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的距离—《言叶之庭》

同样的故事,已经诉说了第四次,男孩和女孩再一次被时空所分隔,但这次的分离似乎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更为轻微,亦同时是带有希望的。

十五岁的孝雄,与二十七岁的百里香,虽然坐在一起,但二人间却有着绝对无法跨越的十二年的距离。二人的生活各自有着不同的困扰,雨天时空无一人的庭园就是二人共同的comfort zone,在这里,二人能够逃避一切的烦恼(也包括不准饮酒的规则...)。纵使二人都是喜欢对方的,但表达情感时都非常含蓄,最为直接的就只有孝雄在百里香家时的表白,然而在庭园里孝雄为百里香量脚的一场却出乎意料地erotic,孝雄抚摸百里香的脚的画面充满性暗示。「所谓人类,多少都有些不正常。」以一般定义下的「正常」来说,喜欢以朱古力下酒的百里香和沈迷于鞋(恋足)的孝雄都似乎是「不正常」的。

虽然是同样的故事主题,但新海诚说故事的技巧一次比一次好,《言》在节奏和时间的控制上都更为成熟,但美中不足的是孝雄和百里香的关系的建立的部分略短,过分省略了二人在庭园里相处的部分,使二人间的感情缺乏说服力。另外在楼梯间二人相拥的一场则过份煽情,同一时间,二人相拥、主题曲响起、暴雨转为阳光,在这一场前,孝雄仍在平静地对百里香表白,突然这三种元素同时出现,剧情在瞬间推到高潮,没可能不使观众动容,但这种方法似乎庸俗了一点。

最后出片尾字幕时,新海诚借着画面上天空的光影转变,诉说了时间的流逝与季节的更替,完美地运用了「漫长」的片尾字幕的时间。

在《言》里,能够找到很多在《星之声》、《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秒速五厘米》里出现过的元素和符号。被十二年的时间分隔的孝雄和百里香,与《星》里同样被时间分开的阿升和美加子。百里香不再依靠孝雄,与《云》里佐由理离开了浩纪自己过新的生活。《言》的雨水与《秒》的樱花的关系显然易见,若百里香不读那段短歌,可以考虑说一句「你知道雨点下降的速度是多少吗?」。另外,《言》里在学校走廊二人错身而过的设计与《秒》的结局同出一辙,但孝雄和百里香回头认得出对方,处理上比回头也望不见对方的明里和贵树明显更怀有希望。

新海诚每次的新作品,作画都有很大的进步,到了《言》,作画可谓到了极致,雨水在湖面造成的涟漪、雨水投映在墙上的水影、雨水在玻璃上的痕迹、树叶间透出的阳光、湖水的倒影和反光、猛烈的阳光造成的lens flare、铅笔在纸上的笔触,栩栩如生亦不足以形容,开始时雨水打在水面上的效果,仿佛是真实拍摄的画面。对比《云》和《秒》的「超现实天空」,《言》少了一份华丽,却多了很多对真实细节的描绘,可见新海诚不再沉迷于那些「中二」的超华丽画面,作画风格变得平实了不少。(不再「每一格都是wallpaper」了)

《言》很多时候都在尝试模仿真实摄影机的效果,大量使用浅景深、转焦、刻意失焦、手持镜头造成的震动等效果,这些在前四部作品都没有出现过。动画比真实拍摄的其中一大优势就是无须受到摄影机的限制,能够造出摄影机无法拍到的画面,然而新海诚却选择放弃这一大优势,自愿走进这个限制的框框,而目的只为造出「看上去很美丽」但不必要的散景。

若对焦和散景的使用是为了突出主体也无不可,但在《言》里能够看出很多时候这些技巧都用得过火了。在一些主角的close up时,景深浅得连主角的半边脸都在焦点之外。楼梯间的拥抱时,画面不停地刻意的走焦。似乎这些技巧都是为用而用。动画始终是动画,刻意模仿摄影机的效果只令画面变得突兀、不伦不类。(希望「模仿摄影机」只是新海诚的一次实验,之后的新作拜托不要再用)

《追逐繁星的孩子》误入「歧(崎)」途(无误),幸好《言》能够重回「正轨」—半自传式的爱情故事。同一个故事已经被说了四次,还可以说第五次吗?还是下次又要误入崎途?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