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寻你开心,你赠我兴奋 — 《人渣的本愿》

初看首三集的《人渣的本愿》动画版时,就觉得这作品的名字实在改得有趣。虽取名为「人渣的本愿」,女主角花火又在故事里自称为「人渣」;但故事愈看下去,就愈觉得女主角行径,跟我所认知的那种「爱情中的人渣」相距甚远。

一方面,我是明白为何花火会把自己当作人渣的。花火一心一意地爱着自己的「哥哥」鸣海,却无法把自己的爱意宣之于口,只能眼白白地看着鸣海对同为老师的茜神魂颠倒。结果为了寻求慰藉,花火就决定和同病相怜,和心里喜欢着茜却又不敢示爱的麦,建立起不是恋人,而只是单纯把对方当成替代品的复杂关系。虽然实际上,花火并没有和鸣海缔结过任何恋爱上的约定,但像这样和别的男孩结下暧昧的关系,花火仍觉得自己在精神上出了轨,因此自称为人渣。

但另一方面,如果从抽离的角度去看的话,我实在觉得花火的如此行径非但称不上为「人渣」,更可说是作了个十分「安份守己」的选择。就结果论而言,花火所作的选择,就是没有打扰别人的恋爱,而是找个同病相怜的人去安慰自己。在没有伤害任何人、任何关系的情况下,就把自己当作人渣,在我看来,实在个沉重得过份的说法了。

和「人渣」这种自觉相反,花火其实是个十分认真去对待「恋爱」的人。像第二集中,有位女同学因为有爱情上烦恼,而找了花火作商量。听罢女同学在青梅竹马与学长之间周旋的故事后,花火语重心长地说道「如果因两人都喜欢,不知道该选择谁而感到痛苦的话,就尽量去感受这份痛苦吧」,结果女同学反应是有点错愕,只得微笑着回答「我只是因为不想做错选择,才会感到苦恼」。也就是说,那女同学只是担心自己在关系上拿不到最大的好处,才害怕作出选择而已。花火以为,爱情就是对自己所爱的唯一一人付出所有,所以才会沉重、令人痛苦,谁知在别人眼中,爱情也可以只是一场功利的计算。

所以与其说是「人渣」,还不如说花火只是太重视「爱」的份量 — 至少到第三集为止,她仍是个这样的女孩。同样是第二集的剧情,花火难得有机会和鸣海独处,谁知道在途中,呜海就已经被从音乐室传来的,由茜弹奏的钢琴声所吸引。看着如此光景,花火就只能生闷气,随后和麦一起去唱卡拉OK发泄。花火所点唱的歌是〈青春狂騒曲〉,在包厢里,她吼着「我们的情谊/就这样什么也不剩吗/和你一同渡过的时光/不久后就注意到那是我们的全部」。这几句歌词,听起来就像是花火的自白,唯一的分别是,最后一句的「我们」要替换成「我」而已。

望着如此激动地唱歌的花火,麦就只是冷静地,幽幽地丢下了一句疑问 — 「放弃这段关系不就好了吗?有更多被鸣海还要帅气的人吧?」。面对如此疑问,花火没有作任何回答,就只是拉着麦,要他和自己一起合唱。「思念滚动化作强烈的漩涡/融合吧/融合吧」,麦的那一句问题,其实无论是花火还是麦,两人都无法有圆满的答案。和前述的女同学不同,两人的爱都不出于纯粹的计算,而是基于小时候或过去的经历,才会对对方产生坚定不移的爱慕。但各自的对象却又不能回应自己的爱,那怎么办呢?就只能像歌词所言,把思念化作漩涡,让自己融入其中了。

结果也真的一语成谶,以花火和麦为中心,两人的关系化成了漩涡,将更多人卷入其中。在第四集里,花火发现了那个鸣海所爱慕着的茜,原来是个为了满足自己的「掠夺」快感,就会肆意地玩弄别人爱意的女人。为了掠夺花火对鸣海的爱,茜更设局让花火目击鸣海的告白,对她施以最具毁灭性的一击。随之而崩溃的花火,在这时候也无法拒绝同性好友早苗的主动献身,终究和对方踏出了超越友谊的一步。原本勉强维持着的关系,在一瞬间里就全部崩溃了。「你已经成为了像那女人一样的人渣呢」,花火脑海中的分身,如此嘲笑着她自己。

花火在回绝男同学对她的告白时,曾说过「没有比不喜欢你的人对你的爱意,更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事情」。这句话作为拒绝别人告白的台词,虽然明显是过份冷酷,但从另一个层面来看,也足见花火对「爱情必须包含双方的爱意」这回事看得有多重。所以在第二集中,花火才会不解那找她倾诉的女同学的想法,在第四集中,对茜那种不含爱意,只为掠夺而生的爱情观感到动摇。然后到最后,自己也在不含爱意的情况下,接受了早苗的爱。这才是花火的真正沉沦,真正地成为了人渣。

究竟思念化作漩涡后,还要把多少人卷入其中,成为人渣呢?故事才演了四集而已,相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爱恨交缠的戏码等着上演。让我们来看看,在漩涡之内,还会有多少人能独善其身。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