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只因挥之不去-《秒速5厘米》

新海诚与《秒速5厘米》

《秒速5厘米》是日本动画家新海诚的第四部作品。关于新海诚这个动画家,博客作者思兼就曾经撰文提及过,这里就容我直接引用他的文章作为介绍好了。正如思兼所说,新海诚是个身兼编剧与作画的全才型导演。亦正因为动画中大部份的工作岗位都是由他一手包办的关系,所以在新海诚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不论是画面的演出还是剧情的叙述,都充满着他浓厚的个人风格-以角色的独白贯穿整套作品的剧情,还有借着各式各样的物件与风景去侧写角色的心理,这全都是在新海诚的作品中显而易见的特色。

而在我个人心目中,《秒速5厘米》则是一套最能将新海诚的创作特色发挥至极致的作品。《秒速5厘米》是一部全长约一小时,可说是相当短的一套动画电影。电影由三个短篇所组成,当中的剧情简而言之,就是在讲述男主角远野贵树,跟女主角筱原明里之间的一段「远距离恋爱」。

事实上,「距离」这个题材,在新海诚的作品中可说是屡见不鲜。像是他制作的第二部动画《星之声》中,其剧情就是讲述在宇宙中的女主角,和在地球的男主角之间相隔了一段以「光年」去计算的距离,令其心声无法向男主角传达。而在他的第三部动画《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中,剧情亦讲述日本在战争的蹂躏下,南北两个地域被一座巨塔所分隔。两名男主角为了完成他们和女主角之间约定,于是就驾驶着他们所制造的飞机,载她到那将南北两地分隔的巨塔。奋力也要走完那位于「云之彼端」的「距离」,完成他们和女孩之间的「约定」,这就是《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的剧情主题。

读过上述的剧情简介后,相信各位读者也都能理解到,上文所提到的两套动画,在设定上也都包含了不少科幻的元素。当一套电影以科幻元素作为设定时,最麻烦的地方在于导演就需要额外用上不少时间,去跟观众解释这些设定是怎样的一回事。这点处理不好的话,就很容易削弱了剧情的流畅度了。而《秒速5厘米》能成为个人心目中最出色的新海诚作品,个人认为正正是因为它少了「科幻」这个包袱-在无需多费唇舌去解释故事背景的情况下,新海诚能够更集中精力去描写各个角色在这段「远距离恋爱」里的心理与情感变化。结果,新海诚在这套作品中,于感情上的刻划的明显比前作来得洒脱。在这种专心做好一项主题的情况下,《秒速5厘米》结果成为了一套出色的恋爱作品,而不再出现如前作般于「科幻」与「恋爱」这两个题材上摇摆不定,结果显得有点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情况了。

在《秒速5厘米》中,新海诚透过不同的对白与场景,以颇具诗意的方式侧写了一众角色于这段恋爱故事中的各样情感。虽说看电影从来都是一件很主观的事情,如何解读剧中的对白与场景也是观众的自由。但我相信与其他人交流一下自己对一套电影的看法,亦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所以,想在这里特地抽出两个主题,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秒速5厘米》中部份场景与对白的一点想法。

1.樱花与雪

电影的名字《秒速5厘米》,是取自于剧中女主角筱原明里的一句对白:

「樱花飘落下来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啊。」

由此可见,「樱花」可说是这套电影中最具象征意义的符号。但有趣的是,「樱花」在整套电影中,其实就只出现过两次而已。第一次出现是在电影的开首,那时男女主角贵树跟明里还是个小学生,两人是一对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而第二次出现,就已经是电影的最后一段了。那时贵树已经于大学毕业,并一个在东京工作。他已经很久没有跟明里联络,但心里仍旧是对她念念不忘。这个名为「思念」的沉重包袱,一直紧紧地压重他,让他只能茫然地生活,也无法再跟其他人好好谈恋爱。以往两人肩并肩地走着,那条开满樱花的东京街道,如今只剩下贵树一人。

在贵树的心目中,「樱花」所代表的就是他和明里两人之间的爱情。但其实像这样的「樱花」,确实曾于两人之间存在过,但在最后却只是贵树的一厢情愿而已。剧中和「樱花」这个象征作鲜明对比的,就是于明里居往的栃木中所出现的「雪」。剧情前半段讲述于中学时期,因为明里要搬家到栃木的关系,两人结果被迫分隔两地,只能以书信作联络。后来连贵树也要搬到鹿儿岛,两人的距离由此变得更为遥远。在搬家前,贵树下定决心,决定乘火车到栃木和明里见面。

结果,在经过火车因大雪而误点这一番波折后,贵树最终也在漫天飘雪的栃木中,见到了想念已久的明里。明里带了贵树到她在信中提及过的一颗樱花树,但在大雪下,樱花树当然就只剩下一堆光秃秃的树枝了。就在这一刻,明里提起了她在小时候跟贵树说过的一句话:「呐,不觉得(飘落的樱花)就像雪一样吗?」

明里的这句话是一个魔法-在这一刻,漫天飘雪变成了樱花,光秃秃的大树变成了回忆中的樱花树。贵树跟明里的恋爱在这一刻复炽,两人在树下接吻了。只不过,这颗所谓的「樱花树」,其实只不过存在于两人的想像之内而已。在接吻的镜头中,贵树念着一段痴情的自白,细诉他对与明里的恋情所怀着的不安心情,随着这一个吻而一消而散。抱着将冰冷的白雪,当作春天中温暖的樱花的幻想,贵树只此就无法再放下他对明里的感情了。

2.被风吹走的信,没有交出去的信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结果贵树跟明里之间的爱情,就只停留在这最美的一刻。其实不论贵树还是明里,两人都心知他们往后都无法轻易地再在一起。只是贵树仍执迷于他和明里在樱花树下的接吻,往后仍旧痴情地对明里念念不忘。相反地,明里却是懂得面对现实,让两人之间的感情在最美好的一刻放下。跟贵树道别时,她祝福对方未来能够好好地生活下来-其实这句话更像是对她自己所说,以冲淡自己将要放下贵树这个人的罪恶感吧。就是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选择,导致了两人在往后的人生中,也过着两种反差极大的生活。放不下明里的贵树,只能茫然地生活下去。放下了贵树的明里,最终却是结了婚,过着幸福的生活。当然,其实动画的剧情从没有说过婚后的明里幸不幸福,只是与贵树的处境所相比之下,显然明里的生活还是代表了「幸福」吧。

在整套电影中,新海诚用上了「交给对方的信」,作为了两人对于恋情所摆出的不同态度的象征。在贵树跟明里于栃木相见前,两人都分别写了一封给对方的信,而这两封信却有着不同的下场。贵树所写的信,在他乘搭火车到栃木的旅途中,不慎被风吹走,这让他曾经陷入了一阵的绝望。但在经历过那在樱花树下接吻一晚后,贵树却以为两人已借此表达出对对方的心意,无需再靠那封信去将感情传达。结果,贵树就一厢情愿地抱着「想保护明里的想法」,离开了栃木。

至于明里所写下的信,最终也没有交给贵树。但和贵树不同的地方是,贵树是因为受到命运的捉弄,因此而无法将信交给明里。但明里却是一直都紧握着给贵树的信,只是到最后也没有交给对方而已。从这「不可抗力」到「个人意愿」之间的分别,就能看出明里和贵树对两人之间的恋情所抱持的不同态度了。明里很现实,始终明白到两人的感情难以再维持下去,结果还是没有信交出去。而贵树的信被吹走,这一段剧情已经预示像他跟明里的恋情会像那封信的下场一样随风而散。只是失去了信的贵树,最终能走上的,或许就只有一厢情愿去相信着那段爱情的道路而已。就这点来看,也只能说贵树是个注定的悲剧角色吧。

除此之外…

除了上述所提到的两段情节外,在这全长一小时的动画电影当中,其实还包含了很多侧写出角色们的想法、处境及情感的对白和场景。像是在第一篇故事「樱花抄」中,新海诚就以贵树一早写下的火车时程表,对比着那因大雪而不断延误的火车班次,侧写出贵树对他和明里之间的距离所抱持的焦躁与无力感。在第二篇故事《太空人》中,则借着另一名角色澄田花苗的视点,以及那在种子岛上发射的人造卫星,侧写和比喻贵树那仍然漫无目标地追遂着明理的身影的心理状态。而在最后一篇的故事《秒速五厘米》中,则有着以主题曲「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作为背景音乐,并配合着贵树和明里由小孩到成人之间的各个片段所组成的一段MV。这段MV漂亮地对照出两人因分别执着及放下他们之间的恋情,而过着截然不同的人生。电影的最后一幕,则来了一个首尾呼应-和电影的最初一幕一样,贵树和明里两人在开满樱花的平交道上擦身而过,只是这次明里并没有像两人还是小学生时一样,在栏杆的另一端等着贵树而已。在平交道上驶过列车,象征着命运的拦阻,令贵树和明里两人最终无法相爱。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