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掉你的胰脏》随想

刚刚把《我想吃掉你的胰脏(君の膵臓をたべたい)》看完,心中涌现很多想法。一开始想写这部作品的评论,但这样就难免要把想法作出取舍。不过这部三秋不太想这样做,因此这次只好把心中的想法都列出来,尽可能把三秋的感受保留吧。(注意︰本文内含有大量剧情内容,未有观看过本作的读者,可能会因为本文减低观看本作品时的趣味,敬请留意。)

这是一部救赎的故事。

山内樱良用她生命中最后的日子,把志贺春树从一个人想像中的怪圈拉出来。最后甚至用她的离开,推动着春树花上一年时间,凭他一己之力主动交上第一个朋友恭子。这是何等伟大的黄金精神啊!然而这边一开始还是有点问题。

一般而言,樱良这类万人迷现充女生,是很难会对春树这种阴沉社交障碍男有兴趣的,处理得不好的话,就很容易变成草食男的幻想。

本作用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来解决这问题——前男友。樱良以前也曾经跟班上的万人迷隆弘交往,然而后来就发现对方高高在上的态度,以及强大的占有欲都让她反感,最后两人分手收场。

有了这种经历,正好合理化樱良往后会留意到性格跟隆弘完全相反的春树。樱良没有留意到春树的话,整个故事也就无从开始了。

本作一开始运用了倒叙法,先在观众没有任何背景概念前,把樱良已死的事实提出来。

倒叙法很常见,通常是用作提出悬疑点,或做出先声夺人的效果,但以催泪作为卖点的本作倒是有点怪怪的,因为一早说好了结局,让大家都做好心理准备,反而使催泪的难度会提高不少——当然三秋看完本作后觉得宣传搞错了重点又是另一回事。

然而这心理准备却恰巧对得上本作的处境——春树在作品中打从一开始跟樱良认识,就已经知道她很快就会死。本作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我」来称呼春树,目的是让观众好好代入春树的经历和感受。

这也是三秋留意到不同人对本作观感的强大差别的主要原因,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对春树的行动和反应相应有不同的解读和评价。虽然任何动画多少也有自由解读的部分,但不同性格的人对本作的理解差异之大,的确让三秋始料不及。

樱良和春树的关系是爱情吗?

感觉上不少电影观众观看前都以为两人会有爱情线——然而本作却不断提醒观众两人并没有发展到那个地步。

千万别忘记春树之所以会和樱良玩,大前提是樱良将不久于人世,本着同情心才会跟樱良一起做各种以往他绝对不会做的事,因此春树一直在这关系上划上界限。

同样情况也出现在樱良身上,所以之前把春树带到旅馆同床而睡,甚至在家中主动挑逗春树,也是基于春树不把她当作爱情对象。

这也是本作极为重要的矛盾点:正正因为两人都知道这段关系很快就完结,因此一方面会尽可能配合对方,另一方面却会限制自己绝不可泥足深陷,结果双方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把关系更进一步。

当然这段关系也不是没有可能变成爱情的——如果樱良在和春树相处期间奇迹地医好绝症,三秋相信两人很快就会成为情侣——可惜作品已经把这个可能性堵死,别幻想了。

只是两人的确没有越过那界限,但他们在心意相通方面却走得比情侣还要深入,或许这才是真正「不该做的事」。

樱良在和春树相处时也曾经犯错。

樱良生前对春树有意思,然而春树却表现得很冷淡。起初她好几次问春树是否真的绝不可能跟她成为情侣,其实是对春树的试探。春树当时还未打开心窗,自然不希望跟对方发展到那地步。当时樱良有点心灰意冷,因此便退而求其次,最少能够跟他做一次不该做的事。

后来春树到访樱良家中时,樱良终于察觉到春树的一丝动摇,樱良自然就不用做那事,还想以开玩笑来跟春树打圆场。岂料春树实在太少跟朋友接触,他的内心也是非常脆弱,第一次放下心防的他被樱良这样玩弄,他真的伤心了,使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愤怒和痛苦。

樱良也知道自己做错了,接下来她也很诚恳的向春树道歉和好,然而樱良和春树之间最后还是没有爱情可言。

本作虽然以樱良的绝症为契机,然而比较特别的是作品并没有表现出她有多惨——樱良在春树面前表现得异常活跃,甚至两人放在一起时,春树反而更像快要离世的那位。

如果抱着传统患上绝症的悲剧女主角期望来看这部作品,自然会很失望。更重要的是,只要不把这部作品当作悲剧,那么本作以悲剧角度看来有点违和的部份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比如作品绝大部份时间画面都很明亮,色彩也很鲜艳。这并不是因为监督技术不足,没有考虑把画面变得凄美,这是「非不能也,实不为也」。甚至最后樱良的突然离开,也是因为樱良就着绝症早就做好准备,结果不单在生前完成了大部份心愿,同时也有机会向身边的人留下遗书,可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大概就是这么的一回事。

整部作品最大败笔,当然是后段春树拿到《共病文库》至春树向恭子交代樱良病情那部份节奏完全失控。三秋看着那部份起初就很想把监督拖出去打,然而后来再想想那部份可没有那么简单。

再强调一次,这是一部救赎的故事。春树有很严重的社交障碍,因此他其实很难靠言语外的行为来理解樱良的内心想法。

春树把《共病文库》从他跟樱良相遇的部份从头读起,除了是悼念樱良外,更重要的是在核对答案——春树很想知道先前他所想像的樱良跟现实有多大差距,他也很想知道到底他是否真的理解樱良。人与人之间相处基本上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然而樱良生前的日记却成了特别的例外,让春树有机会审视自己如何与人相处。

这也是为什么作品要把任何细微的伏笔都明明白白的全写出来——春树就是一个交友的初学者,樱良必须手把手的从最基本的把所有事明说,不然以春树的经验是绝不可能理解。

樱良给春树的遗书,一方面是让樱良把生前那些重要的事交代清楚,同时也解释为什么樱良会欣赏春树,以及点出春树拒绝与人建立关系的问题。这些部份对观众而言可能可以意会,但考虑到春树的死脑筋,樱良还是会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最后春树决意要与恭子交朋友,一方面是要完成樱良的遗愿,同时也是春树学以致用的里程碑。

结果想了一圈后,发现只能在节奏和中心思想中二选一。包括小说原作者在内的制作群宁可破坏节奏也坚持把中心思想完整保留,三秋也不是不能理解的——毕竟三秋也同意,一部作品的高下,还是要看中心思想啊。

回想起来,三秋特别容易被救赎的故事感动。

《Suite光之美少女♪(スイートプリキュア♪)》当中北条响(北条响)及南野奏(南野奏)两人因为一件小事而吵架,结果两人虽然一直希望能够和好,但却碍于面子问题,为此冷战了一年。结果最后要等到两人同时变成光之美少女后,才找到契机和好如初。

《只想告诉你(君に届け)》当中黑沼爽子(黒沼爽子)一直不擅于交友,要等到风早翔太的主动搭话后,才能找到社交圈子的突破点。

本作的春树就更夸张了,他不单是不擅于交友,而且完全没有与身边的人交流的动机。要不是樱良的出现,春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懂交友还是未知数。

然而这三部作品的另一个共通点,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北条响及南野奏能够和好,没有光之美少女这事还不知道要拖多久;黑沼爽子能够跟风早翔太一起,一开始也是风早翔太力排众议才能够踏出第一步;春树被樱良缠上,多少也是命运使然。被救赎的主角们一开始都很被动,有些是咎由自取,有些是力有不逮。春树很可惜的,两者皆是。虽然樱良一直提及命运可以选择,然而讽刺的是没有一开始的偶然,春树并没有选择的机会。

一般人可以站在高地上指责春树的失败,是自作自受。班上的同学也不能理解樱良为何要花时间在一个孤独阴沉男,然而春树确实极为需要类似的一对一指导。日本社会讲求礼貌,不要带给别人麻烦,结果出现了不少缺乏同理心,同时也没有动力跟别人交流的孩子。当中相信有不少也可能知道有点问题,想等待别人的救赎。

可是现实上「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太少了,绝大部分等着等着,只能变成一个不能适应社会的大人,每日挣扎着过日子。本作能够为他们带来慰藉,或许这是本作能在日本本土大收旺场的主因。然而类似春树这情况的人在其他国家就没有那么多了,本作在国外就没有受欢迎的基础吧。

这部让人反感的地方其实有不少。跟好些对这部作品反感的人交流后,当中三秋最印象深刻的原因是︰春树有没有得到救赎的资格呢?

诚然起初樱良为了达成自己某个心愿时曾不小心伤害到他的心,但这是否代表他能够那么粗暴对待樱良呢?

为什么在樱良没有应约后,却没有主动的跟对方联络呢?为什么没有查根究底呢?

为什么得知樱良死后,春树却只宅在家中十日,然后才去跟樱良道别呢?

在这些事上,春树对樱良情感上欠缺恰当的回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说是对春树的写照。樱良是一个很好的女生,她把人生最后的时间倒贴在这个有情感缺陷的人很可惜,很替她不值。

事实上,类似的质疑在作品前半是一直提及,其实春树也因此曾向樱良拒绝过她的好意。后来樱良坚持说这是她的死前愿望,春树也乐得把责任转嫁到樱良身上,听起来的确有够不负责任。

在现实上,不懂得体谅别人、回应别人情感的人,对很多人而言是活该一个人的、是没有资格得到救赎的。

三秋理解这个论点,但就是不想认同——毕竟三秋也很希望自己能够得到类似的救赎。

最后来说一下「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三秋起初看到这标题,还以为是男主角希望能够吃掉女主角的胰脏而把她的病医好,然而原来不是这样的一回事。

要解释这句话,先提及两个重要概念,首先是所谓的「以形补形」。中国传统智慧表示,进食相同部分器官,能强化自身相关部分的机能。当然,以现代的角度而言,虽然有少部分情况是有帮助,但其实只要饮食均衡就不用这样做了。樱良带着胰脏绝症,难免会寻找一些偏方,当然这也是樱良开的玩笑。

另一个重要的概念,其实关于部落的葬礼。有部分部落会把逝去的亲人吃掉,利用这个仪式来悼念对方。春树提起这句话,其实是希望于对方死后,能把她永远留在心中。原来这句说话,同时带着生存和死亡的意思。

虽然本作没有卖狗血,但还是有提及「活着」的意义。

话说春树一开始的性格真的一点也不讨人喜欢啊,明明有那么好的女生主动搭话了,还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一直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想法。樱良在这时候也就只能「以死相迫」——不断提着她快要死了,尽可能满足她的愿望之类的。手法是很那个,然而别无他法。《只想告诉你》和本作同样是因为阴沉主角跟班上的人气王走太近引发一番风波,翔太能让班上排挤爽子的同学道歉后再把爽子的顾虑解决,樱良却不可能用上这招——春树不是爽子,他连交朋友的动机也没有。

樱良的突破点,就是习惯。春树一旦习惯了樱良的存在,就明白到朋友的意义。然而同理心还是比较难学习的概念。

一边看着樱良在春树面前过度活跃的样子,另一边恭子却不断提醒春树,樱良是一个很纤细的女生,如此大的反差自然教春树感到困惑。

樱良生前提到的「活着」,是在世上跟别人交流,在别人的肯定下形成「自我」,作为曾经在世上「活着」的证明。春树当下才察觉到原来在樱良看来,他一直以来都只是生存,而不是「活着」。然而这部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点问题。

如果她的话是成立的话,那她早就已经完成了她的目标,她大可以宽容的面对死亡,一开始也不用提及找上春树的原因是他能同时兼顾「真相」和「日常」。结果在《共病文库》最后的遗言中,她才肯把后半的谜底揭开——人「活着」不单靠别人肯定,还有「自我」肯定。

春树虽然与别人断绝来往,然而另一方面却因而不断自强,形成了一股深究之后才能发现的「自我」魅力。樱良要不是跟男朋友分手后特别留意性格跟自己完全相反的春树,她可能一生都发现不到「活着」的另一种可能性。最后以往断绝跟别人来往的春树,居然变成懂得关心樱良的情况下,樱良终于发现「自我」,成为了独一无二的人,得到了「活着」的另一个可能性。

樱良的伟大,在于她并不只让自己满足,她还要让春树学会肯定别人和跟别人心意相通,因此不难察觉到本作剧情的进展相当快——樱良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只想告诉你》是一个两人共同进步的故事,然而本作则更像是一部托孤的故事——樱良把春树和恭子两人互相托付。

春树结果也不负樱良所望,说出了「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春树终于第一次跟别人建立情感上的连接了。

最后春树决心比以往活得更好,要成为像樱良那般的人,当中所包含的是对她的感激、心意和承诺。三秋不得不同意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方来悼念樱良,对春树的改变也感动不已。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