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在这里吗 — 随想《四月是你的谎言》

四月是你的谎言》中,关于泽部椿以及有马公生这对青梅竹马的故事,该从那里开始说起好呢?把整部动画重看了一遍,回顾了两人从小到大的各种片段与对话以后,我想,还是从一个微小的喷嚏开始说起好了。

这段关于喷嚏的情节,发生在故事的尾声。在宫园薰的鼓励下,公生踏上了久违的竞赛会舞台。熟悉又陌生的钢琴再次在眼前出现,而这时候的公生,已完全被恐惧所充满 — 他害怕自己的演奏,将会再次把自己所爱的人的生命夺去。充满鲜血的双手,无法放在钢琴之上。于崩溃边缘徘徊的公生,眼看将要在舞台上,再次迎来绝望的结局。

就在这时候,会场内传来了一声喷嚏,那是椿的喷嚏。这个喷嚏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就只是患了感冒的椿,忍不住在安静的会场里打了一个喷嚏而已。偏偏这个没有特别意义的喷嚏,却唤醒了差点被恐惧淹没的公生。

听到这一声喷嚏以后,公生把头抬起来,不再用双手掩盖自己的脸孔,而是开始环顾台下的观众。「椿…她来了呢。」公生在心里如此默念,并同时察看台下的每一张脸。他明白了如此的事实: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正注视着自己,期待着他的演奏。公生终于抬起头来,微微一笑,然后开始演奏。

公生能够振作起来,在舞台上弹起钢琴,首先是因为他想起了,薰给予过自己的鼓励。薰曾说过,她们都是属于音乐的人,是为了演奏的那一瞬间而降生于世。既然正有人注视着自己,期待着自己的演奏,那就没有不弹下去的理由了。即使悲伤难过、伤痕累累,演奏家到最后还是会捡起乐谱,继续弹下去。「这样,最美丽的谎言就诞生了」,薰如是说。

但除此之外,公生那句「椿,她来了呢」的默念,我觉得也是不可忽略的一句话。椿这个被音乐「排除在外」的女孩,从不能够像薰一样,在音乐上给予公生最直接的支持与鼓励。她能够让公生振作,让对方终能够鼓起勇气开始演奏,确实也是阴差阳错下得出结果。但公生的这句独白,也道出了如此的事实 — 如果椿没有在场,没有在对方最软弱的时候陪伴在旁的话,就不会有如此的结果。这样的椿,正实践了她向公生许下的这一承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如此的承诺,始于二人童年时的一段往事。那天正下着滂沱大雨,年幼的公生在街上来回奔走,只为寻回那被母亲丢弃的黑猫。黑猫最终遍寻不获,无力的公生只能拖着湿透的身躯,在公园里抱膝哭泣。面对正不断自我责备,哭诉自己是「没有心的人偶」的公生,这时候椿给予了对方最重要的鼓励— 她告诉公生,他其实也是有「心」的,只是他一直都把自己的「心」隐藏起来,到了自己也无法寻回的地步而已。于是她许下承诺,会把公生的「心」找出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因为公生的事情,我全都知道」。

唯有是青梅竹马,从最初开始就已经待在对方身旁,亦因此成为了最了解对方的那一人,才能够说出「我全都知道」这句话,并许下如此的诺言。这么多年以来,椿一直信守承诺,在公生陷进低谷的时候,她一直陪伴在旁。就算往后音乐使公生离自己愈来愈远,她也仍旧努力在背后追赶,并在最后以不经意的方式,帮助对方完成了音乐上的重生。椿没有察觉的是,就算她一直妒忌着音乐,在音乐面前自觉无力,但作为青梅竹马的她,其实只要陪伴在旁,就已经能够给予对方前进的力量了。

在故事的最后,在那樱花漫开的四月里,椿在平交道上,再次向公生许下如此诺言:「别觉得自己以后就是孤独一人了,公生!我会像守护灵一样,一直一直待在你身边。给我做好的觉悟了!」。这样的一句话,其实是把她在小时侯许下的承诺,再重覆一遍。只是这一次,她清楚地道出了自己是以怎样的身份,去陪伴着公生。

这个名叫「守护灵」的身份,是椿最想要的吗?对于已经不再单纯把公生视为家人,当作「弟弟」,而是抱持着恋爱情感的椿来说,这样的一句话,或许也只是另一句半真半假的谎言而已。公生在平交道上读着薰留给自己的信,为其中的一句「我喜欢你」而落泪,以此迎接那「没有你的春天」。直到最后,或许椿始终无法得到对方的爱,但兜兜转转,青梅竹马还是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以「守护者」的身份,继续待在对方身旁。

我想起张爱玲写过的,一篇名叫《爱》的散文。这位擅写爱情的作家,在文中的最后,如此总结爱的涵意: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而那位青梅竹马,其实一直都在那里。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