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渔:骚到极致是热爱?

近来常有一句流行语:你好骚啊!

何为骚?

中国人分辨骚,无外乎闷骚和明骚,一种是关在家门里独自放荡,一种是敞开胸怀让你睁不开眼,古时就有这么一骚人,名为李渔

骚人一词,屈原早就解释,无非就是多愁善感的诗人。只是李渔把这个词,活到了极致。

〖 骚人李渔 〗

谁是李渔?

或许你没听过他的名字,但你应该听过他写的书。有一本叫《闲情偶寄》,教人怎么养生优雅地生活。还有一本叫《肉蒲团》,被叫做天下第一风流小说。

这么一个奇人,长什么样呢?可是翻遍旧书,你未必能找到他的画像,也没有多少人能描述他的长相。

▲ 李渔像

有人说,李渔是一手摇着文人的折扇,一手拎着他给妻妾发明的箱式马桶,悠悠哉哉地走在金陵街头的那个男人。

有人说,李渔是听到杨梅两眼放光,抓到大闸蟹便吃得欢喜的那个大吃货。

有人说,李渔是坐在水中亭台里,左拥妻右抱妾,还有歌姬跳舞,坐在中间笑咪咪的那个山羊须老头。

有人说,李渔是一个在厨房里弯腰烧菜,在花房里侍弄花草,在书房里又是埋头写文的一个全能型暖男。

但我要说,李渔,就是一个骚人。

〖 出名要趁早,骚名要起好 〗

张爱玲曾说,“出名要趁早。”但李渔出名有点晚。

因为,前半生他叫李仙侣,白面书生一个,生在贫寒之家,活在末世明朝。从小聪明伶俐,总角便吟诗作赋,24岁参加童子试,成为五经童子。

这是一条循规蹈矩的路,但是李仙侣的内心,始终有着一颗不甘于平凡的心。而时代也不负他所愿。

31岁,他去考试的路上,突然兵荒马乱,人们胡乱跑着说:“变天了!改朝换代了!”吓得他赶紧收拾行囊回了老家兰溪。

回家后那几年,为了保命被迫剃头,无所事事去当过幕僚,为家乡修修园子,日子百无聊赖,好像也就这么一辈子到头了。

某一天,李仙侣负手踱步在自家的伊园。水声潺潺,如时代的洪流。人只能栖舟于上,随波逐流。眼前一亮,何不如改名为“渔”、自号笠翁?

于是,从此世上没有了李仙侣,只有李渔。

在他后半生的数十年时光里,李渔如他的名字一般,成为时代浪头上的花,成功地做了一只“风口上的猪”,放飞自我,骚了起来。

〖 骚人就是矫情 〗

中年后,李渔便搬去杭州住。在那里,他打开自己的新世界:写剧本、白话小说。他太懂老百姓的心了,所以他的书刚上市就被抢光了,还到处有人盗版。

他平时伏案写剧本,有一次,他正写到酣畅淋漓时,突然一内急。没办法,只好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冲去茅房。

回到书房时,再提起笔时,李渔却纳闷了:“我刚才想写什么来着?”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走了好几圈,还是没想起来。

不行啊,动手能力超强的李渔马上想出一个妙招。“当于书室之傍,穴墙为孔,嵌以小竹,使遗于内而流在外,秽气罔闻,有若未尝溺者,无论阴晴寒暑,可以不出庭户。”即凿一小孔,外接小竹,便可解决内急问题,又能化解难闻之气。

事成之后,他摇着扇子,捋着胡须,笑道:“再也不怕丢了灵感了啊。”

▲ 蜃中楼传奇 二卷(清)

因为盗版太猖獗了,李渔一气之下决定全家搬去南京。因为那里是盗版的老窝。

可是,刚去就遇到南京几十年不遇的酷暑,可把爱享受生活的李渔弄疯了。

机灵如李渔,动手发明了凉杌。凉杌就是方凳,但外面包得结实,把凉井水灌进去,再盖一片瓦,坐上去,瞬间凉快了。若是坐热了,就掀开盖子再加冷水。是不是很像坐在冰箱上?

为了天冷好过点,李渔还发明了暖椅。暖椅的技术比较高级,是书桌和座椅的结合体,抬上杠还能当轿子用,还能暖衣被。

他把椅座全密封了,前后各安一扇门,门里面安抽屉,抽屉是木板做的,底部嵌着薄砖,四周镶铜。抽屉里装着木炭,再在上头放木灰。烧起来就暖和了。

普通人到这一步就结束了,但,这是李渔做的暖椅,必然得骚一点。

所以他在“灰上置香”,即在灰上还熏点香,比如玫瑰花、檀香木等等。

“坐斯椅也,扑鼻而来者,只觉芬芳竟日”,当你坐在暖椅上,不仅感到热气腾腾,还有轻盈香气阵阵袭来。好像坐在莲花宝座,仙气飘飘,就问你仙不仙,骚不骚?

李渔的骚,当真是骚人就是矫情。那些平平无奇的日子,被他骚得花里胡哨。

〖 越骚的人心越浪 〗

有的人的骚,是看不出来的,唯有走近一听,都是浪的声音。李渔也是这样的人。

从他开始写剧本“走红”,他的心越来越浪,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比如,他还写过一本《肉蒲团》,被称是《金瓶梅》第二。

写这样的书,一般都是要被骂上天的。一般人都不敢署名。唯独李渔,大大咧咧地写了个大名,也真是敢浪敢当。

书中的尺度之大,令人咋舌,后来还有人借此名拍电影。但他用词造句之生动逼真,能让人看了脸红心跳。

而且他对男女关系自有一套,明明是浪荡的多情子,却自认是“情种”。他说“男女相交,全在一个‘情’字”。

他与自己的发妻一直在一起,还亲切称她为“山妻”。又与家中的姬妾甚好,尤其是李氏家班的乔、王二姬,极赞赏她们,在美人香消玉陨后,他还经常写诗悼念他们。

他懂女子的美,比如女子举棋要下未下时的姿态最美,化妆时画眉要“曲”,天下“妇人本质,惟白最难。”

不过放在今天来看,也可以说是个大猪蹄子。可能人越骚,心越浪,是因为心中有满满的情感要释放。

〖 骚到极致是热爱 〗

李渔这个人,真的是内心有无限的情感。不仅是对待心爱的女人,对待美食时,他更像一个戏精。因为他动不动就要振臂高呼:“我的命!”死死抱住,狂吃不止。

他特爱吃螃蟹,每年一定要存一笔钱去吃螃蟹,叫它“买命钱”。家中备着四十九口缸,专门装螃蟹,每天抓来吃。煮蟹有丫环专门负责,他给取名叫“蟹奴”。从上市开始,一天不落,吃到全市一只螃蟹都买不到的那天。然后,他就继续存“买命钱”等下一年的蟹。

他爱吃菜,尤其是笋。他把笋和肉一起煮,然后把笋吃光,肉一口都不要,说精华都在笋里了。别人问他为什么不爱吃肉,他说不想吃多了猪肉,被油蒙了心。看把他能的!一句话怼死多少无肉不欢的人。

但他对此还振振有辞,说一个人有酷爱的东西,说不定可当药,还能救命。

他爱戏曲,爱到心里一直有个念念不忘的愿望:办一个家班。

到了56岁时,他遇上了乔、王二姬,两人极有天赋。对其他人来说,这把年纪都要含饴养孙了,但李渔却觉得机遇稍纵即逝,心有所愿便要尽心实现。

他立马组建起了李氏家班,亲自教习,写剧本,做导演。带着姑娘们一路巡演,所到之处,人满为患,一票难求。

有的人会困惑,李渔何必这么折腾,写剧写得能赚钱就好了,何必又创戏班,又建园子。就连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在修建他在家乡的最后一处园子。

但或许李渔就像今天的斜杠青年,他心中有无限热爱,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无限好奇,不满足原先看见的,总想像个小孩一样总想张开手臂去拥抱新的世界。

骚,不过是他的保护壳。热爱,才是他灵魂的底色。

人生是一场戏,来了便要把戏做足。唯有对生活怀抱着如此赤诚的爱,才能让自己每时每刻都不在意他人眼光,真真切切活出自我。

骚过浪过,才算活过。

文字由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