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凝视深渊时,你想看到的是什么?-《来自深渊》

究竟是为着什么原因,能够让一个十二岁的少女跟一个机械人,明知自己正往地狱(奈落)的深处进发,也要潜入这个不见底的深渊呢?是单纯如旁白所言,因为深渊正以「未知的浪漫和众多的传说为诱饵」,引诱着人类进去探险吗?好奇心当然是两人(犹其是莉可)踏上深渊之旅的其中一个原因,但归根究底,让二人下定决心,不怕危险与诅咒也要踏进深渊的最大理由,就是因为她们唯有这样,才能找回属于自己的身世,或是知道「自己是什么」。

对机械人雷格而言,想要进入深渊的原因十分简单-当明白到身体的每一部份都是「奈落的至宝」,自己是从深渊而来之后,他就觉得,若要找回自己的记忆、身世,以及来到地上的理由的话,就必须回到自己的诞生之地。雷格的深渊之旅,是一个「寻回自我」的旅途。

有趣的是,其实如此说法,也可以套用在身为人类的莉可身上。望着雷格与莉可二人往深渊前进的背影,哈伯大叔感慨地说,「我们都不过是奈落的孩子」。这句话的表面意义,诉说着探窟家终究无法离开深渊,到最后一定会被深渊所吸引的宿命;但另一方面,莉可也像这句话的字面意思一样,真的是个「奈落的孩子」。

十二年前,莉可的母亲莱莎,在深渊的第四层诞下了她;亦因莱莎用上了深渊的遗物「免除诅咒之笼」,还是婴儿的莉可最终能够安然回到地上,只有眼睛还残留着一点深渊的咀咒。这个名符其实从地狱之境而来的孩子,随后十二年的人生,没有一天不记挂着眼前的深渊。莉可想成为白笛,探索深渊的最深处,固然是因为她着迷于这宏大而不可思议的世界;但最重要的原因,却始终是想要寻回那在她两岁时踏上「绝界行」,潜入深渊后就一去不复回的母亲。不然,莉可就不会读到母亲的信,看到信上写着的那句「在奈落之底等着」后,就二话不说,决定踏上进入深渊的旅途了-就算明知道,这可能是一去不回的旅途。第四集中莉可曾说,「深渊所赐予的东西,总有一天它会收回,不论是物件还是生命」,对照莉可的身世,这句话的意义就更为深沉了。

只是为了找回自己的身世,莉可的这趟深渊之旅,更像是注定会发生的事情。四集动画看下来,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有一段情节,有一句对白不断重覆出现,那就是众人对雷格说,「莉可就拜托你了」。队长吉路欧这样说过,还把莱莎的信的副本偷偷塞给雷格;纳多这样说过,明明他是一直反对这趟深渊之旅的,但最后却带两人来到贫民区,展开这趟旅程;哈伯大叔也这样说过,他甚至想保护二人,把她们送到监视基地…众人的这些反应,就好像预知到这一天终究会来临,谁也无法阻止莉可回到深渊一样。结果唯一能说出口的,就是祈求身旁的机械人,能够保护这个女孩了。

另一段令人深刻的剧情,是故事里关于莱莎的描述。在《来自深渊》的世界里,传说级的探窟家白笛,会被歌颂为英雄,乃是「超越了人类极限,能够挑战深渊的铁人」。其中莱莎更被吹捧为「在深渊的底部仍璀璨闪烁的奈落之星」,「白笛中最伟大的灵魂」。讽刺的是,这个伟大的探窟家,却挂着「歼灭」之名,因成功反杀了十二次来自别国探窟家的袭击,而被称颂为「歼灭之莱莎」。白笛灵魂虽伟大,却无法高洁地活着,双手只能充满鲜血。在这个后末日(Post-apocalyptic)的,随处可窟到「祈祷骸骨」的世界,人类却似乎不如脚下的尸体般谦卑,而是在没有秩序的大自然里,尽情地展露了自己的兽性。

队长吉路欧没有对莉可说完的故事,就是莱莎在安然地把她带回到地上之后,就到令她的调查队灭团的国家算帐,夺回「时间静止之钟」。吉路欧觉得此段落无需对莉可言明,或许是觉得如此内容对小孩来说,始终还是太过残酷了吧。可是,小孩子终究有毕业的一天,踏进深渊第二层的莉可和雷格,躲过了调查队的追捕,同时也失去了来自大人的保护。「也许我们并没有成功逃脱,而是掉进了除了人类以外,被一切生物所包围着的世界」,深渊究竟会赐予两人什么,我十分期待。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