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里的诱惑、丧失与希望 — 杂谈《来自深渊》

  1. 与丧失

在动画《来自深渊》的第十二集里,有着能够看见存在于深渊之内的「力场」的能力的娜娜奇,向雷格解释了「深渊的诅咒」的运作法则。「力场」就像一层薄纱一样,存在于深渊的每一个角落,包裹住每一个潜入深渊的探险者。这股「力场」无法被看见、无法被碰触,亦会随探险者的呼吸与动作而流动变化。当探险者由上而下地穿过这股力场时,他们并不会感受到任何变化;相反地,假若循反方向通过「力场」的话,探险者的身体就会开始并发症状,轻则头晕呕吐,重则七孔流血,甚至丧失人性,或是直接死亡。

「就像用作捕获猎物的陷阱一样呢。」娜娜奇这样总结「深渊的诅咒」。

「捕获猎物的陷阱」,这句话实在是画龙点睛地,道出了被冠以地狱(奈落)之名的深渊,其最为可怕的特质是什么。深渊被描述为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它有着险峻的地形、严酷的环境、能够预知未来的触觉,随时准备袭击人类的野兽,甚至连同为人类的探窟家,在深渊之内都可变成危险的敌人。尽管如此,以上的种种要素,都不及深渊的这一本质可怕及残酷— 这个无时无刻都引诱着人类踏进其中的深渊,只要潜入其深处之后,要不就注定无法归来,不然就是在踏上归途之时,一定会承受着丧失,失去一些宝贵的东西。

在明白了深渊作为「陷阱」的这一本质后,对《来自深渊》里角色所说过一些的对白与名词,有着更深刻的体会。莱莎在莉可只有两岁时,为了进入深渊的最深处而踏上旅途,这次的旅程,被称为「绝界行」。第八集里,当莉可与雷格从监视基地出发,再次踏上向深渊的旅途时,哭着送别她们的玛鲁鲁库说,两人将要踏上的是「一去不返的旅程」,而这次的告别则是令她最感悲伤的一次。无论是「绝界行」还是「一去不返的旅程」,原来它们所包涵的意思,不单是诉说着前方的路途有多么危险,更是如字面所言,真的是一趟无人期盼探窟者最终能踏上归途的旅程。

不过,若果探窟者的结局,就是在深渊的深处里死去的话,或许已不算是最坏的结果就是了。毕竟在故事里,从深渊的深处回到上层的人们,她们所要经历的,就是面临着各种的失丧。在「不动卿」奥森的头上,埋藏着不能磨灭的伤口,这是她因深渊的诅咒而差点精神崩溃时,抓破了自己头皮而留下的伤口。被迫潜入第六层的娜娜奇与米蒂则更可怜,她们因诅咒而成为了「生骸」,前者还能够以非人的外形存活,后者却因承受了双倍的诅咒,则成了无法沟通、无法「死去」,却能够感受到痛楚的非人生物。任谁看见都会认同,这是比死更难受的生存状态。

就算看似没有受到诅咒的莱莎,也在一次的探窟旅途里,失去了同伴、心爱的丈夫,连女儿也曾在自己的怀内死去,只是最后用上了遗物才得以复活。看似伟大的深渊征途,等待着探窟者的结局,可能就是要不死在奈落的深处,不然就是在回归之时,或要承受着比死更难受的结果。

在第二集里,因哈伯大叔把莱莎的深渊探索纪录以及她持有的白笛带回到地上的关系,镇内的人们就举办了「复活祭」,庆祝莱莎「回到他们的身边」。话说「复活祭」一词本身已可堪玩味,会称探窟家的归来(就算只有其随身物件)为「复活」,大概是早就预料着她们的旅程是一去不返吧?怎样也好,这集内容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剧中角色对白笛探窟家的描述 — 她们是「超越了人类极限,能够挑战深渊的铁人」,乃是众人的英雄。

当随后我们得知娜娜奇与米蒂的过去,得知白笛之一「黎明卿」在她们身上所做过的事情之后,无论是白笛的「英雄」之名还是「黎明」这一名号,听起来就更觉讽刺。被称为「黎明卿」,冠以「崭新」之名的波多尔多,我想他有着此一称号的原因,应是他发明了崭新的探窟方法,就像划破深渊黑暗的黎明一样吧。讽刺的是,这个有着「黎明」之名的男人,最终却为娜娜奇与米蒂的人生,带来了近乎无尽的黑暗。

尽管如此,对于这个口里说着「我本来就没有把她们当成人类来使用」的波多尔多,至少我个人而言,却没有对他有着讨厌的感觉。这位戴着面具的探窟家,尽管拿小孩做着残酷的实验,但却并非以虐待小孩为乐— 他是真心的,只把自己的目光定睛在深渊之上,亦因此为了前进,他会一切可用的方法都用上。看着娜娜奇与米蒂变成生骸的模样之后,他的第一反应「这真是有趣、太美妙了」;用成为了生骸的米蒂做实验,发现了在她身上的「不死」特质之后,也是用上「美妙」一词形容如此的发现。这些的赞叹,都是单纯对着深渊的创造而发出的,除此之外的东西,他大概并不关注。

波多尔多难以招人讨厌的原因,就是因着这份「纯粹」 — 他说自己「没有把人类当作人类的使用」,其实自己也早已丧失了人性。这种「没人性」,不完全是那种我们平常因对方做出了伤天害理的行为,而以此去斥责对方的那种「没人性」,更具体地形容的话,我会说他已经成为了为了眼前的深渊,而舍去、或失去了除此之外所有东西的「人」了。

这大概就是深渊最可怕的地方 — 从深渊踏上归途,意味着必然的失去;但同时踏进深渊的人,也可以抵不住深渊的诱惑,更早就丧失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当然,或许在本人眼中,这种东西早已不再重要就是了。

2. 希望

第十三集里,我们从娜娜奇的回忆中,得知了她的过去:无亲无故,只能在寒冷的极北之地里靠着从垃圾堆中执拾食物以过活的娜娜奇,只能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遥远的深渊上。「神啊,反正都在地底,我更想去那里啊」望着眼前的深渊地图,无力地躺在地上的娜娜奇,说着这样的话。

结果,她果真是如愿了— 在波多尔多的带领下,她成为其中一名「开拓奈落次世代」的孩子,踏上了前往深渊的旅程,并认识了她的第一个朋友,她的「宝物」米蒂。可惜命运是残酷的,娜娜奇所被赐予的一时幸福,往后换来的是更大的绝望。娜娜奇和米蒂都因波多尔多的实验而成为了生骸,后者更成为了求死不能、只能痛苦地活着的异形生物。明明是自己唯一的好友与「宝物」,但娜娜奇却只能用尽方法,尝试去了结对方的生命,却还要连杀死对方也做不到— 其中的痛苦与绝望,应是绝望得难以想像。

唯一可幸的是,在这个残酷的深渊里,始终还是为还留有人性的人们,一点微小却坚实的希望。当莉可因在第四层急速上升,而被咀咒折磨得死来活去,而雷格同时也一边放声大哭,一边忍痛把莉可的左手手腕切断。看着如此凄怆的景况,大概也是想起自己与米蒂的遭遇吧,于是娜娜奇决定现身于两人眼前,拯救眼前的莉可与雷格。虽然娜娜奇早已不成人形,但埋藏于人心之内的善良,她却没有失去。

这份善良终究为娜娜奇换来了回报 — 借着雷格的火葬炮,娜娜奇终究为自己的第一个好友与「宝物」带来解脱,结束漫长又无止境的痛苦。道别是谁也不会舍得的— 井泽诗织声演的娜娜奇,那段一边喊着「我的宝物」一边大哭的演出,实在令人无比心痛— 但在这个残酷的现实里,对米蒂来说大概已是最好的结局了。

对娜娜奇的另一安慰,就是在终究能够与米蒂道别后,她也迎来了「新的宝物」,答应了莉可的邀请,和两人一同踏上了向深渊前进的旅途。这次娜娜奇终于不再是被迫成为实验品,而是能够以自己的意志,真正地踏上深渊之旅。虽然中间经历了各样的波折,但娜娜奇当天向神祈求的深渊之旅,也终究在米蒂的守护下实现了。

在可怕、绝望的深渊里,还有一人是被喻为「在深渊的底部仍璀璨闪烁的奈落之星」,她就是白笛「歼灭之莱莎」。她确是「璀璨闪烁的奈落之星」,并不因为她能反杀多少的探窟家,或是进入了多深的深渊,而是因为她无论在深渊里历经过多少丧失与悲伤的经历,最后却仍旧能怀着自信而美丽的笑容,继续以原初的好奇心,向深渊的尽头进发。而这样的莱莎,则是对奥森这样形容自己的女儿 — 「告诉她,她能够这样动起来,是一个何等的伟大的奇迹」。而这个「伟大的奇迹」,在今天也像莱莎一样,以无比的好奇心与决心,继续向着深渊进发,并同样成为了众人的希望。

只不过,伴随着「奇迹」与「希望」而来的,是遗物「免除诅咒之笼」所附带着的诅咒— 从笼中复活的生物,会不由自主地朝着深渊前进,直至复活的生命终结。究竟这位曾在奈落里出死入生,到今天仍勇敢地不断向深渊深处前进的女孩,是被什么驱使着,踏上了深渊的旅程呢— 这一谜团,就是《来自深渊》的故事里,暂时最令人在意的伏笔了。


结论是,二期希望啊啊啊啊啊(敲碗)。在这之前,我应该会先看漫画补完后续的剧情就是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