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无法成为「上低音号」的女孩 — 《吹响吧!上低音号》里的田中明日香

「那你也拒绝去当部长吧,这不就好了吗?」

虽然明日香回答的时候是面带笑容,但始终藏不住埋在镜片之下的锐利目光。

那是在动画《吹响吧!上低音号》一期第七集中出现的对白,当时的剧情是这样的:久美子的青梅竹马,并且是三年级生的小葵,因为无法应付繁重的乐团练习以及沈重的学业,最终决定舍弃作为兴趣的前者,在同学面前宣布退出乐团,并在练习途中拂袖而去。身为部长的晴香见状就追了出去,拼命想挽留这位在过去一年一同奋斗过的同伴,但最终还是无法成事。

望着离自己而去的小葵,由上年开始就一直累积着巨大压力的晴香,结果也终于忍不住在久美子面前崩溃,哭诉自己根本无力肩负部长这重任。从课室追过来的明日香,在看到如斯模样的晴香后,反倒开始说起教来,说她不改掉情绪不稳的坏习惯的话,就无法当一个称职的部长。这时候晴香忍不往质问明日香,既然如此,那由你去当部长不就好了吗?自己就是因为明日香拒绝了,才不得不当上部长啊。面对冲着自己而来的质问,明日香就说了上述的那句对白。

听罢明日香的回答,晴香就只能默默地低下头,再也说不出任何话语。

「你也拒绝不就好了」,这句话乍听之下是理所当然的正论,但回头再看吹奏乐部在这一年间那百废待兴的境况的话,就会觉得明日香所说的,其实与风凉话无异。如果没有人愿意在这时刻,肩负重任去担任乐团的领袖,在撕裂过后担起困难的重建工作的话,那这个吹奏乐部早就已经完蛋了。在此刻享受着复兴成果的明日香,却对晴香说「你也去拒绝不就好了」,实在会让人觉得她只是在说风凉话而已。

说出这句话的明日香,无疑有着可称得上是自私的一面。只不过,如同《上低音号》里很多的角色一样,每个人在故事里,都有着多种不同的面目— 在某个角度来看,或许只会觉得她是个坏人;但同样的人在别的处境里,却会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一面。那么这个田中明日香,又是个怎样的女孩呢?


「因为她很帅气呢,作为一个演奏者,能那样心无旁骛地专心演奏。」

在晴香面前,香织毫不掩饰地,道出自己对明日香的崇拜。

同样是一期第七集中出现的对白,剧情承接上述的「小葵退社风波」,心力交瘁的晴香暂时无法参与吹奏乐部的练习,只能留在家中休息。同样是三年级生,兼且是晴香和明日香的好友的香织,就来到了晴香的家探望对方。在和晴香聊天的时候,香织十分自然地,说出了上述对明日香的评价,晴香也对表示赞同。

有趣的是,这段对话的脉络是这样的:香织首先向晴香提到,在对方不在的期间,明日香有好好履行副部长的职责,带领乐团进行训练(可见明日香其实还是有责任心)。然后话题转到明日香不愿当上部长的原因 — 「她其实『无法答应』去当部长」。言下之意,就是明日香心知在这个时刻接手担当吹奏乐部的领导,就等同把巨大的困难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因此她「没有这样做的勇气」。然后香织就称赞当上了部长的晴香,其实是个很有勇气的人。

这句「无法答应去当部长」实在是可堪玩味。只看这部份的话,大概会觉得香织是在批评明日香不负责任,是个不愿肩负重任的胆小鬼。但结果却刚好相反,她接下来称赞这样的明日香「很帅气」,因为她正「心无旁骛地专心演奏」。也就是说,正因为明日香没有当上部长,结果才能够展现如此「纯粹」,并令人倾慕的姿态。

事实上再看明日香自身的言行的话,就可以明白她自己确实也是这样想。当晴香再次回到吹奏乐部,重新带领乐团练习的时候,明日香在台下说了这一句:「拜托你接下来要拿下全勤奖啊,我可是为了能和乐器一起嬉戏才待在这里」。类似的话在二期第三集也出现过,在合宿期间,久美子特地找上了明日香,想要和对方单独谈话。明日香当然猜到这是关于希美与霙的事情了,于是就叹了一口气,回道「我希望认真的就只是演奏就够了」。从以上的对话可见,虽然表现出来的行为有时侯显得冷漠又自我中心,但明日香同时也是真心地,只想专心于演奏之上,而对这些人际关系的麻烦事感到厌倦。

在故事前期到中期,久美子经常说,她分不清明日香的话语中,「究竟那些是本音(真心话),那些才是建前(客套话)」(这句对白分别在一期第十集以及二期第四集中出现过)。把这句话反过来解读的话,当明日香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的时候,那就是最能洞悉明日香的内心想法的时候了。

那是一期第九集的剧情:川岛因自觉自己需要为叶月的失恋负责的关系,所以在练习时心绪不宁,表现大受影响。得悉川岛原来是因恋爱的事情而无法专心练习后,明日香难得地板起脸来,说道如此事情实在无关紧要,并走出课室独自练习。虽然部内的前辈们说明日香讨厌练习时间被浪费掉才会如此生气,但我想她口中的那句「无关紧要」也不是说假的-自己倾出了所有气力,专心一致想要达至的完美演奏,竟要被别人的恋爱这种小事而破坏,大概才是明日香为之不忿的最重要理由吧。

然后这样的事情,同样的话语,在往后的故事又再出现了一次。


「不过霙的性格也很自私呢。人类呢,还真是以利己为准则而行动的生物呢。」

那是二期第四集中出现的对白。经历了一轮霙、希美与优子之间的风波后,仿佛要为整件事情做个总结般,久美子和明日香在课室里有一段短短的对话,然后明日香说了上述的话。如此直白,甚至称得上刻薄的说法,让久美子感到浑身不舒服。

在那一刻,明日香没有隐瞒自己的不忿以及不耐烦。在明日香眼中,无论是究竟该由香织还是丽奈担任独奏,还是希美缠着要重回吹奏乐部也好,这两件事情,都是些令人厌烦,并且是「无关痛痒」的闹剧。

在这两件事情中,明日香一直都把「不」字挂在口边 — 在香织跟丽奈争夺独奏之位时,她不愿对谁是更适合人选作出表达。在希美执意要求重回吹奏乐部时,她也断然拒绝。两件事情的共通之处,在于明日香的「不」,都只为维持乐团的稳定架构。无论最终是香织还是丽奈负责独奏,对明日香而言大概也是一样的事情,因为两人都居备着相当的实力,她去表态的话就只会为乐团徒添纷争而已。拒绝希美的回部请求,也正如她对久美子解释,只因不想让霙再次崩溃,令乐团失去了唯一会吹双簧管的成员。不表态、不批准,都只为着同一个目标:让乐团能以万全的状态运作下去,并进军全国大赛。

也因此,明日香并没有以对霙的揶揄,作为整段对话的完结。在最后,明日香收起了笑脸,严肃地对久美子这样说:

「一起去全国大赛吧。」

这就是明日香唯一的愿望。


「一切都是为了私欲,结果就是这样了。这就是所谓的报应了吧?」

然而,这唯一的愿望,最后却在明日香的眼前遭到毁灭。「这就是所谓的报应了吧?」,明日香语带嘲弄地这样说。只不过这次她揶揄的对象,是她自己。

那是二期第九集的剧情,故事中一直无法参与吹奏乐部练习的明日香,却以教对方功课为名义,邀请久美子来到自己的家。在这段独处的时间里,明日香终于道出了自己的过去、家庭背景、她喜欢上低音号的理由,以及她想进入全国大赛的原因— 她想在已经离开了自己,却同时也带领了自己走上了音乐之路的父亲面前,进行上低音号的演奏。

但结果,如此的事件在那一刻,似乎是无法成事了,因为那「一生都无法取下的枷锁」 — 这是明日香的说法,说的是她的母亲。

在整部《上低音号》动画里,明日香的母亲只在萤幕前出现过一次,而编剧花田十辉也只透过这短短的几分钟,就让我们明白到明日香正身处一个怎样的「两难处境」。那是二期第七集的剧情:明日香的母亲亲自来到学校,在泷升老师面前说要让明日香退出吹奏乐部。就在双方正争持不下,而明日香的母亲要求明日香亲口说了自己想要退部的时候,她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妈妈,我不想退部…」

明日香的话还没有说完,明日香的母亲就打了她一巴掌。但事情却没有这样就完结,就在明日香的母亲狠狠地训斥了明日香一顿之后,她却像是突然发现自己做错了事一般,又开始眼泛泪光,对着明日香道歉。明日香似乎已习惯了母亲情绪上的大起大落,就只能借这机会,带着母亲离开学校了。

从这一段经历,我们可以明白明日香的「两难」。一方面,母亲有时候不顾自己的意愿,「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亦因此擅自以会影响学业为由,要求对方退出吹奏乐部。但另一方面,这个在发脾气过后,又始终懂得认错、道歉的母亲,明日香又明白她始终是爱着自己,并且「毕竟是她把我抚养长大」的,所以又无法断然拒绝对方的要求。对方一方面绑缚着自己,另一方面又爱着自己,这就是明日香正面对的「两难」。而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屈服于如此的「两难」之下,放弃高举自己的愿望。(顺带一提,同样的「两难」也套用在她与香织之间的关系。沿用同一套理解方法,就能明白为何香织擅自替明日香绑鞋带时她会板着脸,但其后又会向久美子炫耀对方送给自己的礼物。那句「香织很可爱吧」,是由衷之言)

在如此的境况下,就出现了明日香口中的「报应」。昔日自己为了让吹奏乐部能继续顺利地运作下去,而把希美拒诸门外;如今轮到自己成为了吹奏乐部的阻碍,那么她也只能把自己从乐团中剔除了。理性的明日香依旧没有做错,只是这份理性的残酷,如今轮到明日香尝到其滋味而已。

可幸的是,热爱着上低音号的明日香,最终也遇上了那个「像上低音号一样」的女孩 — 也就是黄前久美子,为自己带来了拯救。


「学姐你才是,为什么要装作成熟呢?为什么要表现得像什么都懂一样,觉得自己就是特别的呢?明明学姐你也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

我希望明日香学姐能站在全国大赛的舞台上,我想在那个音乐厅和学姐一同演奏,我想听上低音号的演奏…」

在「理智」的明日香面前,她根本无法辩倒对方,无法用「成熟」的言语说服对方回到吹奏乐部。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装著成熟好了 — 就用最真诚的话语,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全都说出来吧。就算是幼稚,就算是她个人的愿望,根本不顾大体,但那又如何呢?她只是遵循了姐姐麻美子的教诲,趁着还有青春,不让自己后悔而已。我们还有「不成熟」的机会啊,何不让自己任性一次呢?

这是明日香的第一次失算。这个有着「上低音号感觉」的女孩,竟有着比自己想像中还能够打动人心的能力。听罢久美子在走廊上奋力的呐喊,她终于忍不住露出「不愿让久美子看到的表情」。在这一刻,明日香终于脱下了「枷锁」 — 不只是从母亲而来的那种枷锁,还有的是强迫自己一定要「成熟」的那份枷锁 — 并诚实地面对自己。

明日香的第二次失算,则来自夏纪身上。当明日香终于能够重返吹奏乐部,从夏纪手上拿回到全国大赛上演出的机会时,她以歉疚的表情说了一声「抱歉」。但换回的,却是夏纪脸带笑容的如此回答:「我一直在等明日香学姐回来」。这时候,明日香再次露出惊讶的表情 — 这时候她才发觉,原来人性可不如她想像般这么「自私」、「利己」,有时候也有着不带计算的爱。亦因此,才有她在二期十一集的这句感言:「我稍微变得成熟点了」。这次的成熟,是真正的成熟。

结果,明日香总算在最后达成了心愿,踏上了全国大赛的舞台,并在最后得到了父亲的赞赏,故事以近乎完美的方式落幕。当然,故事里明日香能以不违背自己信念的方式去参加全国大赛的原因,同时亦是因为她在模拟考中取得了令母亲满意的分数,令对方放行,最终没有成为乐团的「阻碍」,结果也就能安心地参加全国大赛了。明日香自身的努力,也是不能忽视的一个因素 — 当然若要挑剔的话,我会说编剧在这一方面的描写,就显得有点薄弱了。

「然后,下一首乐曲开始了。」

这是《上低音号》动画中,每集在最后都会由久美子说一次的独白。不过这里想要谈论的集数,反而正正是没有这句对白的那一集,也就是二期第十三集。不过,其实也用不着把这句话说出口了,因为剧情已经把其中的寓意,透过明日香把乐谱送给久美子的这一行径,表现了出来。

那份乐谱的曲名是这样的:「吹响吧!上低音号」。

在二期第九集的最后,明日香在河边对久美子说,她「很有上低音号的感觉」,而相反地,她就认为自己没有如此的感觉。其实怎样才是「上低音号的感觉」呢?故事里并没有借角色的口明言个其中的含意,但我却认为可以从上低音号这件乐器在乐团中的位置,去理解这一种特质。

上低音号是属于低音部的乐器,扮演着支撑其他乐器的角色。若以整个乐团的演奏来看,上低音号的音色并不突出,也不如小号般有独奏的机会,是个十分「低调」的角色。但它虽然「低调」,整个乐团却不能没有上低音号,没有它作为支柱,整个乐团就会分崩离析,无法再演奏下去。

这样看来,明日香的确一点「上低音号的感觉」也没有。她是众人眼中的完美化身,就算她不愿高调,也无可避免地太突出了。她尝试过像「上低音号一样」,支撑着整个乐团,但她却只懂得使用具破坏性的手段,始终无法成为令人安心的支柱。

相比之下,久美子就成功当上「上低音号」了— 她一次又一次,为着乐团的成员们奔走,伸出援手,以温柔的方式为众人解决困难,希望能以最圆满的方式,让乐团能和谐地运作下去。或许她并非每一次都成功,但至少,她已经具备了如此的特质。终有一天,会成为乐团中未必最显眼,却不可或缺的一员。

明日香的临别礼物,如同对久美子留下最后寄语:我无法做到的,就让你继续去完成吧!终有一天,你也能够吹响属于自己的「上低音号」音色。

然后,下一首乐曲就开始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