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FAREWELL MY CONCUBINE

我很喜欢最后一幕,程蝶衣背着光深情地溢于言表看着程小楼,拔剑自刎,如虞姬的结局般对楚霸王从一而终。戏子就是要入戏,戏里的演成一辈子的疯魔,正如程蝶衣背的「思凡」的词...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一段永远刻意背错的昆曲词,是她一辈子执着去爱的写照,也是程蝶衣的爱情无法完梦的无奈。

电影里,也看到在那大时代下,历经北洋、抗日、国共、文革的阶级滚动。也成就程蝶衣爱得如此压抑、执着。时代,围绕着程蝶衣,似乎一切都围绕着他转。

奢糜淫乱张太监对程蝶衣的强暴,最后沦为街头卖小玩意的痴呆老人;历经北洋、民国、日治不倒的当朝权贵袁四爷,想当程蝶衣的霸王,最终逃不了文革对资本家的斗争;对大时代下不满戏班师徒制阶级文化阻碍自我发展的戏班小四,最后背叛了程蝶衣投身红卫兵,却将理论变成自己去斗争程蝶衣的私人工具,最后却反被吞噬。

我看着最后文革的场景,红卫兵压着段小楼与程蝶衣,让他们撕裂批判彼此。浓妆下的程蝶衣,掩饰不了心中痛楚以及对于时代的无助的表情,更痛的是最爱的人要将他撕心裂肺生吞活剥的戏码,是演的真实还是虚幻?在爱里,我们都分不清了。

谁又能在那个时代中,全身而退?我们与他们都只是时代洪流里的一个小石子也是小豆子,扮演自己的戏码,找寻属于自己人生的霸王别姬,谁不想当个角呢?如母亲斩去程蝶衣的第六指疯魔般的行为,为整部片为「执念」做了很好的诠释「人不疯魔,不成活」。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