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可以互相伤害 — 《好想大声说出心底话》

受伤害的女孩

《好想大声说出心底话》的首五分钟,令人印象深刻。在这短短的篇幅里,它简洁有力地道出了一个令人心酸的故事:在自私的大人面前,天真的小孩像鸡蛋一般脆弱,轻轻一敲就被打碎,无法变回原来的样子。

旁白这样形容小时候的成濑顺:「她是个爱说话、爱幻想的女孩子」。她对那建于山上的城堡充满幻想,梦想自己有一天也能与帅气的王子一起,参加在城堡里举行的舞会。

可惜世界并没有为成濑留下多少幻想的空间。位于山上的城堡不过是一间爱情宾馆,从城堡走出来的成濑父亲自然也不会是王子,而不过是个正在偷情的有妇之父。成濑兴高采烈地把看见的事情告诉母亲后,意外地推倒了支撑着这个家庭的最后一块骨牌。

然后,这样的成濑被大人们迁怒,将自己的过错与无力,全都怪罪于成濑的多言。被大人们噤声的成濑,自此一直失语,无法再开口诉说内心的想法 — 直至遇上了同病相怜的,那名叫坂上的男孩。

《好想大声说出心底话》的前半段,是个颇为典型的,讲述年青人们如何「自救」的青春故事。被过去所笼罩的少年少女们,最终一个重拾了音乐,以琴声引导女孩放声高唱自己的心底话;另一个则以歌声,让男孩明白到音乐并非只会带来关系上的破灭,而是也可以为别人带来希望。「那并不是你的过错」,交换了如此温柔的话语后,二人互相鼓励对方走出过去,一直盘踞于两人心中的阴霾,好像也终于要散去了。

故事演到这里,好像一切都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众人正齐心合力地筹备即将上演的音乐剧,成濑终于有机会在舞台上高唱自己的故事;各人也借此机会与身边的人与事和好,一切都看似十分美好。

偏偏在这时候,编剧冈田麿里却为这个故事,注入了出人意表的转折。

伤害别人的女孩

这个转折也实在有点坏心眼。它提出的可能性是这样的:如果一直都是受伤害的那人,到最后却成为了加害的一方的话,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呢?

故事的转折也写得有点狗血。在音乐剧将要上演的那一夜,成濑意外地在走廊上,听到了坂上与他的前女友仁藤在争吵。坂上说到,他后悔自己在中学时,对仁藤伸出的援手视而不见,并暗示想要和对方重新开始。虽然仁藤并没有让对方继续说下去,但坂上那已说出口跟几乎要说出口的话语,还是为成濑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无法接受如此事实的成濑,就只能抛下一切,哭着逃离学校。

这个从小就爱幻想的女孩子,就算历经破灭与痛楚后,大槪还是无法舍弃对「王子」的憧憬与幻想。那个男孩明明这么温柔地对待我、包容我,也与我交换过只有我们可以给予对方的鼓励,为什么直到最后,还是要离我而去呢?

于是成濑决定了,她要犯下罪孽,并把过犯都怪在那不存在的玉子妖精身上。这一刻,她终于成为了自己笔下的,那个为了参加舞会,而不断用言语伤害他人的女孩。唯一不同的是,她只需要借着无言的离去,就能把所有人都伤害了。

结果在演出当日,身为女主角兼这套音乐剧的创作人的成濑,并没有出现在会场内出现。然后所有人都知道,成濑不顾音乐剧而去的理由,是因为那有点可笑的情感问题;亦因此,众人都理所当地留下了这样的怪责:「因为这就不来了吗? 」、「太过份了」,「真是差劲呢。」

实在是太过理所当然的反应,亦因此,叫在萤幕外看着如此剧情的观众,特别感到心痛。一直以来,成濑都不过是被自私的父母们强加罪名,作为受害者的那一人而已。为什么事到如今又要这么残忍,让她成为真正的加害者呢?作为观众的我,忍不住这样质问编剧。

然后冈田麿里是这样回答的 — 因为故事尚未完结。而接下来,她将要为成濑,带来真正的救赎。

互相伤害的女孩与男孩

成濑笔下的音乐剧,讲述那个以言语伤害了所有人的女孩,最终得到了无法再说话的惩罚;就在这时候,女孩心仪的王子在她眼前出现,她却无法用言语表示爱意,最终还遭到王子设计杀害,在死后才能留下一句「我爱你」。这个灰暗版本的故事,是成濑原本写下的,最终并不会在舞台上上演。然而成濑却亲自成为了故事中的女孩,正打算上演这悲剧的最后一幕。

不过,那不是王子的坂上,并没有打算配合成濑的演出。曾被成濑启发过与鼓励过的田崎与坂上,决定在这时候继续支持对方,劝服同学一边继续演出,一边等待成濑的归来。坂上被委以把成濑带回来的重任,剧情也毫不意外地在这时候回归起点,在那城堡上上演故事的高潮。

玉子妖精第一次在成濑的人生中「出现」时,说过如果成濑在今后的人生中都能够把话语封印起来的话,就能够与真正的王子相遇,并一同走进真正的城堡。而没有遵守如此诺言的成濑,结果也讽刺地,只能在破烂、已经一点幻想空间也没有的城堡里,一个人默默地待着。而前来找她的,也确实并非她命中注定的王子 — 但这样的坂上,却能为成濑带来真正的拯救。

编剧给予的​​答案是这样的:或许成濑以前确没有用过言语来伤害别人,但人只要不是永远沉默下去 — 甚至尽管永远沉默也好 — 就总有机会会为别人带来伤害。因此,成濑需要的,并非「妳开口说话也不会伤害别人,所以妳就放心说话吧」的安慰;而是让她明白到,就算妳真的以说话伤害了人也好,也总有人能接受如此的妳。世界不会随之而崩塌,关系不会因此而毁灭。不要紧的。

坂上想要告诉成濑的,就是这样的道理。亦因此,他在残破的城堡里,给予了成濑最重要的温柔 — 「把你的真心话,更多地对我诉说吧」,坂上这样说。「我愿意接受伤害。」

于是,终于能够放声说话的成濑,也尽情地以言语伤害了眼前的坂上。坂上接受了这样的话语,也给予了对方肯定与鼓励,并在最后做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 拒绝了成濑的告白。而现在的成濑,就算哭着也好,也能以笑容回应坂上的伤害了。

互相的鼓励能带对方走出过去,互相的伤害则让两人继续前进。

放声歌唱 — 然后呢?

以音乐剧为题材的《好想大声说出心底话》,在故事末段也间断上演了一幕幕音乐剧的表演场面。被坂上带回学校的成濑,也终于踏上了舞台,唱起了自己的自白之歌:〈我的声音〉(わたしの声)。

说起来,以歌曲作为角色的自白,为故事牵引高潮,也是不少音乐剧会用到的演出手法。音乐剧《孤星泪》(Les Misérables),就以一曲〈I Dreamed a Dream〉让女主角道出自己对人生的悲愤与无奈,成就剧中的经典一幕。数电影的例子的话,2016年上映的歌舞片《星声梦里人》(La La Land),也让Emma Stone在剧末演唱了〈Audition (The Fools Who Dream) 〉,讲述自己对梦想的追求。

《好想大声说出心底话》也一样,让成濑演唱了〈我的声音〉,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道出她无法发声,亦曾经不愿再发声的理由。当然,亦如同剧中的镜头所提示一样,这首歌虽然是成濑的自白,但同时也有倾诉的对象— 「因为大家都讨厌/我说出口的话语」,听到这首歌以后,成濑的母亲终于真正地明白,女儿的所思所想了。

放声说话、放声歌唱,其目的当然是为了让别人明白自己的想法,这亦是〈我的声音〉一幕的意义。然而问题也来了:就算大声说出了心底话,我们能确定,别人就一定会以善意回应自己吗?

谁也无法保证这样的结果,连编剧自己也一样。于是,冈田麿里就借用剧中老师一角,说出了「音乐剧往往是伴随着奇迹」这句对白。然后,在成濑以〈我的声音〉作为自白以后,就接上全员的大合唱,以歌声颂唱人人相爱的美好世界,作为完结的一曲。除了奇迹,没有其他词汇可以形容这一幕了。

只要大声说出心底话,就能换来对方的爱吗?只能说,这是个良好的意愿,亦仅此而已。故事在最后,只交待众人的关系将会重新出发,并将其结果留白。这已是编剧所能写下的,最合乎情理的美好结局了。

在我而言,这样的结局虽然也没什么不好,但我始终比较喜欢剧中成濑与坂上「互相伤害」的一幕。这样的关系,或许比只有爱的关系更为坚固,更难能可贵 — 我是这样想的。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