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语里的自我与无我、诅咒与救赎 —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助六再现篇》

动画《昭和元禄落语心中》的二期取名为「助六再现篇」。标题里所说的助六,除了是指落语名号的「助六」外,同时也指「二代目有乐亭助六」 — 也就是那个曾为菊比吉摰友,在阴错阳差之下却死在他眼前,在余生成为了他挥之不去的恶梦的初太郎。在《助六再现篇》的故事里,「助六」至少有过以下四次的「再现」:

1. 延续上期故事的结局,与太郎在即将升格为真打前,请求师父菊比吉,让他袭名为「助六」。故事就是以与太郎成为了「三代目有乐亭助六」为开始,「助六」之名从此再现落语界。

2. 挨过了因被周刊揭露他曾为黑社会小混混的过去而来的低潮后,与太郎逐渐重拾人气,成为了落语界红人。一方面他受到电视台与电台的邀约,频频在节目上露面表演落语;另一方面他仍坚持在寄席上表演,与观众作面对面的互动。这种不拘形式,只要能够将落语讲给更多人听就愿意去表演的做法,令人想起当年的「二代目助六」 — 他曾和菊比吉说过,在这个有愈来愈多不同类型的娱乐的年代,他愿意迎合听众,用尽一切方法去让落语长存。「八云」负责保存落语的古典与传统,「助六」则以灵活的身段,让落语继续存留于听众的心中。现今与太郎所做的,亦同时在实践当年他拜师菊比吉时,所答允的第二个承诺:继承当年「助六」未完成的约定,与他一同寻找让落语长存的道路。

3. 故事的最后,当菊比吉在家人的陪伴下安祥离世后,在死后的世界遇上了「二代目助六」初太郎。这时候的初太郎,不再以死神之身出现,不再是菊比吉的梦魇。两人在前住三途川的路途上,重新经历由小孩到大人的阶段,仿佛回到一切错误都还没有发生的日子。在与初太郎(还有美代吉)交谈之后,菊比吉放下了最后的牵挂,安然地离开人世。

不过说到最令人感触的一次「再现」,就要数第八集的这段剧情。在和与太郎共演的亲子会途中,菊心吉突然心肌梗塞,勉力把落语说完之后,就在已落幕的舞台上倒下。在这之后,生命只剩下落语的菊比吉,却已经再没有心思去讲落语— 觉得自己发不出声音、记不住段子、无法随心所欲地在高座上在表演…「若是我身上没有了落语,就成了一具空壳」,菊比吉这样说着,然后垂下了头。菊比吉的那一头白发,原本只会让人觉得是岁月和历练的痕迹,但在那一刻,却让他显得无比苍老。

为了鼓励自己最深爱的落语家,亦同时是他师父的菊比吉再次登上高座,与太郎在得悉当年菊比吉和初太郎在温泉旅馆里所作的表演之后,决定这次倒转过来,由「助六」去带领「八云」重归落语的怀抱。在众人的配合下,菊比吉被带到了一场坐满他的旧相识的宴会,并布置好高座,好让菊比吉能够即席表演落语。身为弟子的与太郎,理所当然地先讲了一段落语作为暖场,而他选择去讲的段子是「芝滨」,也就是当年初太郎在温泉旅馆里讲过的落语。

「芝滨」是一个「人情故事」,故事内容简而言之,就是讲述一个潦倒的渔夫浪子回头的故事。初太郎很少表演这一类型的段子,当天他会选择去讲这一段落语,也是有夫子自道,让自己也能够与故事内的主角一同重新出发的意义于其中。至于多年后,由与太郎所演绎的「芝滨」则更特别 — 那不单纯是「芝滨」,与太郎所说的,是当年初太郎曾表演过的,那段独一无二的「芝滨」。

在「芝滨」的尾声,与太郎流下了眼泪,仿佛与故事里的角色们一同哭泣一样。表演完毕之后,菊比吉如此问与太郎:「在那段录像里,助六哭了吗?」「是的,我看上去是这样」,与太郎这样回答。听过这一番说话,接过了自己一直珍而重之,那把写着「助六」的纸扇之后,菊比吉最终走上了高座。在那一夜,「助六」再现了 — 透过与太郎所说的落语,让故人重现于人间,为生者带来了一刻的慰藉。

透过落语让「助六」再现,借此为在生的人带来鼓励,确实是只有与太郎能够做到的事情。如同樋口的分析,无论是菊比古还是初太郎,他们所讲的落语都是以不同的方式去突显自我;唯有与太郎所讲的落语里,是能够让人无法感受到表演者本人的存在,恍如他自己化身为落语段子里的角色,让角色们能够活现于听众眼前。亦如同初太郎在亲子会开幕前对菊比古所言,「无我,才是我的自我。我想放空自我,彻底成为(段子里的)佐平次大哥」。唯有讲「无我」落语的与太郎,才能自由地化身成不同的人物,并在那一刻以「二代目助六」的「再现」,为菊比吉带来慰藉。

想想与太郎的经历的话,或多或少能明白为何他所说的落语,是能够如此「无我」。无依无靠、孑然一身的与太郎,是在监狱里听过菊比古所说的「死神」后,开始痴迷落语,并决定在出狱后追随菊比古为师。原本已一无所有的他,可说是因着落语才获得了新生;既然如此,落语随之成为他生命的全部,也是自然不过的事情。在这样的境况下,与太郎所说的落语,就因此而变得「无我」了。

相比起借落语,或是落语里的角色表现自我,在与太郎的生涯里,却反倒有更多只有借着落语,才能把心底话说出口的时候。以二期的剧情为例,在第三集里,与太郎因怀疑黑道组长城户绩就是小夏所生的私生子的生父,于是就在他面前说起落语「木工说」,借此吐露自己的心声— 前半段大骂对方,后半段则表明自己无论如何,都会爱着那孩子。这种僭越的话语,没有落语的帮助的话,与太郎根本无法出口。

虽无法借落语表现自我,但只有与太郎那「无我」的落语,才可以为他自己,以及为其他人带来救赎。在《昭和元禄落语心中》的故事里,极致的艺术(落语)总是伴随着诅咒,「技艺之神」是需要透过牺牲才能与祂见面。或许与太郎所说的落语未算是艺术的极致,但至少他说的落语,总究能为这个充满着悲伤与痛苦的故事,最终划上一个美好的句号。若说《昭和元禄落语心中》是在大时代里上演的一幕悲剧的话,那么《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助六再现篇》所演出的,就是在大江大海的时代之后,一幕微小、却能够温暖人心的小品了。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的故事实在是何其丰富,把关于与太郎的部份写完之后,就已经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关于落语如何「寿限无」,前座如何在被烧毁之后,反倒让落语「春风吹又生」,传遍都市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故事的段落,就留待日后有机会,才再作补完吧。

还是写过的那句话—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是套由作画、主题曲、故事以至声优的演出,都有着极高水准的一套作品,第二期的表现也是如此。单是第四集由小林优声演的「寿限无」,就已让我重复看了十数遍。《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助六再现篇》,是今年不能错过的一套好动画。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