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小趣

夏至小趣

夏至小趣  图源视觉中国

夏至小趣

你的影子呢?

夏至,酝酿已久的夏抖抖手腕儿,扭扭脖子地脱颖而出,再也不用和残留的春天扭扭捏捏争地盘。空气的条带在寂静的空气里随光晕颤动,正午一大块阳光恶狠狠地砸向地面,把积攒的所有湿气热量从夏日金黄色静脉的深处全盘逼出。而夏天如此骄傲的日子里,影子却灯火阑珊处地格外低调。

其实,在我们并没有发明24节气的远古,就是“观影识天”。那时候立竿见影,是发现一年当中,每天正午影子的长短都有变化:北半球影子最短的那天定为夏至,最长的那天选为冬至。于是从古人的“看天吃饭”逐渐变为如今的“知天而作”,在观察日影的变化中,跟随它的脚步,知晓它的规律,应和它的节拍。古人的智慧就蕴藏在山西陶寺观象台13根立柱的缝隙中,就停留在元代郭守敬测量一年时间的26秒误差里,就栖身在福建冬暖夏凉的石头房子里,就蕴含在新疆坎儿井那一片片雪山融水里。

夏至小趣

北京大学宣传片

我们从小就知道地球绕着太阳转,也知道彼此存在一定倾斜的角度。可是就因为这一点不够全心全意的倾角存在,导致了后续一系列蝴蝶效应般的连锁反应:我们有了白天黑夜的长短变化,也有了四季的阴晴冷暖之分。有了倾斜,太阳就不总是钟情赤道,比如夏至就翻了北回归线的牌,因此对于北回归线以及以北地区,太阳高度角达到一年中最高,更靠近我们的头顶,由此影子就最短。而在北回归线上的城市,像是广州等地,正午时分,真真是“立人不见影”的。反过来,冬至太阳直射南回归线,此时我国的太阳高度角最低,斜射下来,影子也就最长了。

夏至小趣

你想怎么上桌?

北方是炙烤,南方是蒸煮。

夏至,是北方干热天气最多的时间,华北黄淮一带是严肃认真地灼烧。所有对夏天的回忆和情绪里都拧不出一点点水分,全是干货,放不放孜然都是浓香型的。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云层遮挡,这种热,会让你重新思考人生,那些记忆夹缝中的小情绪,都可以拿出来炙烤暴晒一下,滋滋地声响可能不是内心的翻滚,而是皮肤的焦痛。每天10点到15点,是光照紫外线最强的时候,皮肤最好躲在屋内,被子可以甩到室外,对彼此的心灵成长,身体净化都有好处。正午时分的阳光,会让你涂抹的防晒和隔离都忍不住笑场回撤,这种真刀真枪的战场,还是自行退下为妙,不然你让那些飘扬在脸上的晒斑如何收场,才够体面呢。 

夏至小趣

夏日特调

夏至的江南华南,是闷热蒸煮的特别执着认真。虽然华北午后地面的温度已然能达到50-60度,华南湿热的感觉也像人在40度水域中来回翻滚,可是热的最高级,还远远没到。因为地面接收热量,再反馈给大气是需要时间的。就好像晴朗的天气下,虽然正午光照最强,但往往下午气温最高。同样的道理,一年中,夏至的光照最强,但是夏至后面的小暑大暑,才是热的强势军团,大举入侵。之后阴气逐渐上升钻出地面,天气又渐凉爽,便临近秋天了,阴阳之间,自然内外,就是这样此消彼长,岁岁年年。

夏至之后进入盛夏,好像冬至以后踏入隆冬一样。我们开始数伏,古人接受“赐冰”,这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古人最早使用的冷藏器具是“鉴”,其实就是一个大盆,四周放满冰块,上面有一个密闭的盖子,这就是所谓的“冰鉴”;汉代民间更多使用“井藏法”,而且会加入一些蜂蜜,这在当时都是极为高级的饮品了。在唐代,人们除了喝冰饮解渴,还会把里面放入一些果味或者草药调配,有点像现在的鸡尾酒,专门出售这种的店面叫做“饮子店”,门脸小巧,随处可见。宋代以后对于夏日消暑的方式就更多了,《东京梦华录》记载宋代有“甘草冰雪水”、“雪泡金桔团”“樱桃香蜜饮”……,看来宋代的文创理念就已经崭露头角了。 

夏至小趣

说走就走,可去哪?

夏至已至,无问西东。蓝天被热的失去表达能力,人间的灵感却被蹭出新的花火,可是腿迈向何方,是个问题。

在这个“数枝石榴发,一丈荷花开”的时节,有对华南蒸煮热的描述:“自从五月困暑湿,如坐深甑遭蒸炊”;有对江南梅雨季的刻画:“一犁梅雨,前村布谷正催耕。天际银蟾映水,谷口锦云横野”;有对逃离华北干热晒的憧憬:”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夏至小趣

接天莲叶无穷碧   图源摄图网

夏至的天空,雨水和高温在忙着瓜分领地,我们也分不清是热,还是热情。反正自己陡然冷却反倒不好。虽然不是每个人每天都能幸运地感受“活着真好”,但至少也天天保持一种倾角向上的生活状态。融入“接天莲叶无穷碧”中,也可各自芬芳等风来;可以朴素的清浅,也可以用心的深刻。有些事无须说破,有些话也不必摊开,在自己的世界里声情并茂到日出日落,自己世界以外的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用力的恰到好处的人生,是一团揉透揉熟的面,不惑于情,无愧于心,为我所爱。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