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游戏是唯一的胜利方法 —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姊》是一部优缺点都十分明显的动画。

其缺点如同很多轻小说改编的动画一样,为了在有限的时间把更多的故事做完,就唯有略去故事里的大部份细节,亦不会花时间铺陈剧情的高低起伏。于是在整部《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姊》里,有一半的情节都只能如流水帐般快速地说完,完全没有预留足够的时间作蕴酿。于是整集看下来,就有种被编剧强行填塞了大量剧情的感觉。是明白在演什么,但看完根本没有多大的满足感。

至于优点嘛,就是这动画的制作群至少懂得拿捏分寸。一方面它赶剧情的时候显得毫不犹豫,但另一方面也留有余地,尽量把最多的时间留给各个章节的高潮部份。而这一部份,通常都落在各章节的最后一集,也就是我们的男主角咲太,为剧中的少女们解决烦恼的段落。而这些段落,也是整部动画中我最喜欢的部份。

我会喜欢《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姊》,很大程度是因为咲太这个角色。在整部作品中,受「青春期症候群」困扰的女角们,其烦恼根源要不是出于人际关系,要不就是来自他人对自己的期望。亦因此,咲太肯定是最适合去为女角们解决烦恼的那一人 — 因为他就是最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的那位。

升上高中以后,咲太就不打算玩名为「群体」的游戏,亦因此对别人的目光毫不在意。就算「住院事件」影响着他在学校里的声誉,他却连到网上看看别人怎样议论自己也没有兴趣;就算好友的女友因此前来找碴,他也毫不在意地打发对方离开。双叶提到咲太曾说过,「和这种气氛搏斗愚蠢至极」,因此他亦不打算浪费时间去和这回事纠缠。尽管如此,虽然他懒得为自己而战,但当他决意为身边的女孩们战斗的时候,这个不玩「群体游戏」的男孩,战斗力就特别惊人。为了让麻衣在学校中重获存在感,于是他就在校园内放声告白,誓要让每一个人都知晓她的存在。为了让对方不再造谣攻击古贺,就在公众场合以最侮辱的方式击倒篮球部的学长,毫不在意对方在校内的势力。只有咲太这个不理会「气氛」的人,才能干得出这种事,并随后为女角们带来拯救。

咲太为女角们解决烦恼的方法,说穿了就是这一招 — 劝她们不要再理会他人的目光,以及别人的期望了。唯有退出名为「群体」与「期望」的游戏,做回那真正想做的自己,才能得到救赎。我最喜欢的一段剧情,是第8集中咲太和双叶之间的这段对话:

「你就算讨厌自己也没有关系,我也是抱着『反正也就这样了』的心态活着的。」

「真不愧是梓川呢。一般在这时候,不是该说『慢慢喜欢上自己就好』、『双叶你也是有很多优点』之类的话吗?」

「这种积极的活法也太累人了吧?」

对,硬要让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也实在是太累人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接受那不完美的自己,然后成为真正想做的自己。如同麻衣可以不用再配合周遭的气氛而成为空气、古贺不用为了害怕孤独而回避学长的告白、双叶不用为了得到别人的注目而出卖身体,和香不用为了满足母亲的期望而成为最瞩目的偶像。她们到最后,都透过退出「游戏」,放过了自己,成全了自己,并在最后拯救了自己。

故事的设定「青春期症候群」,剧中一直以量子力学去解释其衍生现象。这样的说法当然是伪科学,以科学角度太认真理解的话,就真的是认真便输了。但作者为何偏要用上量子力学,其用意倒是不难明白 — 故事里引用量子力学的时候,很多时都会强调透过他者的观测,「青春期症候群」现象才会产生。也就是说,唯有将「观测的他者」排除,才能让「青春期症候群」不再于自身上出现。

抗拒他者的目光,做回真正的自己 — 这部作品想要表达的道理,虽然说来容易做起来困难,但其内容也因此温柔无比。这样的青春剧,也不坏。

PS 上文提到的剧情框架,只适用于去解释前10集的剧情。第11至13集的「花枫篇」就有点不同了。一来故事的女主角在当时已不被「青春期症候群」所困,二来这篇故事真正需要得到救赎的,是咲太自己。解离人格的枫在消失前实行「挑战」,就是希望让哥哥留下的是美好的回忆而不是遗憾的回忆。神秘的翔子小组再度出现,开解了自责的咲太。和香提醒了咲太要去追回自己的爱人,帮忙还要帮到底。麻衣给予咲太最大的包容,并在最后予他爱与幸福…整个故事的格局,刚好和前几篇的剧情倒转。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