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游戏 — 杂谈《终将成为你》第6–9集

「我们已不再是小孩子了。还在玩这种恋人游戏,不太好吧?」

那个闯进了沙弥香生命,让她尝到了恋爱滋味的前辈,只留下了这一句话,然后就离开了她。

《终将成为妳》的动画第7集,剧情从沙弥香的角度出发,描述了她对灯子的那份超越友谊的情感。如此的剧情展开实属意料之内,故事中最令我在意的,反而是上述那段沙弥香于初中时代的经历。

故事如此描述沙弥香的过去:沙弥香初中时于一间女校就读,某天,她被一位前辈告白了。由最初觉得女孩子之间的恋爱很奇怪,到最后沙弥香也慢慢地喜欢上前辈。但随着前辈升上高中,两人渐渐疏远,这段短暂的爱情也随之告终。

「那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而已。毕竟我们都是女孩子…对吧?」那位前辈如是说。

这段短暂的爱情故事,充满了古典的百合作品的既视感。现今被称为百合的这种动漫作品类型,其源流之一普遍认为是于大正至昭和年代风行的「S小说」。作为少女小说的类型之一,「S小说」中的S是指Sister,故事主要描述女学生之间情同姊妹的亲密情谊。吉屋信子于1916年开始连载的小说《花物语》,以及1938年出版的川端康成小说《少女港》,就被认为开创了「S小说」的先河。于1998年开始连载的百合小说《玛莉亚的凝望》,亦继承了不少「S小说」的元素。

「S小说」的内容通常会囊括以下几点:1. 故事以女校为舞台2. 描述前辈与后辈之间的同性情谊,通常是精神上的爱慕3. 这份亲密的关系亦会随青春期的完结而结束。何时为之「青春期的完结」呢?毕业就是一个最常见的标志。毕业意味着脱离学生的身份,承托着姊姊情谊的场域与身份,也随之而一并消失。结果,故事也就自然地落幕了。

沙弥香的过去,有不少细节都与上述的「S小说」元素吻合。剧中二人由牵手、为对方理顺衣领到亲吻,作者有心的话,大槪也可以发展出一段唯美浪漫的S系故事。仲谷鳰特意如此描述沙弥香的过去,一来可视作对古典百合作品的互文,二来也为这类故事延伸另一种可能性— 如果故事没有随「青春期的完结」而告终,还要继续写下去的话,又会留下怎样的光景呢?

这就是沙弥香的境况了 — 「明明就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现在的她,已经无法回头。

明明立意不再喜欢上女生,却对眼前的灯子一见钟情,如此的境况令沙弥香感到困惑、不知所措。这时候,作者安排了店长儿玉都登场,告诉沙弥香两件事:女生间的恋爱不只是「小孩子的游戏」,而她也可以更喜欢自己。

虽然沙弥香心里肯定自己是喜欢灯子,但她始终害怕,害怕身为女生却喜欢着别的女生的自己并不正常。察觉到店长和理子老师有着超越友谊的关系以后,沙弥香决定鼓起勇气,开口向店长确认。而店长的大方承认,以及那理所当然的态度,也让沙弥香先松了一口气 — 原来,不是只有「小孩子」才会这样彼此相爱。某程度上,这也是《终将成为妳》首次较直接地,处理关于同性恋爱的议题。作者有意的话,理子与店长的故事可为这部作品带来另一层次的面向。

当然到目前为止,《终将成为妳》的故事比较关心的,始终还是剧中女孩们的个人问题。所以这段剧情最重要的意义,还是在于店长对沙弥香的这句肯定:「妳是个好孩子」。不用把太多的负担放在自己身上,也不用太钻牛角尖,以「自己的私欲」去否定那善待心上人的温柔。妳比自己想像中还要善良 — 这就是店长想要对沙弥香说的话。

这里不得不称赞一下作者刻划角色的功力。店长这个角色,在当时其实还没有太多的戏份,但仲谷鳰只借着这几句对白,就已经点出店长那成熟稳重的一面,令人对这角色留下深刻印象。

店长的这一番话,当然没有解决沙弥香面对的难题了 — 说到底,究竟应否对喜欢的人表白自己的感情这回事,其实又有谁可以替当事人决定呢?更重要的是,是要让眼前的女孩,不再被过去所困,并更有自信地活下去。

也因此,当第8集的剧情中沙弥香再遇前辈,并面对对方的道歉时,她已经能这样回答了:「某种意义上,我还很感谢你」。然后挽起了灯子的手臂,对前辈说声再见,作为告别 — 当然,也是对自己的迷惘告别。

挽手,然后被灯子主动牵起了自己的手,两人的距离拉近了。虽然离更亲密的关系还有一段距离,也还未肯定该怎样面对自己的情感。但现在的沙弥香,至少在此时此刻,已经能够更自在地走下去了。


「我是不会喜欢前辈的」,侑这样说。但明明她心里,却想要喜欢上眼前的灯子,抚平躲藏于内心的寂寞。

「侑,请妳一定不要喜欢上我」,灯子如此默念。但不能自拔地喜欢上眼前的侑的,却是她自己。

《终将成为妳》的动画第6集,以这两段充满矛盾的告白与白自,作为该集故事的结尾;亦标志着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也同时步向了更复杂,更混乱的局面。两人口里所说,心里所想的,表面上正自相矛盾,但实际上也唯有如此,才能让两人能心安理得地,继续待在对方身旁。

侑的那句「我是不会喜欢前辈的」,是当下最合理的回答。灯子既不喜欢「原本的自己」,同时也不喜欢她正扮演着的那「众人都喜欢的自己」,因此侑的这句话,以及她那愿意包容灯子一切的温柔,就正是灯子最需要,最渴望的东西了。而灯子既然抱持「『喜欢』是束缚的语言」这一想法,也一直因此而受尽折磨,那么她希望自己喜欢上的人不要反过来「喜欢」上自己,也就自然是合理了。

对,一切的反应都是合理的。但与此同时,也令两人之间变得无比敏感,亦无比脆弱。口里说着「不会喜欢前辈」,但实际上侑就是想要喜欢上前辈,才会把这句话说出口。「请妳一定不要喜欢上我」,但与此同时,灯子却毫不保留地将自己的爱意倾注于对方身上。难道她以为,这样的爱就永远不会唤来对方的回应,最终让对方也授以自己同等的爱恋吗?

因此,二人的所作所为,其实正带领她们进入一场「危险的游戏」 — 她们必须小心翼翼,才能维持这种夹杂矛盾的微妙平衡,让两人的关系得以维持。而一个微小的差错,大概就足以让这段关系,从此分崩离析了。

所以在往后的剧情里,二人的互动纵然变得更为亲密,但同时也潜藏暗涌。就好像第8集中,当侑正在为灯子擦头发时,说漏了嘴的那句「高兴」一样。灯子那一下变得暗淡的眼神,仿佛就像在质问侑,为什么你会觉得高兴一样 — 平常我对你撒娇,你不是一副不情愿却又拿我无办法的样子吗?为什么现在却会由心而发地这么高兴呢?两人都察觉到了那种快要「越界」的危险,于是侑唯有拼命打圆场,掩饰自己的情感。唯有这样,二人的关系才能继续下去。

可惜的是,「越界」与否只是迟早的事,因为两人已渐渐地,都开始无法控制自己情感与情欲了。就在灯子要求侑下次要主动亲吻自己以后,侑的感情就再次被挑动,并将要跌入无法控制的局面。侑在和槙对话的时候,再次强调自己无法喜欢上任何人,其实并不是想要对槙说谎,而是想要对自己说谎。与其说是在和槙倾诉自己的想法,还不如她不过是在自言自语,试图说服自己不会喜欢上任何人而已。

但这是徒劳无功的。无论是她在槙面前流露的寂寞神情、不能自拔地细察着灯子,到在体育仓库的时侯强行抑压自己不吻下去的时候,都正在向自己宣告如此的事实— 她快要无法制止自己,去爱上眼前的灯子了。

结果,侑始终没有主动亲吻灯子,这种灯子说着「很像侑的作风」的结局,对这段敏感又脆弱的关系而言,已是最好的结局。只不过,当灯子的吻深深吻进了侑的嘴以后,两人其实已再次跨越了一条界线,无法再回头了。

危险的游戏只会继续下去。若要比喻的话,两人的关系已是拔掉刹车的火车,正以猛烈的速度奔驰,没人能停下它,亦没有人知道它最终会走向何方。《终将成为妳》往后的故事发展,我十分期待。

前五集的感想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