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最后一部,在《玉子爱情故事》里看见「下定决心」

平成最后一部作品交给了简单却又美好的《玉子市场》,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倒数两天内点开这部作品并看完它。

契机到底是什么呢?看完动画,以及相隔电视动画一年后才上映剧场版续集《玉子爱情故事》,还是没想起来到底为什么会选择了它。

不过能够以玉子的故事来完结,心里其实挺幸福的。

2013年的冬季番,我已不太记得印象中《玉子市场》当初的回响到底如何,接续着K-on,一样是原创动画,因为那个时候还不算是圈子里的人,虽然喜欢看,但还没有深入理解的概念,只觉得人设跟K-on好像。

看了第一集之后,虽然商店街的形象塑造的很好,但依然觉得那只鸟太吵,没有继续看下去。

但是这两天点开来,却不停的按下一集、下一集、下一集。

不同的时间看同一部作品,心情的变化和反应竟有这么大的差异。

多数对于《玉子市场》的评论,主要都认为其没有一条明显的主线,剧情松散,想要创造日常风,却在这两者之间游走的不够明确(这里没有指涉日常系没有剧情的意思),整体来说有些可惜。

这个《玉子市场》被指出的问题,我其实也是同意的,剧情总有几次好像要从某个商店街里的人物延伸一些可以深入的事件,却又只是带过,没有处理到有个令人能够消化的完结。

像是豆腐店老板对兔子汤女儿的暗恋,简单而无奈的结束了;唱片Cafe的老板总能在角色有疑难的时候,说出不少富有深意的对白,但是想被塑造成「智者」的策略似乎有些失败,存在感和份量还不够镇住气场;或者来自遥远南方的乔伊,似乎对王子有微妙的感情......

其实动画组真的想要做的话,还是可以顺着这些人的故事,钻研出一个适合角度,透彻一点的那种,我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画风可爱,上色柔和,萌元素一目了然,这几点做出了京阿尼自己的特色。

蒂拉˙麻糬难吃,标准的吉祥物一角;故事用麻糬当做主题,看着玉子家那些圆润饱满的麻糬,让人心情不缓和、圆融起来都难;以及京阿尼引以为傲的:身躯看起来超级柔软的女孩子们,声优们也让这些角色轻飘飘软呼呼。

(个人很喜欢玉子的好友之一神奈,还有头发总是有几根外翘造型的玉子,这造型成功给人傻呼呼、有时候会小脱线的形象,这种「笨」感很熟悉啊)

或许正因为剧情没那么紧凑,后者那些外加的因素才变得更加吸引人?

我认同《玉子市场》作为电视动画,一定有进步空间,但是转移注意力之后,将眼光放向刚刚提到的那些可爱元素,《玉子市场》作为一部轻松的作品,已算是合格了吧。

我不断点击下一集的理由,也不过就是享受兔子山商店街温馨的生活圈、玉子和红豆大福以及周遭人们密不可分的幸福而已。

其实《玉子市场》对现在的我来说刚刚好,不需要什么主线。

大概是因为现在的我的人生,因为找不到主题而有些恍然,所以正在靠近类似的存在吧。

不过,试着找出想在《玉子市场》里头看到的东西,也是最近在看作品时,希望自己做到的既定事项。

镜花水月为了《玉子》写的文章里头,提到他希望看到的是关于「Everybody loves somebody」的主线,希望《玉子市场》可以更细致地谈谈「说出喜欢」的这件事情。

他举了馅儿,以及豆腐店老板的单恋等等,都是他期望能够看到更多发展、与这件主题相应的例子。

而他希望看到的,在电视动画​​结束的一年后,才在剧场版《玉子爱情故事》里实现,主要CP:玉子和饼藏的感情线走的真的好美妙。

玉子和饼藏的感情线在电视动画​​里,有点像是打地鼠。

而这些地鼠都是饼藏,探出头之后,不管观众有没有catch到,或是玉子有没有catch到(遗憾的是,玉子没有在电视动画​​里接住饼藏丢的球),最终都缩回了地底。

明明就是男主角,电视动画篇里,饼藏的存在感却一直不怎么高。

但是当他拿起摄影机,用自己喜欢的摄相珍藏玉子;向玉子丢出传话筒,一次又一次在句尾喊着「Dozo」,这种「希望能和喜欢的女孩一直对话下去」的氛围,真想为他应援。

所以,我也好希望能看见饼藏更进一步的行动。

所以,这变成了理由了吗?看完电视动画之后,接着看《玉子爱情故事》,它应该会满足我这样的期望的吧?

那么,我想看到的,是一种「下定决心」而已。

不管要藉由什么东西来「下定」的「决心」都可以,因为我对剧场版的期望,就只是它必须解决《玉子市场》还没有下定决心的剧情。

青梅竹马的设定早就已经不稀奇了,很显然的《玉子爱情故事》是纯爱向,但是已经对这种节奏、这类故事熟稔不已的我们,却还是会喜欢玉子和饼藏怎么靠近彼此身边的故事。

我的平和最后一部就是如此简单,但是京阿尼说的很好。

没有「我喜欢你的哪里」或「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多余对谈,不管是从《玉子市场》开始,还是剧场版开始,男主角饼藏就一直是喜欢着玉子的定位,经历内心的波折,总算是踏出了那一步,成为勇敢的主攻方,这份感情总算是被说出来了;接着的公式是:迟钝的那一方,必须要对青梅竹马的距离感从无认知一下子进入有认知,并不知所措起来。

如果要为玉子的爱情故事找个切入点,玉子的舞棒技能是个很棒的开始。

在舞棒社决定报名参加兔子山Marching Festival之后,便开始进行表演的准备,但是玉子一直做不好接住上抛后下落的舞棒环节,一开始只是于表演而言,但在饼藏的告白之后,每一次接不住舞棒,玉子的表情总会阴沉一次、心情总会低落一次。

好友神奈给的建议是:「必须要抓住棒子的平衡点。」

玉子不仅接不好棒子(接不好别人在言语上丢的球),也找不到「平衡点」(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把握好和饼藏的关系)。

用动作、角色内在的特征,给了观众玉子面对感情时的隐喻。

虽然也是在多数作品里可以发现的小手法,也是我个人现实生活中很喜欢做的事情。

例如,在思考着自己和这个人为什么就是没办法成为朋友时,不会直接从实际互动中的碰壁来分析,而是在日常生活中认知到自己某种习惯之后,突然与他人的互动有了连结。

《玉子爱情故事》把玉子的抛接「下手」(日语中不擅长的意思),和在本传里也重复出现的「传声筒」连接上时,剧场版把动画丽的情感也一起累积起来,没有突兀的设定,是真正属于玉子和饼藏的发展。

传声筒的存在不仅仅代表着玉子和饼藏之间的特殊连结,更是因为传声筒很明确的用「抛接」,串连起存在玉子和饼藏之间那累积已久的倾心。

存在玉子和饼藏之间的「主动和被动关系」是怎么表现的呢?

一直以来,隔着对街相住的两人,传声筒总是从饼藏这里的窗台抛向玉子所在的窗户。即使到了最后一幕、月台上的那一刻,动画组最后也还是决定从饼藏这里抛出了属于玉子的那一个传声筒。

虽然觉得有点可惜:为什么不是换玉子开始主动去带动这个桥段?但是决定「去接受别人的主动」,也是一种决心,玉子本来一直都是接住话筒、接住舞棒的角色,她本来就是需要别人推一把,才会进入状况的傻瓜。

在饼藏决定告白的那天,玉子的脑内思路也一直没有一个逻辑可循,所以突然要玉子只注视着饼藏一个人,进度增快了不少,吃不消也是理所当然的。

玉子分别从朋友那里得到了几次推动。

小绿:鉴于自己对玉子的感情,没办法直接对玉子给出什么实质的推力,但是看出玉子的苦恼,就已经是对这份感情的认同了。

神奈:对「饼藏收回自己的告白」做出了解释,让玉子放下罪恶。

史织:以自己对出国留学计画的心情「一开始一定会有所不安,但是还是想试试看」,给了玉子一记强心剂,这同样也是面对不知道会有何走向的感情人,可以抱有的心情。

而虽然饼藏前前后后好像都没有特别的人给予援助似的,但是他毫无悬念的想去东京修习电影,以及想要对玉子告白的想法,一直都是不需要被咨询的。

在唱片咖啡馆里喝了不加砂糖的咖啡,跟谁说都解决不了的心情诉诸发泄的大吼,在电脑前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删除包含玉子的影像素材,在月台上看见玉子的出现还要捏捏自己的脸颊确定是不是真的。

就算没有特别说明饼藏的感情由何而来,但是从这些「后来」的描写,喜欢一个人的心情真的不需要过多的解释,饼藏就只是没办法把视线从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移开而已。

他的决心是最先完成的。

我最初在思考玉子对饼藏告白的反应时,有些害怕会不会变成只是因为被突如其来的告白动摇,所以才觉得自己也喜欢饼藏的走向。这也是很多爱情剧变成无脑又很没意义的理由。

但是当玉子开始思考起饼藏的好、自己和饼藏之间的距离,并非想把这件事情当做没发生过;在她面临爷爷送医的危机时,只叫的出饼藏的名字;沉浸回忆时的记忆修正:想起那颗会说话的麻糬,就是在失落安慰自己的饼藏,并因此脸红起来,那么玉子这份心情应该也不需要多做说明了。

剩下的就是好好「接住」而已,因为那对玉子来说,就是比以往都闪亮的下定决心而已。

不管是在最终Marching Festival里的舞棒表演,还是饼藏第一次要告白时决定性丢出的话筒。

玉子全都心满意足地接住了。

这部剧场板中的最重要的歌曲同时也表达不少心意,为了父亲豆大的心意而制作的《恋の歌》,被馅儿问起为什么时,那种粉红色的心情就连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反应,完全就让歌词表现出来了:

「だけどそんなこと言い出せないから」

但是呢却说不出口那样的事情

能够为父亲豆大做出这样一首曲子,延续了动画的感情,并搭配着古意摇滚的调性和风格,果然《玉子》自始至终都只是想说纯真的心情,曲子中想要冲出口的话语,最后变成了歌声,这是豆大的决心。

Marching Festival中,舞棒社表演使用的曲子-坂下九《上を向いて歩こう》(昂首往前行吧),也是一首老歌。

歌词中多次重复的「回忆时光」和「一人寂寞的夜晚」,对小绿来说,是用「说谎」,继而放手让一直在自己眼中的玉子去追饼藏;对神奈来说,是用「观察」,看着小绿的放手并拥抱她的不舍;对玉子来说,是想起过去的记忆里都是饼藏。

这首曲子也曾出现在2011年上映的吉卜力系列电影《来自红花坂》中,原本还不敢向学长确认心意的小海,借着「彼此可能是兄妹」的现实,严正的告诉学长自己会永远喜欢学长的心,让两人的感情一下子释放的干干净净的。

大家都能为彼此的心情做出个了结,不管那是直接而个人的,还是需要借助任何人事物的帮忙的,最终都化做宝贵的决心。

能在《玉子爱情故事》里看到这样的发展,以个人心情的角度而言,有不少部分是为《玉子市场》感到圆满,有了一个美好的段落,真好。

心情能够传达出去、传达的好、并得到回馈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上成功的比率能有多少呢?正因为害怕会得不到想要的,所以一定得带上一点保护,带着一个借口,但是那样也没什么关系的吧?

玉子和饼藏的故事没有那么复杂,世界却没有那么简单,但至少保有简单的可能,果然还是让人想起想要传递信息的起点,其实也不过是想要让别人知道自己在这里、我有新的感情,一种很美好的原动力而已。

中间的看板,是不是跟下面那张图很相应呢

恭喜玉子和饼藏,《玉子爱情故事》很美好。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