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世界的角落里,有人这样活着—《在这世界的角落》

进戏院去看《这个世界的角落》这部电影前,原本猜想即将上演的,会是个注定悲伤的故事— 毕竟看其故事简介,得知剧情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时代背景,加上女主角铃又是广岛出生的;对熟悉这段历史的观众而言,难免会预料其中必有令人掉泪的悲剧情节了。

但结果却是出乎意料,悲剧确实是发生了,但却是在意想不到的时点与情况下出现,亦没有预期中那种从头到尾都在怆地呼天的悲伤。那段情节,反倒像是把一颗小石子掉进宁静的湖面一样,动作平稳而安静,却令观众的心房泛起阵阵涟漪。

导演片渕须直在讲述《这个世界的角落》的故事时,一直故意去「延长日常」,将观众在观影前预期要看到的悲剧延后发生。观众原本已经紧绷神经,打算去看一套关于战争的悲剧了,结果却屡屡被剧中的日常小事逗笑,紧张的情绪渐渐地放松起来。但就在观众已经松懈的时候,导演却终于引爆那颗名为「战争残酷」的炸弹— 如同故事里的情节一样,是一颗一直存在,但未碰触之前都不会带来伤害的未爆弹— 以情绪上的落差震撼观众。这就是「延长日常」手法在剧中所带来的效果。

由故事开首,讲述女主角浦野铃千里迢迢嫁到吴市,到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吴市也卷入战争漩涡,在这大约占电影长度一半的故事里,片渕须直写下了三段以反差营造幽默感的情节,屡次让观众的期望落空,紧张的情绪化作笑声。

第一段剧情可视作热身,讲述铃在和前来相亲的周作见面前,她的奶奶就教导她,说在初夜时如果丈夫问她有没有带雨伞过来的话,就要回答「我已经带了把新的伞过来了」。结果在铃和周作结婚后的夜里,周作真的问起铃有没有带伞过来。铃战战兢兢的回答「有」之后,周作却真的如字面上所要表达的意思,拿了她带过来的伞,去拿挂在房间外的东西进来吃。原本观众预期要发生的转折,最终却以幽默作结,就是导演想要营造的落差。

接下来,当故事描述战争愈演愈烈之时,导演这一记「营造落差」的手段,效果就愈见明显。剧情讲述铃在山上画画,结果被军警当作是间谍,闯进铃的家翻箱倒柜。就在这段充满紧张感的剧情过后,径子等人的反应却是哈哈大笑,笑说「这么笨的铃怎么可能是间谍」,因战争而来的紧张感就此落空。接下来的一段剧情的反差则更夸张,铃在田间里遇上空袭,就在这时候外父圆太郎赶过来,把铃带到夹缝里躲避炮弹,自己却突然在空袭里晕倒。岂料镜头一转,圆太郎原来不过是因为加班工作太累,才在空袭时睡着了。预料因战争而生的悲剧,又是落空。

就在观众的紧张情绪被屡屡化解,反倒被天真又有点傻气的铃逗得会心微笑之际,导演就在这时为观众带来了最冷酷的转折— 那颗带走了晴美的生命、铃的右手的未爆弹。失去了紧张感的观众,在这时候被再次提醒,我们其实是在观看一个关于战争的故事。原本观众就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但在导演的铺陈下,反倒变成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情绪在无法预料的情况下波动起来。这种透过剧情调整观众的情绪与期望,借此带来更深刻的悲伤的手法,是电影中最令我欣赏的部分。

除此之外,我也喜欢导演如何借这一段剧情,告诉我们战争最残酷的地方,是那种生命可以像玩笑一样,随时随地,毫无意义地被带走。如同剧中铃的独白所言,或许她用另一只手牵着晴,或是站在另一个位置的话,结局已经可能不再一样,但偏偏战争就是不容许如此的事情发生。军警的搜查、漫天的炮火,她们都挨过了,但原来战争夺走生命的方法,是可以如此不起眼,如此的简单。


《这个世界的角落》是一部情节丰富、感情细腻,细节亦做得尽善尽美的电影,其中内容还有很多讨论的空间。这里想再多写两段,令我印象犹其深刻的情节:

1. 故事尾段,当剧情讲到电台播出了天皇的《终战诏书》,象征日本的正式投降后,包含铃与径子两人,众人的反应无不悲愤、或是在国旗之下的痛哭。但过了不久,剧情就写到在晚上,外父圆太郎拿出白米,让大家吃一顿久违的白饭,再努力走下去。家仇国恨是大时代的印记,但世界角落里的人们,最需要的还是能继续活下去的力量。

2. 故事最后,以一句「谢谢你,在这个世界的角落中找到我」作为总结。《这个世界的角落》的故事,以铃与周作在城市里因一同被拐带而相遇为开始,到最后则是两人在广岛里,与一个因核爆而流离失所的女孩相遇,并以两人把她带回吴市,作为故事的结局。铃人生中每一次的相遇,对他人伸出缓手,都会在未来为她带来帮助(包括在吴市重遇阿凛,那个小时候曾把西瓜留给她吃的女孩)。就算经历过这么多悲伤的事情,铃却仍旧没有自己内心的良善 — 如此结局虽然简单,但仍旧感动了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