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初心者理解乐趣是奇迹,让老手再次得到悸动是重生-《强风吹拂》8-9

第八集里,阿走身为「专业跑者」的悲观,因为第一场记录赛的不力和六道队长大藤冈一真的几句话,加上从一开始就不看好灰二所组的宽政大,层层累积到终于爆发。

......

故事其实直到第六集都还在聚集十位选手,第七集进入第一场正式竞赛时,节奏总算明朗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总觉得连作画都有明显的进步。

第七集,只能望藤冈项背的藏原走

开始增加的大量跑步画面,和最初几集的品质相较起来也有显著的进步和用心。

宽政大学参加第一场记录赛的第七集,故事终于比较有竞技画面时,观众受到吸引,从这集开始,终于开始精采了。

第八集的序曲

第八集的冲突,正如全文最初所写,阿走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阿走的情绪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清楚没有运动相关经验(严格来说是队伍经验)的观众有没有办法理解这些角色的情绪,但是有过田径队经验的敝人,很能理解阿走并不如故事所演的表面那样,只因为「速度」而如此灰心。

强风吹拂故事本身主打箱根驿传,接力赛不免让人想起的「团队」概念,也是近年各大路跑接力赛过于泛滥的广告宣传词。

先不谈感性,团队顾名思义是靠着每个人的力量加乘得到成果,阿走担心的事情我也曾经有过:「大家很努力又如何?最终的结果还是很残酷啊。」

结果论不是坏事,对于实力很够的阿走来说,他只是总在比赛结束之后,最先看到「实力差距」是多么残忍的东西。

针对清濑笑嘻嘻、自信、毫无怀疑的立下目标,就好像看一个刚穿上直排轮的白痴,信誓旦旦的说要参加有水准的全国赛,难免会让人觉得矫情和尴尬。

这是人之常情,只不过放在阿走身上,效果只会反弹得更厉害。

或许他这样的态度有些自私和自傲了,但是他真的只看速度吗?

他只不过是知道「事实」、站在「到达目标」的企图上显得暴躁和心急了,关于他的过去,动画里还没说明,我就不提了,但是这种乍看像是反派角色的行为,在灰二处理之前,都没受到其他队员制止的理由,就是因为其他队员都了解这件事实(大概只有比较傻的双胞胎兄弟除外)。

本来还执着于自己跑的阿走、决定小试看看的阿走、开始心急的阿走、忍不住想要教训队员的阿走、终于出口想要逼走王子的阿走。

第八集的变化很快,虽然阿走的心情从最初知道灰二的企图之后,就一直是抱持着不看好的心态,但是当望着「强者」藤冈一真那种强度,还有藤冈一真无心的鼓励和嘱咐,这一切就更令人烦躁了。

这一切烦躁的过程中,上图这一小小的场景我给大加分。

生活中时常被不可避免的意外和不小心而造成的失误给弄的像是被泼了一桶冷水。

从前方切断阿走的去程,本来和自己没有任何交集的障碍,现在不断影响了顺路。

不小心与路人肩擦肩相撞,被汽车按喇叭,非恶意和非夸张举止的照相却被制止等等,明明不完全是自己的错误,但鸟事常常在运势不够稳当的时候,被归类为计算运势的一种因子。

带着很显然完全喝完的饮料空杯进入商店,还是被服务生拦截下来;

斟酌已久的讯息发出之后被已读不回;

在欧洲好不容易找到速食店想上免费厕所,结果厕所门直接锁起来要你投币;

好久没吃麦当劳,却在升级了大薯之后摔倒在走上用餐区的楼梯;

只是为了找点零钱特地买了小东西要让找钱,但店员脸色难看的不愿意收大钞。

这种小事很明显是敝人自己在发牢骚而已,但是发生在心情特别郁卒的那几天时,他们都像是在阻挡我的人生似的。

这种比喻好像有点夸张,但动画中这一幕不过五秒,也不是重点,却凸显也增深了阿走内心的阴暗。

强者的期望这次并没有在主角身上降下正面作用,秒数没有进步,阿走对叶菜的怒吼已经开始毫无逻辑、失控,阿走的眼睛开始出现黑眼圈。

于是,灰二终于出面解决阿走的急迫。

「你现在没有正视自己。」

灰二虽然多次提及,「不要只追求速度」这种点出角色陷入盲点的状况的台词,对于没有体育经验的人来说可能会觉得那就是片面上的意思,这样对这类观众而言会显得有些片面,到时候冲突解决会让剧情显得过于单薄,不过我觉得剧本有刻意降低这种无头热血的特质。

第八集接近结尾是始终清爽的灰二的爆发。

他认为阿走没有正视自己现在想要获得的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得到的东西又会是属于谁的。

跑步真的只是自己获得什么而已的运动吗?它的确是个人竞技,却也在任何一个人住进竹青庄的同时,变成一种不只属于自己的运动。阿走试图让大家跑进标准成绩,那只是阿走「内心想要的东西」,不是大家的东西。

但是动画不能让灰二用清楚明说:同样身为专业跑者的自己和阿走之间的差别是怎么来的,于是他的关键词有了:如果只知道跑步、只知道速度,那不是太无趣了吗?

灰二大概曾经也像是阿走这样子。

观众应该很容易被导向这个结论,不过剧情还没有精准说明,这里就让看过小说的我先沉默沉默。

那么重要的是什么呢?虽然台词还是白话的说:「你没看见大家的努力吗?」但要让当时的阿走理解,和让观众理解,大概还只是以为,灰二只是很在意过于精神层面的「过程论」罢了。

进入第九集

所以,观众不能不看第九集。(敝人私心是等待灰二的「状况」出现,而它也如我所愿的在这集出现了)

阿走制造的冲突余波没有延续太久,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对于阿走和王子之间的巨大鸿沟,主旨正是这篇文章标题。

第八集:阴错阳差受到「小拳王」鼓励的王子,想在网路上买下一台跑步机开始运动

王子在第九集的纪录赛里与阿走同样为观赛者,王子说:「一个月前,我根本想不到我会观摩田径比赛。」

但是对于阿走而言,那是被要求不参加记录赛、退一步的结果。

要让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人跳进一个坑里,乍看非常困难,但是一旦进入这个坑,却经常是无底的大洞。对于初学者来说,那只是两种可能性,To be, or not to be.

但将情况转到经验者身上,事情就变得复杂许多了。

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是缠绕在经验者身上的,他已经先有一层滤镜,他会先忘记这是「不一样」的「条件状况」,他会以为这是重新开始,但是这个开始跟过去有很大的不同。

他会首先不知道自己被蒙蔽了。

所以当阿走第一次站在观赛席,看到跟自己「有关系」的那群人很用力的时候,他的眼光才有了转变。

第九集的跑景让我觉得超级感动,敝人是指跑姿的处理部分。看看他们的身材、挺胸、脚的幅度、双手摆动的位置,不愧是日本人啦!!!!!(完全搞错了感动的点)

于是两个不同level的人,又一样受到感动和不只为自己付出了。

表面上着重的「过程论」永远会是这类故事激励人心的重点,但这其中还包含了非常难以解释的运动员心情。

每每在各种场合的感言看到一样的说词,说一样的感谢话,好像都很官腔甚至滥情,但运动员透过身心疲惫,要克服结果论与过程论的矛盾,只能在外人看起来矫情的边缘间游走。

不难懂,你去体验看看就知道了。(不过田径运动与其他更团结的运动不能相同比较)

一个生手能够从零到有愿意为了一件事物付出是一件很动容的事,虽然王子的热情还在有点奇怪的位置上,但这目前应该还只是这个角色的个性和外显性质,一个在目前进度里,五千公尺比敝人慢十几分钟的男子,后面要怎么突破慢人家两倍时间,就是后面的精采了。

但是能够让落入窠臼的阿走稍微跳出一点既有的框架,是我目前为止看这部作品中最激动的段落。

用一件事情佐证观众对这部的爱,应该会从这几集开始逐渐升高了:本来只喜欢ED曲,向井太一「Reset」,现在却也喜欢了OP

全季应该至少有23集,应援是必要的。

而如何应援,又是另一道课题。

希望《强风吹拂》可以给我新观点。

写于28.11.2018

题外话

为何如此执着于跑姿,套一句本季同时在认真追的秋季番之言:

~弦音~风舞高中弓道社

马拉松真男人张嘉哲(可能)说过:跑步先求跑的帅。

好看,标准,对你的身体结构也不会有伤害,跑的好看、跑的快,那同时也有自信,有强度了。

唯有这点,那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是额外的附加价值。

我坚持。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