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叶之庭/The Garden of Words》— 让你从此爱上雨天的爱情物语

高中生孝雄对于制鞋很有兴趣,每次到了下雨天,他就会翘课到日式庭园的凉亭,打开素描本画设计图。某一天凉亭中坐着像是上班族的女性,从那个时候起,两人总会不约而同地在此相遇,好感愈来愈深,但雨季的结束让这份关系充满不确定性… 感想分成「姊弟恋」、「勇气」、「梦想」和「付出」四方面:

Part 1:关于姊弟恋

【相遇时间点】

年龄差异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关键因素是社会历练和成熟度。孝雄是十五岁的高中生,雪野老师则是二十七岁,十二岁的差异在旁人看来很不可思议,不过孝雄的父母离婚,单亲家庭的孩子总是被迫提早长大,平常他放学回家要煮饭和做家事,寒暑假都在餐馆和咖啡厅打工,累积不少社会经验,也比同学早熟,并提前规划未来。雪野则在出社会后一直待在学校教书,环境相对单纯,个性没比十二年前成熟多少,不太会下厨,甚至比孝雄更不会照顾自己。

【女方的压力】

即使对彼此的情感是相等的,压力的天平始终倒向女生这一方。就算已经驻颜有术,碰上娃娃脸的男生会让外表的差异更加明显,在路上免不了感觉到旁人的异样眼光。再来就是参加双方的朋友聚会,女生觉得太幼稚,尽是小朋友在说的话题;男生觉得格格不入,比起来更有经济实力的男人比自己有魅力多了。除此之外,还有来自双方父母的压力,女方家长认为男方没有条件承诺稳定的未来;男方家长觉得为何不找更年轻或年纪相仿的对象。

至于适婚年纪的女生,本身的压力更大了,不光是答应要不要在一起这么简单,考虑的因素包括要给男生几年才能变得成熟独立(经济和个性),或是日后看到更年轻的女生变心。

【告白或忍耐】

孝雄:在雨水与枫叶形成的帘幕另一面,不知道芳名的那个人正在微笑挥手。在我看来,她仿佛就是这整个世界的秘密。

雪野:假如神告诉我,可以让我重新体验人生中的某一天,我一定会选择光之庭园的这一天。

雪野:活到现在,我觉得,这一刻,也许是最幸福的时刻。

雪野:如果你不说这种话…说不定我们还能够以温和平静、痛苦最少的方式,静静地结束我们的关系。

恋情最多想像空间、最折磨人的时候就是在暧昧不明时。对男生来说,会拼命想要了解女生的一切;对女生来说,心情无疑更加复杂,假如有点好感,一方面会想多见面,享受被宠爱的甜蜜,另一方面会犹豫何时要踩刹车,明明知道未来不会有所交集。

男生决定告白等于是连续剧立刻进入最终回,由女生决定结局是悲是喜,无论如何自己不会留下遗憾,但可能两人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永远失去联络。至于女生,就看感情和理智的拔河由谁胜出了,假如也有感觉,却老是在男生面前故作坚强或冷漠,没办法好好回应,恋情终究会无疾而终。

说了这么多,想结束关系的话,任何条件都能是理由;有心想要在一起,所有条件都不是阻碍(年纪、收入、距离…等),重点在于两个人对这份感情的珍惜和坚持,日子久了,或许就被父母和朋友所接受,毕竟要陪伴彼此到白头的不是别人,是自己选择的那个人。

Part 2:关于勇气

阳菜子老师对雪野说:「不要紧。反正每个人多少有些不正常啊!」

伊藤老师:这小子(孝雄)大概也以自己的方式,活在我看不到的世界吧。

雪野:每个人一定都背负着,从外表看不出来的地狱在过生活。

孝雄在学校看起来就是一般的国中生,和同学没有太多话说,虽然父母离异不是他所乐见的,却没有自甘堕落,煮饭给自己和哥哥吃,以及靠打工赚取未来的学费。

雪野由于学生的恶意造谣和抵制,罹患味觉障碍疾病,不得不请长假在家休养。不过每天早上她仍会装扮整齐到火车站,看何时能突破心理障碍,从月台顺利跨出脚步到电车上。这让我联想到每个人每天出门时,就戴上名为「坚强」的面具,把「脆弱」和「悲伤」留在家里了,我们只看到其他人的笑容,看不到内心深处的压力,以及正要背负的命运,可能带着身体病痛来上班、为了忧郁或失眠所苦、正处理感情或婚姻危机、要照顾年老生病的父母…等,因此要多一点谅解之心。

Part 3:关于梦想

清水:「可是真正发自内心想要创作的人,早在请教他人之前,就已经动手去做了。」

孝雄:「要成为鞋匠十分困难…我认为除非全力以赴,否则无法钻过那道窄门。我也不想借口自己想做这个也想做那个,或是想避开风险,或是为了多一点选择空间…我不是把制鞋当兴趣,而是当作一份工作…因此,这不是我想不想出国留学的问题,纯粹只是我必须去留学。」

比起台湾的六年级生大多为了父母的期望,或者追随多数人的脚步,选择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孝雄在高中时期就发现自己的兴趣,也下定决心要当成职业。老师提醒他鞋匠产业在走下坡,与其到义大利念语言学校,又不见得考上当地大学,回国找不到工作,不如先在日本一边读大学,一边摸索未来方向。但是孝雄心意已决,他从高二起拜访鞋匠,靠打工存到入学金,并透过广播学习义大利文,完成学校的申请手续,因为佛罗伦斯是引领女鞋制作的潮流之地,那边才能学到最专业的技术。

关于自己的梦想,别人的意见就只是意见而已。就像孝雄的哥哥认为他喜欢女鞋很变态,或者老师希望孝雄打保守牌留在日本,他都不为所动。毕竟是自己的人生啊!只要不造成家人或别人的经济负担,本身又能承受圆梦的代价,那就放手一搏吧!这是一件十年后、二十年后,回想起来还值得骄傲的事情。

Part 4:关于付出

雪野:「我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没办法好好走下去了」

孝雄:这双鞋是为了那个人所打造,一定可以走得更长更远。

当孝雄知道雪野处于人生的困境动弹不得时,就决心要做出一双只属于对方的鞋子。他远赴义大利拜师,花了整整五年才完成。尺寸完全按照雪野的脚型;鞋尖、鞋身、脚踝和脚踝带的外型和颜色,都是搭配雪野的肤色和气质。假如有人真心替妳着想,认真制作独一无二的礼物,妳难道不会动心吗?这是恋爱中最难能可贵之处,也是整个故事最感动我的地方。

孝雄:我不可以因为恋爱而软弱,应该要借助爱情的力量让自己变强…独自待在房间(制鞋)的这份寂静与孤独,一定能使我长大茁壮。

爱情是追逐梦想很好的助燃剂,不管你的梦想是学习技艺、出国进修或环游世界,就算那一段恋情没有能够走下去,多年之后,你仍会庆幸自己有全心全意付出过,多了一种嗜好打发空闲时间、学会一种外语认识异国文化、到了许多国家拓展世界观,人生总是没有留白。

Part 5:关于言葉之庭

我错过了被喻为神作的《你的名字》,这是第一次欣赏新海诚的动画和小说。

在《言葉之庭》小说的「后记」中,他谈到一人身兼动画导演和小说作者,动画和小说分别有杰出的地方。像一格涟漪动画,就能道尽好几张稿纸也无法涵盖的情感,可是很难像小说展现「她的脸上浮现迷途孩子般的微笑」。

我建议先看动画再读小说,动画胜出的地方为画面和配乐,有些情节看到画面更有感觉,满满的眼泪夺眶而出,而配乐有点忧伤,但片尾主题曲《Rain》很轻快,象征着雨过天晴的圆满结局。小说则有多面向的叙事角度,包括孝雄的哥哥和母亲、女学生相泽祥子和老师伊藤宗一郎,让人更了解故事的原貌,以及四十六分钟的动画中没有提及的细节。

总结来说,《言葉之庭》动画中每个下雨的场景都好有诗意,尤其是光之庭园,看完之后会开始期待雨天的来临,脑海中浮现故事中的和歌,是一部让我从此爱上雨天的作品!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