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族和妹妹都想有为自己战斗的人 — 重读《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第一卷后的随想

最近我在读三木一马的著作《只要有趣就够了!发行累计6000万册:编辑工作目录》。这位(前)电击文库的王牌编辑,在书中提到他和作家伏见司在讨论《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这部轻小说的创作方向时,会先不去设想故事接下来将要怎样发展,而是想像自己正在和故事里的主角一同战斗,解决在剧情里自然而来的难题。会采用如此方法的原因,据三木的说法,是「因为这样比较有趣」。

三木一马在书中举例,在《我妹》第二卷中女主角桐乃所碰上的敌人(危机),是「社会舆论的冷漠」和「好友(绫濑)的轻蔑」,而第一卷的敌人则是「被双亲发现自己的兴趣」。读罢三木一马所写下的这些文字后,首先佩服的是这编辑果然很了解自己的在负责的是一部怎样的作品,用「战斗」来形容《我妹》初期的故事方向,确是十分精确的比喻。接下来浮现在脑海里的,则是自己过去读《我妹》时的回忆— 那时候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部小说,正是因为在故事里,找到了会为身为御宅族的自己去发声、去战斗的人。

《我妹》的女主角高坂桐乃,除了有着表面上那个受众人欢迎,文武双全又可爱漂亮的「女国中生」身份外,背后还有着特别喜爱妹系动漫作品的「御宅族」身份。小说第一卷的故事,就是以哥哥高坂京介在偶然的机会下,发现妹妹桐乃原来偷偷地藏着以攻略妹属性女角为题材的色情游戏,结果京介就被桐乃抓去作「人生咨询」,就此开始进入御宅族的世界,并帮助妹妹解决御宅方面的烦恼,原本已经生疏的兄妹关系也渐渐地重新熟络起来。《我妹》初期的故事主题,就是这种渗了御宅元素的兄妹日常喜剧。

「御宅元素」在《我妹》故事里的作用,除了在初期作为引导故事展开,让已经形同陌路人的兄妹能够再度连结起来的设定外,亦有着往后为两人的日常引发危机,让故事得以掀起高潮,以「打倒敌人」作为结局的作用。在《我妹》的世界里 — 或许亦如同我们当下所身处的现实世界一样 — 「御宅族」是一个被污名化,备受歧视的族群。套用《我妹》里的说法,御宅族是「日本女国中生最讨厌的族群」,也是「正常大人会隔着有色眼镜去审视」的兴趣。这就是「御宅」会为有着双重身份的桐乃带来危机的原因。

在《我妹》第一卷里,在经历过共三章二百多页,无风无浪的欢乐日常后,剧情突然急转直下,讲述桐乃的御宅兴趣被父亲发现,结果被迫放弃如此兴趣,还被要求把她的宅系收藏品全都丢掉。这时候就是「战斗」的开始 — 由男主角京介挺身而出,为妹妹的御宅兴趣辩护。故事中桐乃以无比认真的态度对京介说,失去了御宅这个兴趣的话,「就会变成之前的我都不曾存在过」,所以她「绝对不会停止去喜欢这些东西的心意」。然后京介在和父亲「对决」时,拿出了桐乃和宅友们网聚时开心地吵闹的照片,也说了这一句话:「因为有这些,她才能做她自己!」。只想被当成普通人,让「宅」像其他的兴趣一样被正常看待 — 我想,这也是很多御宅族一直以来的心声。

当年的自己读着这些对白,内心无比激动,因为我觉得,终于有人会为自己发声了!至少于我而言,读《我妹》的一大乐趣,就像看《包青天》跟《暴坊将军》这类作品一样,在剧情里看到有人为属于弱势的自己出头,进而产生了共鸣和快感。《我妹》作为以男性为目标读者的轻小说,其中一样有趣的地方,就是读者除了能代入作为「拯救者」的男主角外,也可因其御宅族的身份,同时代入作为「被拯救」对象的女主角。像《我妹》第一卷的最后一幕,在历经捍卫其御宅身份而作的战斗后,桐乃脸上挂着害羞的微笑,说了一句「谢谢哥哥」。如此对白,自然是典型让女主角散发可爱魅力的举动,读者自然可套入京介的身份去好好享受。但有趣的是,因为读者(大多数)也是御宅族的关系,其实也可将这句「谢谢」,理解成桐乃代替我们去为京介的战斗而作的道谢。一方面能享受「妹萌」,另一方面则能享受「为御宅的身份而战」的共鸣感,如此双重的故事主题,正是《我妹》这部轻小说的魅力所在— 那时我是这样想的。

不过事实就是,至少伏见司本人可不是这样想。接下来《我妹》的故事,除了第二卷仍旧以「与大众对御宅族的偏见去战斗」为主题外,其后的内容已开始向另外的方向发展。故事仍旧以「战斗」作为推进手段,只是往后的战斗目标,则落在守护桐乃的创作不被别人盗取(第三卷),以及他能够和桐乃一同相处的日常生活(第五卷)。《我妹》在最后几卷所选择上演的戏码,则是让一众女角们轮流告白,看看那人最终能夺得京介的「正宫」之位。还记得那时我很失望,因为我觉得《我妹》原本是一部就故事层面而言很有潜力的轻小说,最后却甘愿只写一些随处可见的爱情喜剧。于是我怀着失望又不解的心情,与《我妹》这部作品渐行渐远。

现在回想,自己对《我妹》的期望,当然是太过一厢情愿了。然后在多年后读到的另一本书,则让我意外地理解到当时伏见司在创作《我妹》时,又是有着怎样的心境。同样是三木一马的《只要有趣就够了》,他在书中摘录自己和伏见司在初期构思《我妹》这部作品时所作过的对话。那时候伏见司是这样说的:

「这样一对感情超级差劲的兄妹,居然是透过情色游戏,来取回兄妹间感情的感动故事!要把这个怎么看都不可爱的妹妹,写到让人觉得超级可爱!这样的新作如何啊!」(台版P.28)

听过这一番话后,三木就发现此乃伏见司的「性癖」,并以此作为《我妹》的「家训」了。所谓的「性癖」与「家训」,在三木的语境里,前者就是作者本人的喜好,后者则是在创作过程里不可动摇的方向与铁则。由此可见,「与大众对御宅族的偏见去战斗」从不是作者想着重的主题,而不过是展露作者本人喜好的手段而已。再一次确认,那些年的我确实是想多了。

依循此「性癖」去看伏见司的新作《情色漫画老师》的话,也可以得出一些有趣的观察。《情色漫画老师》与《我妹》在初期设定与故事发展上的最大分别,在于前者相比起后者,更少为故事里的「兄妹」设置障碍与难关。《情色漫画老师》里的女主角纱雾,是男主角正宗的无血缘关系的妹妹 — 如此设定有着怎样的意义,已经是路人皆见了。和《我妹》更重要的差异是,就是《情色漫画老师》大幅削减「非御宅」的角色,无论是哥哥本人还是那些轻小说作家们,全都能够和纱雾以共通的身份和语言去沟通,自然也不会有歧视这一问题存在。剧中暂时(以动画版的进度而言)唯一与「御宅」无关的角色,就是那个想带纱雾上学的神野惠。但就算是这一个角色,也没有和身为家里蹲的纱雾起过真正的冲突,反倒暗地里帮纱雾去听正宗的心底话。后来虽又曾称轻小说是「恶心肥宅小说」,但结果却简单地就被人收服成功,反倒迷上了轻小说。「战斗」在《情色漫画老师》的故事里,基本上已经完全消失(那些「原稿对决」就不是我在上文里所提到的那种「战斗」了)。

取而代之的是,伏见司有更大的空间,全力去创造一个能萌杀四方的妹系角色。有着娇小身材,娇羞的性格,但又意外地喜欢画色色的女孩子插画的纱雾,简直是最理想的可爱妹妹。在动画版那些作画异常精良的臂部、大腿与裸足特写下,更是犹如一把千锤百炼的利剑,剑一出鞘,就能斩(萌)杀好此道者。《情色漫画老师》,是一部能让伏见司全力展现自己的「性癖」的作品。

愈说愈远的随想就到此为止吧。对我来说,会写下这篇文章,更像是一封迟来的,给《我妹》的情书。那年我就像被《我妹》抛在身后一样,不明白对方为何和自己的想法愈走愈远。到今天,我总算能够重新认识这部作品,然后跟《我妹》因了解而分开。

将此文献给我曾喜欢过的《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