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要再幽怨和惭愧 — 《人渣的本愿》里的安乐冈花火

自寻伤害的女孩

当《人渣的本愿》的故事愈演下去,我们就知道这位自觉为「人渣」的女主角安乐冈花火,其实是一个在爱情路上不断自寻伤害的女孩。

《人渣的本愿》的故事起始于花火对「哥哥」呜海的单恋。在花火还是小孩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已经离婚,其父亲则因为有新对象而离开了这个家庭。在花火的生命里,呜海就是那个从小已代替了父亲的位置,唯一一个会温柔地对待自己的男人。长大后的花火,仍旧视呜海为「命中注定的人」,就是基于如此缘由。

但花火只能够得到呜海的温柔,却无法得到他的爱。故事一直以来,呜海在爱情上的目光,由始至终都只定睛于茜一人身上,没有对花火有过一丝爱情上的好感。没有勇气去表白的花火,看着如此光景也束手无策,结果只好选择逃避,和同病相怜的麦结立「互相成为对方的替代品」的暧昧关系,借此抚平寂寞。这就是花火自觉「人渣」的根源,亦是故事告诉我们,为何花火得不到呜海的爱的表面原因。

但随着故事继续演下去,我们就开始明白,花火无法得到呜海的爱这一结果,其实在更早的时间已经埋下,这是一场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失败的恋爱。在第六集中,花火发了一个恶梦,回想起小时候她与呜海的一段对话。那时候花火跟呜海哭诉,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出生,才会让父亲离开了自己的家庭。那时候呜海安慰她,告诉她问题不在于花火身上,而是爱恋这回事,始终会有逐渐破碎,让两人无法在一起的时候。但呜海跟花火之间却不会有这个问题,因为呜海说,他们一定不会相爱。

也就是说,无论花火承认与否,在她的记忆深处,她已经一早知道呜海是不可能爱上自己了。看罢第六集的这段剧情,再回看花火在故事开始时,那些「呜海是我命中注定的人」、「一直以来,我眼中只有​​哥哥」之类的自白,就更觉有种自寻毁灭的悲壮了。最讽刺的是,呜海的那句「不会相爱」,却是出于他对花火的爱护,才会宣之于口。原来让花火所倾慕的温柔,亦有着一体两面的残酷。

这个注定为悲剧的故事,偏偏作者还要为花火加上更多残忍的篇章,为她带来更多的伤害。那个呜海一直倾慕着的茜,其实是个借掠夺他人的爱情,从而得到快感的女人。看穿了花火对呜海的单恋后,茜就把她与呜海之间的关系玩弄于股掌之内,对花火多次施以精神上的伤害。伤痕累累的花火,在绝望当中得出了一份觉悟 — 既然如此,我也成为人渣好了。第四集里,在不含爱意的情况下,花火接受了同性好友早苗的爱。事后她在公园如此自道:「既然现在的我比不过茜,那我就要改变给你们看,不管我会变成怎样。」

只不过,这个曾说过「没有比不喜欢你的人对你的爱意,更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事情」的女孩,把爱情的份量看得比什么都要重的花火,真的能成为一个将情感弃如敝屣,玩弄爱情的人渣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了。在机缘巧合之下,花火遇上了一个曾和茜上过床,但很快就被抛弃了男生。她决定拿这个男生作为试金石,尝试担当一个玩弄他人感情的角色。但结果,在花火那种一方面仍觉得爱情不是用来争夺,一方面又强迫自己要改变要胜过茜的矛盾心理下,花火终究无法驾驭「人渣」这个角色,反过来被那男生所抛弃了。如同第七集中花火在桥上的独白:「根本得不到别人的关怀,得到的只有欲望…现在的我已经分不清两者的分别了」,迷失了自我,却还是依旧寂寞,这是花火第二次遭受的伤害。

最后一次的伤害,则源自于麦这个男孩,这个曾经将对方视为「替代品」的人身上。其实严格来说,问题并非出自麦身上,原因是花火也实在太过天真了。在那一刻过于寂寞又无助的花火,决定地来一场看似胜算很大的赌博,让她和麦有借口成为真正的情侣。花火和麦约定了,在暑假完结前,两人都分别要鼓起勇气,向自己心爱的人告白。「就这样两人都彻底地被甩掉一次,然后成为真正的恋人吧」,那时候花火打着如此的算盘。

结果,花火的告白当然犹如命中注定一样,得不到理想的回答。可是花火却小看了茜,麦的告白,虽然得不到任何承诺,却真的让两人的关系能再跨一步,让他得到了茜的「爱」。在夜晚的公园里,只得花火一人被甩掉,换来的也只有麦的一句「对不起」。那一刻,花火真的几近一无所有,只剩下她自己一人了。这是花火第三次在情路上受到伤害。讽刺的是,在第五集时,麦曾经在床上对花火告白,说二人不如认真交往,那时拒绝的是花火。结果三集过后,连「代替品」都一并失去的,已换成了花火。

拯救了花火的两个人

可幸的是,故事也没有让花火以遍体鳞伤的姿态告终。而是找来了两个人,让花火寻获了恋爱与寂寞以外的自由。这两个人也有着鲜明的对比 — 她们一个是花火一直爱着的朋友,一个是花火从小就讨厌的人。

朋友这个角色,自然是花火的唯一好友早苗了。如同第四集中,每当花火受伤时,早苗就会「乘虚而入」,将花火拉进自己的怀中;这次在花火连麦都失去了以后,则是由早苗邀请花火到轻井泽渡假,来一趟「疗伤之旅」。在旅行的过程当中,两人当然再次发生了超越友谊的关系,甚至在这软弱的一刻,花火都只能默念着「谁都别为我现在的心情取名,这就是最后了」,亲吻了身旁的早苗。

但让人意外的是,原来想为这段关系作一个决断的,竟是下定了决心的早苗。在旅行的最后一夜,早苗抢白了将要吐露真心的花火,说道「如果在花火彻底失恋后,她也无法得到花火的爱的话,她就决定放弃」。然后如同展示决心一样,她走出了二人独处的房间。

但花火想说的却不是这样的事情 — 她仍旧无法将早苗当成恋人,但却想将摰友的位置留给她。在雨中,两人第一次激烈地吐出心底话,花火哭诉着,她想让她的好朋友打开心扉,更多地了解她,就算要经过漫长的等待也在不惜。对于一直以来只思考爱情、只思考寂寞,只思考有没有人在旁陪伴的花火而言,这次她终于明白到,对于情感,其实还存在更多的样式,无需无时无刻都受困于爱情与欲望之中。其实花火早就察觉如此的事情,不然在第五集里,她也不会因为「唯独不想利用小绘」,而决定表明她拒绝早苗对她的情感。只是那时还一心想着要当人渣的花火,还不懂得该怎样表达如此的想法,但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花火也总算有机会想通了,然后给予一个更好的答案。这次的告白,是花火挣脱枷锁的第一步。

至于为她带来启发,让她最终能真正地脱离枷锁的,就是从小时候花火就一直都看不顺眼的最可。第九集的尾声,剧情讲述最可坐在树下,吃着从小卖部买来的面包。这时候花火从她身边经过,当然就少不了如惯例一样的来一段二人吵架情节了。但这次的对话却有点不一样— 最可告诉花火,自己买回来的面包也一样好吃(呼应第二集里麦从小卖部帮她买面包的情节),只要花火也只尝试自己一人去走一段路的话,就能明白箇中感受。那一刻,花火才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都「没有想过自己一个人能走出去」。独自一人并非等同寂寞,这是最可为花火带来的启发。

在那一刻,花火和最可的身份是一样的,两人都是得不到所爱的人(麦)的爱,所以才能以平起平坐,又同病相怜的方式,为对方带来了慰藉。同样的意象,在第十二集里又上演过一次。在学园祭里,花火漫无目的走进了一个课室,才发现那里原来上演着时装秀。最可在台上穿着婚纱,望了一眼台下的花火后,就洒脱地自己脱下了头纱,展现了美丽又带几分强悍的姿态。在传统的婚礼,头纱是由新郎脱下的,是为敲定二人已成为夫妇的仪式。最可自行脱掉头纱,自是印证了她不再需要「王子」,不需要梦幻的婚礼,而是一个人也能走下去了。论喻意,这是和第九集的情节重覆的,但这一幕也是整套动画中最可令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情节,就当是给这角色一个圆满的结局吧。

你别要再幽怨和惭愧

故事的最后,若要形容花火那一刻的状态的话,我想「解脱」会是个合适的形容词。

会是解脱,是因为花火现在已经明白,一个人不等同于寂寞,爱情也并非只有沉重得可怕的重量,以及对待身边的人,也并非只有填补空虚这一途。看着呜海将要和茜结婚,当然也仍旧会有难过的心情,但却不再是如何世界毁灭一样可怕的事情了。现在花火和麦都已经独自一人了,但两人就非得走在一起不可吗?也未必,至少抛下了「相互替代」的念头,不再因寂寞而碰触对方后,花火就觉得这种「从来未有过的,在为对方着想的感觉」,也有其宁静而温柔之处。就算只是单纯地交换鼓励对方的言语,说「你也努力过了」,亦是一样温暖。

结局中最令我深刻的,是故事再上演一次花火被告白的情节。这次花火仍旧拒绝了对她告白的男生,但却再没有冷酷的话语,而是简单地,甚至是有点腼腆地这样回答:「对不起,但是谢谢你」。相比起第一集的「没有比不喜欢你的人对你的爱意,更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事情」,这句话当然显得普通又没有特色,但对花火来说,能够作出如此回答,我觉得却是更好的事。毕竟一直以来,在花火的言词间所透露着的,就是她把爱情放在一个高不可攀的位置,结果也正因如此才会屡屡受伤。现在的她,就是变得豁达,才能放过自己,并给予那男孩 — 以及自己 — 如此的回答。

不代表这就要放弃爱情,如同花火最后的独白,事情纵然依旧困难,但她仍旧会继续寻找真心。只是这一刻,花火已经能洒脱地去爱,而不是因逃避寂寞,而自寻伤害地爱了。作品能够演绎到这份「一个人的自由」,是为我喜欢《人渣的本愿》的原因。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