战胜对方,但同时也承诺,将会保护好这个宇宙,「人类还没有这么愚蠢」,西蒙这样说。

台词说起来是帅气的,但道理实践起来却是沉重,又难免令人感到悲伤。西蒙最后信守承诺,没有滥用螺旋力,让原本注定要消逝的妮亚,最终也跟随着命运的步伐而消失。「西蒙不是神」,庸子这样说。《天元突破》给电视机旁的小朋友— 以及大朋友们— 上的最后一课,就是假以时日,若你手上握有无上的权力、为所欲为的能力或是掌握一切的才能之时,也要记住与此同时,你也要背负同等的责任与包袱。

正是这一个结局,让我对《天元突破》这部动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再重看这套动画,其故事亦是叫我再三回味。看过这部动画的人,相信已经无需我再多费唇舌作推介了。若你还没有看过的话,我要说的话就只有一句:无论你平常对机械人动画有没有兴趣,《天元突破》还是值得一看的。因为它不单是这十年来不可不看的机械人动画,它还是这十年来不可不看的动画。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