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幻无常——《粗点心战争2》

《粗点心战争2(だがしかし2)》承接先前《粗点心战争(だがしかし)》的时间线。篇幅方面缩短一半至每话约15分钟,制作公司及主要制作人员也有大改动,画风方面也进一步简化,比较接近主流动画,同时也意味这次动画化的成本比上次看上去更为吃紧。除了制作方面的分别之外,本作的取向也跟前作动画有相当大的分别。(注意︰本文内含有大量剧情内容,未有观看过本作的读者,可能会因为本文减低观看本作品时的趣味,敬请留意。)

《粗点心战争》动画重点是粗点心各色各样的冷知识,借此让观众了解到各种粗点心当年的风光故事。不过《粗点心战争2》并未有继续前作的做法,转而以前作留给观众的美好回忆为基础,进一步描写角色故事。《粗点心战争2》当然本身也有不少粗点心的相关描述,但相对粗点心的描述部分减少到只有不足一半,因此本作直述的部分比前作更少,让作品看上去内容比较充实。当然,本作的杀必死部分可没有少,对杀必死有期望的观众倒是不用担心。

提到本作的故事,《粗点心战争》当时只是提及到鹿田九(鹿田ココノツ)虽然被父亲鹿田洋(鹿田ヨウ)及枝垂萤(枝垂ほたる)要求继承鹿田粗点心店,但他就只想日后当漫画家。前作只是抛出设定舞台,而《粗点心战争2》则更明确交代角色之间的关系,比如枝垂萤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头脑不会长大的小孩,但人际关系处理其实很成熟。鹿田九对枝垂萤的感情,作品也以各种行为描写来详细交代,充满着青涩的气息。《粗点心战争2》的高潮,则是枝垂萤不辞而别,让鹿田九失落。

前作由于要交代粗点心的故事,特意把鹿田粗点心店所在之处放到乡村区域,然而在《粗点心战争2》起鹿田粗点心店也要开始面对现代化便利店的冲击。本作以枝垂萤代表粗点心等旧有文化,枝垂红丰则代表便利店等新文化。枝垂萤的离开,换来枝垂红丰的登场,象征着时代的改变。虽然《粗点心战争》中枝垂萤是最重要的角色,然而正是她的不辞而别,才能把时代不知不觉转变的主题表现出来。当中最讽刺的,莫过于枝垂红丰在人均收入相当低的乡村便利店推出高价甜品,另一方面则以高于区内人均时薪招聘店员,提高区内收入。他的所作所为跟行动理念,不单能对上社会经济起飞的情况,正好解释为何前作提及美好的粗点心放到现在却一直式微,恰巧也跟香港地产霸权完全一致,所以即使三秋不是身处日本也对剧中描述的情景有所共鸣。

事实除了时代在转变,角色们也在转变。片头最让三秋印象深刻的一幕,莫过于鹿田九穿着夏季服饰在奔跑,而远藤沙耶(远藤サヤ)却换上冬季校服向着另一个方向行进。鹿田九虽然一开始以漫画家为志业,但在枝垂萤不辞而别后,他却要面对便利店的挑战,保住鹿田粗点心店让枝垂萤能兑换冰棒。片头鹿田九的服饰,正好反映他的心态一直停留在夏天跟枝垂萤美好的回忆。动画巧妙的借鹿田九的漫画作品,表示鹿田九在枝垂萤离开后内心一直摇摆不定,未能专注于漫画创作或粗点心店的经营。《粗点心战争2》并不是王道少年漫画,没有所谓的主角威能。尾张一(尾张ハジメ)纵有过人天资能考入名牌大学,但中途退学后也只能落得在鹿田粗点心店当个无薪店员。鹿田九纵使希望成为漫画家,初次投稿有身边好友的行动支持,结果也是失败收场。面对便利店的挑战,鹿田粗点心店基本上毫无还击之力,没有一发逆转的奇迹,结果就变成两边都只能落得半调子。从这方面而言,《粗点心战争2》倒是意外的现实。

《粗点心战争2》后段让枝垂萤和鹿田九来一次《秒速五厘米》式的重逢,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没有枝垂萤的《粗点心战争》实在很难留住读者,不得不让她回归救亡。然而作为动画观众,三秋也何尝不是希望有如此的安排呢?正如漫画编辑所说,鹿田九还年轻,心态还未安定,还会为自己的弱点找借口。鹿田九若能得到枝垂萤的安慰,也有助他能重新振作,再次上路。毕竟以喜剧而言本作也未免现实了一点,在这时候给点甜头鹿田九,也不是一件坏事吧?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