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的孩子 — 《比宇宙更远的地方》第五集随想

哪里才是「比宇宙还远的地方」?除了南极,除了上文说过的「梦想」与「大人的世界」外,在第五集的故事里,则还有这样的一个答案—就是那些一直无比亲近,却总有一天将会离你而去的朋友。

南极与日本之间那一万四千公里的距离,把真理与惠这对从小就十分要好,一直黏在一起的好朋友拆散了。但真正把两人隔开的,当然不单是这种物理上的距离,而是那种对方已超越自己,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的难受感觉— 原以为真理会一直待在自己身边,但不过是一刹那,原来她就已经远远地,把自己甩在身后了。那些看似最接近自己的,在这故事里,往往才是最遥远。

惠用尽了各种的流言蜚语与手段,只为了阻止真理前往南极,让对方能够一直陪伴自己,继续着那种被真理所依赖的关系— 但惠始终无法让真理停下脚步,毕竟现在的真理已经不再是那个连逃课也不敢的孩子了,那个一直依赖着惠的女孩,早已离开自己。真理虽仍待在自己的身旁,却早已变得遥不可及。

结果,明白自己才是需要倚赖的一方后,惠唯一能做的决断,就是向真理「绝交」。在出发的早上,惠流着眼泪,揭露自己内心的黑暗、坦白一切难堪的真相,为好友送上最决绝的告别,好让自己踏进那比宇宙还要遥远的,「没有你(真理)的世界」。成熟总伴随着别离,成长必然伴随着失去 — 无论对真理还是对惠而言,也是如此。

三个多月的南极之旅,到底有多长,有多重要呢?第五集的故事从一开始,这个问题就一直在真理的脑海盘踞。要带五十八公斤的行李吗?最后才发现其实用不着收拾这么多。需要弄得好像要转学一样,被同学们欢送吗?好像是有点太夸张了。直到在出发前,惠以「绝交」向自己道别之后,那时候真理才明白,相比起那些可见的距离、可计算的日子以及可量度的重量,这些无形的关系,才是让这趟南极之旅显得遥远,又有着几分沉重。

真理与惠之间最终会走到如此局面,论剧情发展并不难猜,毕竟故事早已留下足够伏笔。但凭着声优们精湛的演技以及细致的人物作画,结果这一段落演出来,情绪上的爆发力却比我想像中还要来得深刻。

与此同时,我亦喜欢花田十辉在剧本最后留下的这一段落— 故事以真理的这段独白作结:「我喜欢看着当水洼里积满了水之后,一口气流出来的样子。水因决堤而解放,奔流而出,积蓄的力量也随之而爆发出来,一切都动起来了…」,而真理没有说完的是,当这股力量爆发而出的时候,就再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引导水的流动方向。接下来水将会流向何方,又有谁能控制,谁能知晓呢?

这正和故事里的四人一样。真理离开前在惠的耳边说「绝交无效」,但二人的关系在这旅途之后,真的能够被修补吗?报濑那前往南极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但她仍旧不敢把给母亲的电邮寄出,她真的能面对埋藏于南极的真实吗?结月删掉了同学的纪录,第一次离开母亲和朋友旅行,但这趟四人的南极之旅会如她所想像一样美好吗?踏上旧运动鞋,逆着寻常学生的行进方向去踏上旅途的日向,又想在旅程中找到什么?在那「比宇宙还远」的前方,究竟有什么等待着这四人 — 还是那句,我十分期待。

最后多补充一句关于影像的感想:整集中特别喜欢上图的这一幕构图,画面中惠被置于凉亭的围栏之内,而真理则被置于在外的凉亭后方,两人的处境透过画面被划分起来。镜头内二人一直在对话,惠「劝告」真理要小心一点,因为她们一行人在学校里被人说成正得意忘形…虽然她们在对话,但镜头内二人的位置却是一前一后,也望着不同的方向,暗示着两人之间的关系的逐渐疏离。并非什么十分复杂的构图,但一个简单的画面也能蕴含着丰富的讯息,是这幕值得被欣赏的地方。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