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聚有时,道别有时-重看《向阳素描》后的随想

原作为四格漫画的《向阳素描》,于2007年首度被动画化,并凭借其高人气再推出了三季续作,暂时动画系列的最新作品是2013年推出的两集OVA《沙英.寻毕业篇》。《向阳素描》的故事内容十分简单,就是讲述四位(其后是六位)就读于同一间高中,并同时是学校附近的宿舍「向阳庄」的往客的女孩子们,她们之间温馨又欢乐的日常小故事。若以现在的观点来看的话,就是套非常典型的「空气系」(或「日常系」)作品。

《向阳素描》的原作是在芳文社旗下的皇牌漫画杂志《Manga Time Kirara Carat》上连载。这本《Kirara Carat》专门刊载四格漫画,近年极受欢迎的「空气系」作品,像是《K-ON!》、《NEW GAME!》、《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跟《黄金拼图》,都是在这本杂志或是其别册上连载的。改编自《Kirara Carat》旗下作品的动画,会被粉丝们统称为「Kirara系动画」(きらら系アニメ),足见这本杂志在「空气系」作品类型方面的代表性。乘着旗下作品的高人气,芳文社在今年6月宣布推出集合《Kirara Carat》作品内的一众人气角色的手机游戏〈きららファンタジア〉,结果才过了不够三个月,就已经有40万人进行了游戏的事前登陆。《Kirara Carat》的受欢迎程度,就此又可见一斑。

作为在《Kirara Carat》连载的漫画中首部被动画化的作品,《向阳素描》也可说是「Kirara系动画」的大前辈了。不过在十年前,那时候无论是「空气系」还是「日常系」,这两个词汇还不被动漫迷所熟悉,「难民番」一词更是尚未诞生。那时候个人对《向阳素描》的印象,倒觉得它是套不太一样的「治愈系」。《向阳素描》的故事有着「治愈系」作品内常见的,那种以温暖人心为目标的柔和风格,但又不像那年代流行的「治愈系」作品般有着缓慢的讲故事节奏,相比之下是一个更活泼、更有活力的日常小品。对于因为不喜欢缓慢的故事节奏而吃不下「治愈系」作品的我而言,《向阳素描》就正好填补了其中的空隙,成为了那年头个人最喜爱的小品动画了。

现在回看《向阳素描》,倒是能从其故事内容,发现到包含于作品之内的典型「空气系」特征。《向阳素描》的故事从由乃的视角出发,讲述这位就读于美术科,喜爱画画的女孩子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趣事。虽然「美术」明显是《向阳素描》的故事主题,剧情偶尔会以与美术有关的东西为题材,有时候也会认真地描述由乃在绘画时所遇到的困难与烦恼;但与此同时, 「美术」却不是《向阳素描》的故事里最重要的元素— 这作品所著重的,是上演一幕又一幕主角们之间愉快又温馨的日常故事,而不会着墨太多主角如何看待美术,或是如何透过练习与创作去精进自己的美术技艺。「美术」是主题,是能够引发角色之间一些有趣的对话的素材,但同时也只是作品的框架,招聚故事内一众角色的手段,而不会是故事本身的「主菜」。像这样以故事主题为副,日常趣事为主的剧情架构,就是「空气系」作品其中一项最常见的特征。

虽然我到现在还是不太明白,为何编剧在撰写动画版《向阳素描》一期跟二期的剧本时,故意把剧情的顺序打乱(像由乃入学的一段剧情,就要直到二期《× 365》的第一集才演出来,原作漫画里这是第一卷开首的故事)。只是如此的剧情编排,倒是很成功地反映了「空气系」故事的特色— 因为内容是围绕无需先理解故事脉络也能享受其内容的日常小事,所以即使把整个故事的时间轴打乱,也不会令观众在观赏整部动画时产生太多理解上的困难。这样一想,就觉得如此的故事编排其实也颇具实验性就是了。

不过从三期《向阳素描×☆☆☆》开始,动画就收起了这种打乱时间轴的讲故事方法,开始按照时间顺序去编排剧情了。毕竟故事已讲到有两位新入学的一年生入住了向阳庄,如果不按时间顺序去讲她们如何融入向阳庄的话,就会令观众在理解剧情时容易产生混乱。在「空气系」作品里,能够令平稳的日常产生变化,甚至引起波澜的桥段,通常就是讲述新角色的加入,或是某些主要角色的离去。三期的《×☆☆☆》讲述向阳庄这个大家庭变得更加热闹,四期《×蜂窝》的气氛则和之前几期的故事有点不同,因为讲述两位学姐寻跟沙英将要毕业,离开向阳庄,所以在仍旧温馨的日常故事之上,就多了几分离愁别绪。

《向阳素描×蜂窝》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第六集中关于寻的这段剧情:即将要读完高中三年级的寻,也到了要决定自己的升学志愿的时候了。虽然她已经决定了要就读美术大学,并以当上美术老师,然后回到山吹高中执教为目标,但内心仍有挥之不去的不安。因为脸色不好又缺乏食欲,而被宫子推到保健室的寻,遇上了躲在保健室的床上偷懒的吉野屋老师。在老师的追问下,寻就说起自己对未来的打算。「可是就算当上了老师,能够回到山吹执教的可能性可是很低的哦」,吉野屋老师这样说;「可是…我很难想像自己离开这个环境后的样子」,在老师的追问下,寻也开始动摇,不自觉地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寻同学,你是真心想成为老师,还是只是想留在这里?」平常看起来不太靠谱的吉野屋老师,在这时候却敏锐地看穿了学生内心的想法,并问了这个最重要的问题,让寻一下子就哑口无言。「被看穿了,我只是在考虑怎样去维持现状…现在的我,更喜欢待在向阳庄,和沙英和大家一直在一起…」

「我不想毕业啊」寻在自己房间里,不得不直面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眼角也流下了眼泪。

当时我看着这段剧情,内心可是备受冲击。「不变的日常」,不就是这部动画,「空气系」作品的魅力所在吗?怎么会让剧中的角色们,用对白自行否定如此的意义呢?我所享受着的美好、温馨又欢乐的日常,要随着寻的泪水而崩塌了吗?突然沉重起来的剧情,令当下的我完全措手不及。

还好,接下来的故事告诉我,纵使改变与别离是人生中必须经历,无法逃避的阶段,但不代表日常的美好就会从此一去不返。至少在《向阳素描》的故事里,仍旧会有后辈们继承着向阳庄里那份住客们互相守护、互相关怀的精神。寻半夜醒来,发现沙英一直在房间里陪伴着自己,并得到这个「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好友的安慰。随此之外,还有一众后辈给予自己的关怀 — 由乃和宫子为寻煮了粥、乃莉给寻发了问条的短讯,小荠则把退热贴送给寻。各人都按着自己的风格,给寻送上了关怀与安慰。如同《×蜂窝》第二集中四位后辈在浴堂的对话中所言,在向阳庄里寻和沙英就像母亲和父亲一样,一直照顾着她们。而这次的故事则告诉我们,「女儿们」已经长大了,能够担起照顾别人的责任。既然如此,就算寻和沙英终有一天会离去,属于向阳庄的温馨与温暖,却是不会改变。

在这之后,《向阳素描×蜂窝》的剧情也回归原来的步调,继续上演着温馨又愉快的日常故事。动画的最后一幕,以由乃的这一段独白作结:「虽然会有烦恼、失落的时候,但身边有能够一起分忧、一同努力的向阳庄的伙伴,那就一定没有问题了!」

从第一期到毕业篇,虽然由乃的高中生活才过了两年,但现实中却已是六年的时光。六年的时间,现实中身边很多的人与事都已经改变了,人生也从在学慢慢走到毕业的阶段。看着动画里的由乃,除了感慨自己就像看着她长大之外,也为她将要面对的别离感同身受。可幸的是,相比起不断变迁的现实,动画仍存留着不变的美好。

谢谢你,由乃。谢谢你,《向阳素描》。


不过遗憾的是,虽然萤幕之内的《向阳素描》有着不变的美好日常,但萤幕之外,却还是存在令人伤感的离别。

2015年10月,声演吉野屋老师的声优松来未佑因病离世。这个消息实在令人何其错愕,毕竟在不久之前,我们还在动画《下流梗不存在的灰暗世界》中欣赏她声演安娜这一角色时的精湛演出。无想到一转眼,却已经无法再听到她的声音了。

随着松来未佑的离开,现在再看《向阳素描》动画的《沙英.寻毕业篇》,就令人更觉感慨。在毕业典礼上,那位个性有点幼稚,为人随性,老是喜欢cosplay搞怪的吉野屋老师,收起了平常那不正经的面孔;她穿着正式的西服,脸上挂着微笑,恭喜寻与沙英毕业。作为回应,沙英握着老师的手,说了句「多谢你的照顾」,寻则忍不住抱住了老师,说道「我也想成为像吉野屋老师一样的老师」。寻的这句话,呼应的是上文提到在《向阳素描×蜂窝》中,吉野屋老师在保健室里,问寻究竟是真心想成为老师,还是只不过想维持现状的剧情。寻的这一番话,是再次向吉野屋老师确认自己的心意,以及对这位曾为自己解惑的老师,献上最后的感谢。

无想到毕业篇的这一段情节,就是松来未佑在《向阳素描》里最后的演出。吉野屋老师的道别,不但是对剧中的角色道别,也是在跟观众们说再见。

最近在翻查关于《向阳素描》的资料时,读到在松来未佑过身后,声演寻的后藤邑子,也写了一篇文章去纪念她。文中提到原本两人不算熟悉,但因为两人皆有患病的经历,于是就有了倾谈的契机,并随之成为了好友。文章的最后,后藤邑子这样写道:

「被赋予妳声音的作品和角色们,
都会永远存在于大家的记忆之中。
不只这样,更之前的人们,
之后继续生存下去的人们也会传达下去。
虽然生命的目的并不是留下存在的痕迹,
但对最喜欢演戏、带给人们快乐的你来说,
这一定是最幸福的事情吧。」

读到这里,又再次想起吉野屋老师向沙英跟寻道别的画面。除了叹一口气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谢谢你,松来未佑。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